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进口疫苗舆论背后,要提防外资医药巨头进军中国市场的惊天棋局

窦豆 2018-07-30 浏览:
在公知王福重等人借长生疫苗事件放烟幕弹制造舆论乱局好从中牟利的背后,不止是国内一些私人医药资本在虎视眈眈,更有境外医药巨头站在国门内外徘徊逡巡、磨刀霍霍。如果说,王福重等公知势力关于疫苗问题的观点之所以值得高度重视,决不是因为其轻薄可笑的言论本身,而在于其言论背后若隐若现的国外垄断医药巨头的动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最近,针对以长春长生为代表的中国私人疫苗企业造假生产不合格疫苗的问题,国内掀起了一股“疫苗恐慌”,国产疫苗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正如“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美国的月亮才最圆”之类的论调是洋奴公知最爱用的忽悠老百姓的套路一样,有人瞅准时机开始大力鼓吹全部进口外国疫苗了。比如著名公知王福重。甚至不乏有声音鼓吹直接去国外旅游注射疫苗。

全面进口疫苗舆论背后,要提防外资医药巨头进军中国市场的惊天棋局

事情果真如此吗?

一、外国疫苗出现过哪些问题

对此次以长春长生为代表的国产疫苗出现的问题,绝不应该回避或否认。但同样应当理直气壮地拒绝一切以此为契机全面否定中国疫苗产业安全水准、罔顾事实吹捧国外疫苗甚至怂恿去国外打疫苗的舆论。

还是请数据说话吧。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生物制品批签发年报》显示:

【去年申请批签发共50个品种,4404个批次。其中通过批签发审核的是4388个批次,总拒签是16个批次。其中国产批次为4239个批次,通过4237个批次,拒签2个批次,拒签率0.047%。其中进口疫苗批次为165个批次,通过151个批次,拒签14个批次,拒签率为9.27%

国产疫苗拒签率0.047%,进口疫苗拒签率9.27%。王福重还好意思继续鼓吹打进口疫苗吗?

不过,说起出国去打疫苗,中国目前还停留在几个公知口头上叫嚣的阶段,而对美国人确实实实在在的体验过呢!

2004年,美国疫苗巨头凯龙公司位于英国的一家生产工厂因污染问题被英国当局下令关闭,涉事疫苗一次就高达5000万支!而凯龙公司承担了美国流感疫苗的一半市场供应。这使得美国面临严重的疫苗短缺,于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跑到加拿大去注射流感疫苗。为了保证本国人有足够的疫苗可打,加拿大不得不开始制止美国人来打疫苗。为此,加拿大多个省的卫生官员发出通知,要求卫生站在注射流感疫苗时必须检查顾客是否有该省的身份证,没有就不给予注射。加拿大医药协会也向所有的医生发出通知,要求他们不要为来加拿大旅游的美国游客注射流感疫苗。看来,在出国打流感疫苗时,美国护照并没有像公知们吹嘘的那样值钱啊!

美国疫苗的品质不可靠,甚至使得中国的川贝枇杷膏在美国被奉为神药!相对于中国,美国人注射流感疫苗的比例高得多,但是却无法阻止流感的横行。2018年初,美国再次遭到流感的袭击。仅仅在2018年第3周,美国因为流感或者肺炎而死亡的人数,达到了4064人。流感肆虐之下的美国人,对流感疫苗的有效性深表怀疑,却通过切身体验对中国“神药”川贝枇杷膏的防流感功能深表赞赏。据《华尔街日报》2018年2月22日报道,被标为“草药饮食补充剂”的“京都念慈菴川贝枇杷膏”因使病患成功止咳,在纽约流行。枇杷膏在纽约的中国超市里售价约为7美元(约合人民币44元),通过第三方网购则可能达到70美元(约合人民币440元)!一瓶枇杷膏在美国卖到了440元!足可见,美国人对流感疫苗效果的差评与不信任到了啥程度。

据《华尔街日报》文章里说道,一位纽约建筑师和设计师Alex Schweder因为感冒引发的咳嗽连续10多天都不见好,在吃了很多药仍然没有好转迹象后,他曾经在30年前旅居香港的女友让他喝了“川贝枇杷膏”,大概15分钟后,Alex的不仅咳嗽大大好转,就连呼吸也没那么难受了。被“川贝枇杷膏”震惊到的Alex,立刻发了条朋友圈,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这个小糖浆的神奇功效。兴奋的他还专门打电话“安利”自己同样在咳嗽的朋友们,于是,在大家的口耳相传下,很快,川贝枇杷膏占据了纽约的广告圈、文艺圈、娱乐圈和热门话题。而同样咳嗽久治不愈的好莱坞影星Matthew Modine在看到枇杷膏的神奇功效后,也买了……试完后,简直停都停不下来!是不是可以化用一句赵本山大叔的广告词——治病看什么?不看广告,不看公知嚎叫,只看疗效!

全面进口疫苗舆论背后,要提防外资医药巨头进军中国市场的惊天棋局

二、监管也无法遏制的逐利冲动:外国医药巨头的造假问题

有些人吹捧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疫苗监管体制极度严格,对美国对疫苗事件受害者的所谓天价赔偿制度更是击节赞赏。且不说,当年逼得美国不得不通过强力监管手段来建立民众对于疫苗信任的,是共造成4万名儿童患上脊髓灰质炎,200名儿童患不同程度的瘫痪,以及10名儿童死亡的疫苗灾难。就是从近些年西方国家几大医药巨头的表现来看,仍然是丑闻缠身,造假信息不断。例如:

2005年英国观察家报披露,葛兰素史克和辉瑞卷入一起利用利用孤儿监护权方面的漏洞,对在纽约一家儿童中心的艾滋病孤儿进行抗艾滋病药物试验的丑闻,其中有些试验对象竟然是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在1995年到1997年间,他们多次在该孤儿院儿童身上进行药物试验,其中一名只有6个月大的婴儿曾经被注射双倍剂量的药物。对于上述报道,葛兰素史克并不否认,认为并不存在不当之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