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病”、白求恩与共产主义

桜铃莉 2018-07-11 浏览:
白求恩确信,他在苏联的所见所闻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所有的人都能看得起病,医生面前再也没有穷富之分,医疗能够真正的践行其救死扶伤的职责,而不是被利益集团绑架,沾满铜臭味。即使一个人得了慢性病或者传染病,他也能安心的去住院和疗养,社会主义制度保障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生命与健康权利。除了共产党,没有人愿意和致力于“让人活命”“人能做人”的问题……于是白求恩加入了共产党,开始了中国人民都无比熟悉的那一段艰苦征程……

“穷病”、白求恩与共产主义

白求恩确信,他在苏联的所见所闻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所有的人都能看得起病,医生面前再也没有穷富之分,医疗能够真正的践行其救死扶伤的职责,而不是被利益集团绑架,沾满铜臭味。即使一个人得了慢性病或者传染病,他也能安心的去住院和疗养,社会主义制度保障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生命与健康权利。

在白求恩和当时的许多人看来,苏维埃制度所能够控制并消灭的不仅仅是传染病本身,更重要的是“穷病”的源头——那位日本女工的哭泣和哀怨:“妈妈重病,两个弟弟年幼;我不做工,一家人都要饿死,只能工作多久算多久,好让弟弟长大,哪有时间休息……”

是啊,谁不想活命?电影中的老太太,她想活命,可昂贵的药吃没了房子吃垮了家。这位年轻的日本少女不想活命?可她必须要在重病的母亲,年幼的弟弟和她自己的生命当中二选一……都是被逼的,被这……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白求恩也和那位被捕的日本共产党员一样,深感以自己一人之力行善,充其量只能让自己沉浸在“大善人”的自我感动当中;根本无法改变世界数亿贫苦者在沉默中被无声屠杀的境地。

“穷病”、白求恩与共产主义

(例如某个“念经治病”还被西方炒作起来的基督教神棍)

除了共产党,没有人愿意和致力于“让人活命”“人能做人”的问题……

要么,打倒他们。

要么,倒逼他们:这些人既不害怕年轻白求恩规规矩矩的上书请愿,“为民请命”;也不害怕一些人所吹嘘的,漂亮、无瑕、温和的“人道”、“改良”、“纯洁的革命”。

他们只害怕能够真正切实地消灭自己,并且取而代之的存在;尽管在他们的嘴里,这个心中燃烧着烈焰,头颅仰望着太阳的利维坦冷漠残暴,浑身血污,粗鄙丑陋,手中的巨斧狰狞可怕。

但他们偏偏不害怕规矩、打扮得体、还喷香水的“正人君子”,只有在“利维坦”的大棒之下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搞“让利”,一如格瓦拉说的,“不是他们发善,而是我们来过。”

于是白求恩加入了共产党,开始了中国人民都无比熟悉的那一段艰苦征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