刘枫:从围攻胡教授事件谈清理新自由主义的急迫性——应对美国金融贸易战是场持久战(修订版)

刘枫 2018-08-05 浏览:
面对美国特朗普政权的金融贸易战,中国必须要抓紧将清理新自由主义势力的措施提上议程,这一战必须速战速决,只有如此,中国的工业、金融及经济民生才能在未来10年得到初步恢复,应对美国金融贸易的持久战才会成功。否则,未来真的不容乐观,像何新说得“愈改愈乱,国家前景不堪前瞻”以及经济金融危机的局面,也不是没有可能。

“中国全面超越美国论”、“中华帝国主义”论、“中国对美国和非洲进行了经济侵略”等理论的盛行,是真的能给中国打破美国霸权的实力,还是刚好给了美国进一步制裁遏制围剿中国的借口?

在事实上,过去这些年,是美国统治集团最先塑造所谓“中国全面超越论”、“中国对美威胁论”的舆论。一些国内的美分和公知势力(在高层有非常深厚的保护伞),摇身一变,以国家主义和爱国主义的面目鼓吹这些论调。一些鉴别力不高、不懂工业和技术、对中国工业和技术及金融等问题缺乏深入调查和分析的爱国学者和网民,也被这种美国对华舆论战所误导和忽悠。其实质是捧杀中国,为西方打压中国甚至鼓动全面与中国开战、离间中国与亚非拉关系提供借口。

遗憾的是,胡教授在这场舆论战中可能属于被忽悠者,提出了一些错误的观点,胡教授估计也是中了美国人的圈套。他没有清醒的战略判断,跟风鼓吹中国已经超越美国,丝毫不顾中国由于新自由主义势力的破坏,中国在许多关键基础战略安全领域,诸如芯片、大飞机等等与美国仍然存在很大差距的事实,更枉顾过去几十年新自由主义所干扰误导,中国核心技术产业与西方和美国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在事实上扩大了这一差距的问题(比如这次中美贸易战中凸显出来的芯片问题),对中国在当前所面临的诸多重大内部外部风险重视不足。这样的头脑发热式的鼓吹中国超越美国论,虽然其根本动机与立场和那些从骨子里就是要卖国、巴不得中国彻底给美国当殖民地的买办们有所不同,但是如果一旦误导决策层,也会产生危害。恰如清末对日本的战略轻视、自诩天朝上国,导致甲午战败,进而出现盲目对外投降主义和全盘西化思潮一样。

胡教授接受采访时曾说,

【关于(中国的)综合国力超过美国……不是我首先提出来的,我觉得应该是毛泽东。毛泽东早就预言了,1956年有这么一段话,他是怎么预言的呢,50年,那就是2006年,或60年,2016年(中国就会超过美国)。我的做法,无非是验证它。】

其实,改革开放以来,如果没有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新自由主义势力对改革开放的干扰和破坏,中国在2016年在工业和科技上超过美国,在综合实力上超过美国,是完全可能的。以芯片为例,在前三十年我们的芯片产业比美国只落后6-7年,和日本同步,远远领先于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尽管80年代由于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新自由主义势力的破坏,芯片产业被严重摧残,但是据原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国家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总干事马宾1990年的分析,如果当时重新像搞两弹一星那样重视芯片产业,中国在2010年芯片产业赶上美国是完全有可能的。可惜马宾、高梁等马克思主义革命家和学者的建议,被信奉吴敬琏、林毅夫的新自由主义官员们有意排斥和贬低。这才造成了中国芯片产业今天的危机。(相见笔者《瑟瑟秋风今又是——马宾方案的搁置与中国芯片被韩国彻底反超》一文

http://m.cwzg.cn/theory/201807/43591.html

再以运十为例,参与运10研制的原上海飞机制造厂车间主任、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党委副书记任治侯同志介绍,为运10飞机研制的三钉(虎克铆钉、环槽铆钉,抽芯铆钉),高强度镙栓,超高压无扩口液压接头,当时已达美国标准,可惜的是铆钉生产线现已没有,厂房变成了房地产,使我国支线飞机及C919飞机的铆钉依靠进口,超高压无扩口液压接头现已用在了我国新型战机,海军、深潜等领域,先进程度已达到或超过美国。而据运十总体设计参与者、ARJ21飞机副总设计师周济证实,当年运10用的机体材料,几十年之后的现在反倒搞不出来了。运10开始试飞用的发动机仍是B-707(PW)的JT3D,运十研制期间上海也同步研制了915发动机(涡扇8),与运十当时使用的涡扇发动机JT3D―7的性能相当。现如今,制造915发动机的工厂现在早已转产,为上汽集团的合资企业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生产汽车配件。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新自由主义势力对改革开放的干扰和破坏,中国保持新中国建国以来一直有的“两弹一星”精神和模式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中国工业应该比现在的状态要“厉害”得多得多——这是美国的培植的公知及公知伪装成的新权威主义五毛们都极力否认的基本事实,他们都否认新自由主义势力对中国的经济、金融和工业产生了严重的破坏。

如果当年运十项目没有被新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摧毁,中国今天早已拥有了包括航空发动机在内的完全独立自主的大飞机产业。同样,依靠新中国前四十年在集成电路和信息产业方面的积累,本来今天中国也应该拥有自己的独立自主、领先世界的芯片产业。然而,在改革发展过程中,新自由主义势力的干扰与破坏,除了高铁、航天等少数产业因开放较晚而保留了前三十年的技术积累从而使中国拥有核心技术外,其他核心产业包括大飞机、汽车、化工、制药、装备制造、芯片、操作系统在内的各大骨干行业都遭受新自由主义的残酷破坏,使今天中国在很多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不仅仅相对落后于80年代初的中国(即保持当时的发展势头到今天的状态),甚至绝对落后于当时的中国。这是新自由主义带来的一个至今没有解决的巨大的隐患和危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枫
刘枫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