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王宏甲 2018-07-18 浏览:
中美贸易战是这个世界上新的国际事件。其实它远不止是贸易战。思想的、精神的、文化的、意识形态的,乃至六十多年前在朝鲜战场上的军事较量,早就有了。世界上不同文明的冲突和较量,在人类较近的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未停止过。这篇文章对本次国际文化对话所涉及的议题有深入的思考与揭示:当世界从争夺领土变成争夺资源,文化侵略也在事实上不断发生。当一个民族的文化遭到侵略而出现精神沦陷,无异于国民灵魂被占领。21世纪,保卫本民族的文化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重要。

【原编者按

俄罗斯世界杯结束了。在世界杯开幕式上,六位来自中国贵州的小护旗手,护送国际足联的会旗,最先踏上球场,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在莫斯科的这个球场上,这一幕能让人感觉到中俄两国的友谊。

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六位中国护旗手

这期间,中美贸易战是这个世界上新的国际事件。其实它远不止是贸易战。思想的、精神的、文化的、意识形态的,乃至六十多年前在朝鲜战场上的军事较量,早就有了。世界上不同文明的冲突和较量,在人类较近的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未停止过。

你听说过亚述帝国吗?它是铁器时代西亚第一个军事帝国。公元前八世纪建立了当时世界上兵种最齐全、装备最精良的军队,分为战车兵、骑兵、重装步兵、轻装步兵、攻城兵、工兵等,先后征服了小亚细亚东部、叙利亚、腓尼基、巴勒斯坦和埃及等地,成为两河流域和北非最强大的军事帝国,以血腥屠杀著称。它灭埃兰王国,将国王的头挂在高竿上,把埃兰军事统帅活剥后,像宰羊一样放血。对统帅的弟弟砍头分尸后,剁成肉酱示众。把俘虏活砌在墙里,还将俘虏沿墙活着插进尖木棒……公元前626年,强大的亚述帝国终于被迦勒底人与米底人联合攻灭。

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看一下这幅油画,它是法国著名画家德拉克洛瓦的经典作品《萨达纳帕尔之死》。描绘的是亚述城破之日,亚述国王命人将他的爱马和皇后、爱妃统统杀死。这幅作品最著名的刻画不在屠杀的场面,而是亚述国王看着屠杀毫无表情的脸。这就把没有人性的灵魂刻画到了极致。

灭了亚述的迦勒底人在分得的疆域里新建的国家即新巴比伦王国。这是个更强大的国家,它有当时世界上最坚固的巴比伦城,城每边长22.2公里,墙高约8.5米,四匹马拉的战车可在城墙上奔驰。主墙每隔44米有一座塔楼,全城有300多座塔楼,100个青铜大门,因之也称“百门之都”。它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军事强大、经济也强大。这里没有什么不能交易。奴隶可买卖、转让、继承、出租和抵押。奴隶也用于从事性买卖,妓女出现。

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巴比伦,是响彻历史的名字。它还有世界上最早的史诗和法律,有最发达的科学技术。可是它也被灭亡了,灭亡后连民族也消失了。

为什么这些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全力追求强大却最终不免灭亡?这恐怕是一个永恒的哲学问题。

天文、数学、商贸乃至种种技术发明,无疑都属于文化,这些文化大抵属于“术”的范畴。“术”当然可以使人强大。然而,人之所以为人,并不是懂得要像老虎那样比牛马更有力,才可以吃掉牛马。人类的伟力,在于懂得人与人之间可以不通过残害同类来获得彼此的安全和尊严。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并不在城堡坚固、军事强盛、科技发达、法律威严,也不在经济,而是人类的良知。

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在巴黎卢浮宫“汉谟拉比法典”旁

这里发的这篇文章选自《世界需要良知》这本演讲集。书中有王宏甲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法国巴黎、韩国首尔的三篇演讲,以及在国内的演讲。本文是作为附录收入书中。

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本文是王宏甲在参加俄罗斯第十四届利哈乔夫国际文化对话会议后所写,从中可以看到王宏甲2014年的思考。文章介绍了这次国际文化对话会议的背景,以及他在参加会议期间的所见与所思。

这篇文章对本次国际文化对话所涉及的议题有深入的思考与揭示:当世界从争夺领土变成争夺资源,文化侵略也在事实上不断发生。当一个民族的文化遭到侵略而出现精神沦陷,无异于国民灵魂被占领。21世纪,保卫本民族的文化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重要。】

王宏甲:全球化时代的文化战争

2014年5月15日,王宏甲在俄罗斯利哈乔夫国际文化对话会议上演讲

这个清晨,如此容易让我想起自己14岁的夏天。

那个夏天(1967年)刚刚开始,学校停课了。我回到家里,日子空旷得像看不到边的大草原。正是那停课的年月,我得以集中地阅读了大量课外书,其中大部分是苏联文学作品。

现在,我就漫步在涅瓦大街的清晨。空气凉丝丝的,空旷的人行道上,偶尔有一两个俄罗斯人迎面走来。他们还穿着较厚的衣服或戴着帽子。

太阳尚未升起,天空明亮而高远,那很远很远处的白云,还让我联想到更加遥远的西伯利亚。

现在想来,也许我应该说,在那停课的年月,我通过阅读学到的东西,对我一生的影响是最大的。这不能用读了多少书的数目来衡量。我从书里看到了一个很大的世界,那不仅是地域范围的世界,更有古往今来的心灵世界。

我曾经合上书怀想保尔、冬妮娅、丽达,还有卓娅和舒拉,我想象他们走在林中或者雪地的情形。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来到卓娅和舒拉的墓前,来到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墓前,瞻仰他们的雕像。更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站在圣彼得堡的一个国际文化对话会议的讲台上,发表演讲。

这个日子就在今天——2014年5月15日。我写下此文,还因为时隔几十年后,在圣彼得堡,我再次感受到了阅读里的一个大世界。

 

这个会议,就源于倡导阅读。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文学家利哈乔夫等人于1993年发起一个阅读活动,接着,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教育学院和圣彼得堡知识分子代表大会成为这个阅读活动的共同发起人。随后,俄罗斯外交部也成为这个阅读活动的支持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