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苗问题上,靠监管最多治标,加上计划体制和国营化才治本

常凯申 2018-07-25 浏览:
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脑子里不要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束缚,要看实际,在不同领域,哪种手段实用就用哪种,即使反对,也一定要出自“因为这个手段在实际中的这个领域的效果不好”,而不是出自“因为这个手段是计划/市场,所以不能用”。我们还是要进一步深化改革、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同时,大力加强监管和一类疫苗国营化不是互相冲突的,而是可以互相协作,相辅相成的。一个治标,一个治本,方可保疫苗事业顺利发展。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在疫苗问题上,靠监管最多治标,加上计划体制和国营化才治本

前天和昨天分别写过两篇关于一类疫苗应该国营化的文章,分别是:

上篇:进一步解放思想:在疫苗领域恢复计划体制和国营企业

中篇:疫苗问题上,国营企业缺乏偷工减料和造假的动机

本文是下篇。

看这篇文章之前,建议先做好两事:

1、建议先阅读上篇和中篇,因为这两篇提到的一些内容,下篇中不会再提到,你看完下篇之后如果感觉有一些地方没说全或者有漏洞,请先去翻上篇和中篇,有很大概率会找到答案。

2、建议先自己百度一下,什么是国营企业,在上篇和中篇的评论中,有太多太多知友连国营企业是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就是我们常说的“国企”,还以为三鹿、中移动、武汉生物、中石油这些是国营企业。

正文开始……

长春长生事件爆发之后,很多朋友都把重点放在了呼吁加强监管上,这当然是非常必要的。但这只是治标的做法,仅有这一条的话,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疫苗安全问题的。

1、资本天生有增殖的冲动,尤其是暴利诱惑面前有更强的冲动

下面这段话,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

【“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

那么,长春长生的利润有多高呢?媒体给出了答案:

【查看长生生物的财务报告不难发现,疫苗的确是个非常赚钱的生意,在疫苗相关上市企业中,长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比贵州茅台的毛利率(91.31%)还高。】

100元疫苗92元是利润,长生生物暴利超茅台 ​www.guancha.cn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8_07_22_465131_s.shtml

这么高的利润,可谓是暴利,私人资本必然有极强的冲动和侥幸心理去冒险,去突破监管,去贿赂官员,去更加隐蔽地造假,去寻找各种监管漏洞。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外国疫苗企业,还是中国疫苗企业,都有这样的冲动。但发达国家疫苗企业好歹还有技术领先优势,可以通过技术优势获取超额利润,而国内很多疫苗企业没有这样的技术优势,因此有更强的动机去走歪门邪路。

西方社会现在的“反疫苗运动”思潮也有类似的心理因素,即使“监管”是存在的。

这种思潮的背后是公众对生产疫苗的大型跨国制药公司极不信任,因为西方很多药品价格昂贵,制药公司被认为有逐利动机。这种不信任甚至上升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据英国《卫报》7月11日报道,欧洲部分国家的抵制疫苗运动已经到了“丧心病狂”地步。
当意大利国家队排球运动员、奥运会金牌得主伊万·扎伊采夫(Ivan Zaytsev),于上周在社交账户上贴出他和自己孩子的照片时,并没有想到,这会引发一场政治讨论。
当时,7个月大的女儿刚刚接种疫苗,扎伊采夫在发布的照片里表扬她勇敢。】

在疫苗问题上,靠监管最多治标,加上计划体制和国营化才治本

伊万·扎伊采夫的Instagram截图

【但是,照片刚发布几秒钟,扎伊采夫就遭到了来自反对疫苗激进分子们的大量恶意辱骂。这些攻击从“你一定是拿了药厂的脏钱”到令人不寒而栗的诅咒——“希望你女儿快得病死掉”。】

对于意大利的反疫苗思潮,罗马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政治学教授乔瓦尼·奥西纳说,“此事背后是民众对精英主义的强烈不信任”,“这样一来,如果医生说,‘你的孩子必须接种疫苗’,人们不会想着医生是专业的,他们只会想,‘你是不是从销售疫苗的公司里拿了钱’。”

可见,即使有监管存在,由于市场化企业的逐利性冲动,部分社会群体也有倾向去怀疑疫苗生产者的不良动机,因为疫苗是否良心,在普通消费者的个体层面带有“玄学”色彩——我打上发病了不能确定是疫苗不好;我打上不发病不一定确定是疫苗有效,个体感觉上缺乏明确性,只能期望于厂家的良心,而厂家又是逐利的,而监管毕竟是人在做。公众的不安全感也就可以理解。

2、监管本身存在局限性

而监管呢,是被动的,是抽查的,是事后的,是由具体的个人去执行的,是要遵守一定的规则的,这里面变数太多了,导致这个网必然会有漏洞和网眼。当然我们现在的网,网眼太大,你如果加强监管,相当于把网眼变小了,但是还是有空子,这最多只能提高造假的难度和成本,使得资本家选择造假的时候更加谨慎和隐蔽,花更多的钱去公关,用更巧妙的方式去绕开规则。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