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枫:从围攻胡教授事件谈清理新自由主义的急迫性——应对美国金融贸易战是场持久战(修订版)

刘枫 2018-08-05 浏览:
面对美国特朗普政权的金融贸易战,中国必须要抓紧将清理新自由主义势力的措施提上议程,这一战必须速战速决,只有如此,中国的工业、金融及经济民生才能在未来10年得到初步恢复,应对美国金融贸易的持久战才会成功。否则,未来真的不容乐观,像何新说得“愈改愈乱,国家前景不堪前瞻”以及经济金融危机的局面,也不是没有可能。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刘枫:从围攻胡教授事件谈清理新自由主义的急迫性——应对美国金融贸易战是场持久战(修订版)

1. 围攻胡教授的上千清华校友,是清华之耻

最近所谓的清华校友在微信群里签署联名信,要求清华大学开除此前宣扬“中国全面超越美国论”的清华大学教授胡教授,认为是胡教授不切实际的夸大吹嘘实力导致了美国对中国崛起的紧张感,美国因此决定对中国实施打压政策,并付诸最近的贸易战。按照微信群里传阅的那些群情激奋的讨胡檄文的说辞,胡教授是曲学媚上、学术造假、误国误民,不开除不足以正清华校风与人心。

转过头来想,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太抬举胡教授了?如果胡教授一个所谓“吹嘘媚上”的研究就足以使美国对中国起了戒心痛下杀机并付诸实施,那这个胡教授岂不是对美国对华决策有根本性的参考作用?简直就是和基辛格一个级别的国师啊!按照这个思路,能够如此影响伟大的、自由的、民主的美国政府的中国学者,又岂会是学术造假、大言误国的草包呢!

再想想,这么高看胡教授,岂不是在说美国政府蠢如猪狗?如果众清华校友口中的学术造假、逢迎上级的胡教授的造假学术成果,竟然被美国政府采信并以此作为制定对华贸易战的重要依据,那比草包胡教授更草包、弱智的岂不是美国政府、特朗普决策集团?

天亮不是公鸡打鸣打出来的,家里进贼不是恶犬挑衅吠出来的。这么简单的逻辑,号称已经上千的清华签名校友,难道看不出来吗?真糊涂,还是装傻?胡教授是不是草包可以讨论,这样的逻辑思维,所谓的清华校友,无非是一群顶着中国最高学府校友名头的草包而已。一群草包,就比一个草包有优越感就敢打群架吗?

围攻胡教授的上千清华校友,是不是清华之耻?

2.胡教授是体制内相对健康的对国家人民有益的学者

先说胡教授,有一说一,他的学历和学术履历是实打实的做出来的,80年代的中科院博士,最早从事国家综合实力研究的青年学者,成名早,有相当的学术能力,是不争的事实。换言之,他这个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首批文科资深教授的名头,还真不是靠忽悠出来的。相比之下,毫无专业学术背景的机械工程师茅于轼就敢胡吹自己是经济学家,搞出天则所祸国害民,而且还被体制内主流媒体和经济学界奉为经济良心,新自由主义势力,才是整个中国学术界最大的耻辱。

这两天我时常在想,如果喻权域老师尚在世,会如何评价胡教授。喻权域生前曾先后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新华社《半月谈》主编,新华社国内部副主任,《经济参考报》总编辑,《人民日报》社编委兼总编室主任,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秘书长等职务。笔者早年曾和喻权域老师交流时,喻权域等格外夸奖胡教授,那时的胡教授还是能够基本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立场的,并且在国民经济发展的关键时刻发挥过关键作用,因此一度也曾得到喻权域等老一辈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大家的肯定、提携、关照。笔者虽然一直不是很了解胡教授,但是由于这些原因,一直将他视为体制内健康学者。从根本上说,胡教授还是真诚爱国,希望中国强大超越美国的,这与那些从一开始就希望中国永远成为美国的附庸和殖民地的人,那些从一开始就得了软骨病生怕友邦惊诧的人,也就是这次签名倒胡的所谓清华校友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的。这是事实,也是胡教授基本的底色。

3. 胡教授的问题是“灵活性”过多,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大部分不赞同其“中国科技实力全面超越美国”的观点

还是有一说一,胡教授不是没问题。笔者模糊地感觉,胡教授跟邓力群、马宾乃至喻权域等老一辈共产党人和学者,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后者基本上都是一身铮铮铁骨,立场坚定,学术严谨,他们永远站在劳动人民一边。如果他们能够稍微有一点“灵活性”,或者能够稍微迎合一下改革以来的领导人,或者哪怕在激烈的改革争论中保持沉默,以他们的能力、资历、地位、贡献及与几代国家领导人的关系,今天中国根本没有吴敬琏、茅于轼等及《炎黄春秋》那波投机之徒的任何市场。当然,也因为这批坚定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家和学者骨头太硬、并与错误的思潮理论做坚决斗争,他们一心与底层劳动人民站在一起,但是底层劳动人民今天还是弱势群体。到最后,学术圈和体制内绝大部分资源被信奉《炎黄春秋》之类的自由主义投机分子们霸占了。

但胡教授的问题或许是,“灵活性”太多,原则性、坚定性不足,他或许能够被不同谱系的政治领导人所接受,也容易由于大胆的“变通”或者迎合上意而出现一些失误,有时候这种变通和灵活会带来极大的好处,但是也存在根本的问题。

那些别有用心或是跟风倒胡的人没有搞清楚的问题是:

到底是谁最希望所谓“中国全面超越美国论”、“中华帝国主义”论、“中国对美国和非洲进行了经济侵略”等无厘头理论和学术观点的流传,是中国还是美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枫
刘枫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