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粮食安全到疫苗之殇:民生保底行业应拒绝资本金融化

尹建杰 2018-07-28 浏览:
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戴维·施韦卡特曾说:“资本主义之所以支配世界,不是因为它是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类所能建构的最理想制度,而是因为它维护着巨大的私人利益,并同时被这些巨大的利益所维护”。西方所主推的所谓经济运行的“普世规则”,不能适用于所有国家、所有行业,也不是对所有国家都有利,实质上是它们攫取垄断利润的遮羞布,引诱我们上当的画饼。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清醒和自信。保障民生、远离金融、拒绝诱惑,或许是民生基础行业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从粮食安全到疫苗之殇:民生保底行业应拒绝资本金融化

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爆发后,上至高层,下至贩夫走卒,无不群情激奋共同讨伐,到7月24日,百度百科上就已经形成了“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的词条。事件的发生也许称得上具有历史意义,将来可能会载入我国预防医学和疫苗事业发展的史册。站在更大一些的时空里看,类似事件迟早要爆发(尽管有马后炮的感觉),因为该公司的产品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爆出过质量问题,只不过被公众忽略进而被公关掉了。更关键的是,在与疫苗同属于民生保底领域的其他行业,类似问题也是屡屡发生,只不过没有击中人们的心理爆点,也就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关注。

据科技日报报道,7月10日晚,上市公司登海种业公告承认,因内部管理问题,其下属伊梨分公司将12吨转基因玉米种子误种到了2590亩土地上。尽管是“误种”,而且还有重量级专家专门解答为何“转基因是农民的真爱”,但关系到13亿人吃饭的问题,不能不谨慎。就像长生公司在疫苗事件初发时责怪自媒体:明明是生产过程登统计的错误,为何写得那么严重?事实证明后果确实很严重。

请进一步仔细想想,疫苗问题很重要,粮食安全就可以轻视?如果某天醒来,大家告诉你,你一直吃的产自某主要粮区的粮食可能存在重大风险,而其他产区粮食已经坐地涨价,你收入的大部分将要用来购买粮食而且可能还买不到,你怎么办?十三亿多人的社会填不饱肚子会有什么后果?这是一个不敢想却又不能不想的问题。

为什么近年来我国民生基础领域数次出现突破底线的情况?是人们经常诟病的监管漏洞、竞争不充分,还是人性本恶?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是:金融资本急剧扩张,金融创新层出不穷,人们的生产观、劳动观已经发生的巨大变化,从这一点着手,也许可能找到一些什么。

一、金融化使资本的“恶”发挥到极致

马克思说:“如果说金钱来到世间时脸颊上带着血迹,那么资本来到世间,便从头到脚乃至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掠夺史。在兴起之初,首先对本国或本地域人民实施残酷剥削,如英国资本主义血腥发家史上“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在交通工具和武装实力得到进一步发展后,利用坚船利炮在世界各地进行血腥掠夺。据统计,近代欧洲总共有6000多万人到世界各地,到处烧杀抢掠,几乎杀光了美洲的印第安人,霸占了他们的家园,把非洲黑人当作奴隶贩卖。按照每运至美洲一个奴隶,最少要损失10个左右非洲黑人的计算方法,据估算,奴隶贸易至少使非洲死亡一亿人口。亚洲也没有幸免于难,中国历史上就曾因为拒绝参加西方列强的不平等贸易,被强行输入鸦片,继而发生鸦片战争,陷入了长期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以上所述只是资本在社会化大生产蓬勃发展阶段所作的“恶”。在这个阶段,只有稳定的社会秩序才能不断的进行生产,扩大利润,因此,当资本在达到所需的市场和资源目的之后,不但不会再故意作恶,反而会帮助维护社会秩序。但是,当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垄断的阶段后,基本物质生产已经超过了基本需求,超额利润的来源不再是社会化大生产,而是各种金融资产、金融工具。金融资本主义急剧膨胀,产生了许多与物质生产无关的超级富豪,如金融大鳄索罗斯、股神巴菲特等等。全球贫富分化急剧加速,据有关媒体统计,世界上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全球46%的财富,世界上最富有的85个人,其资产总和竟然等于全世界最底层50%的人的财产,再具体一点,说是85个人的钱等于35亿人的钱。

随着贫富分化的同时,社会动荡也在加速。这是因为金融发展实质上要靠信用维护,而信用则与安全稳定密切相关。在金融资本眼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动荡、战乱意味着本国或本地域经济繁荣、信誉良好,财源自然滚滚而来。在资本主义物质生产阶段,资本力量会极力维持社会和生产秩序的稳定,而到了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挑起矛盾、制造纷争,用暴力或其他手段驱赶资本,这是金融力量常用的手段。于是,当欧元对美元霸权形成冲击时,我们看到了科索沃战争的爆发,当萨达姆、卡扎菲想要挑战石油美元时,他们本人和政权都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当地民众至今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金融海啸、恐怖袭击、军事冲突、民族和宗教矛盾,每次危机爆发都能找到金融资本的根源。2017年联合国报告显示,世界正面临1945年以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在也门,每10分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可预防的疾病,在刚果,有320万人处于食物短缺的境地,在利比亚、叙利亚,还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食物短缺。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所创造的财富超过了前面几代人的总和,但世界上却还有许多人过着比古人更加悲惨的生活,金融资本难辞其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建杰
尹建杰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