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只有一种病

安生 2018-07-05 浏览:
资本一面控制生产资料,压低劳动者工资获取剩余价值,一面垄断住房、教育、医疗等生活资料,提高劳动者的生活负担。这就是“一头牛剥两层皮”。资本压榨了社会成员,获得了社会生产的控制权,为了进一步压榨,剥夺了一部分无力承担资本要求的贡赋的社会成员继续生存的权力。人类社会的最高准则是有利于社会繁荣发展,其中最基本的一条是社会成员存活率和存活时间尽量长。当资本的运转规律和人类社会的最高准则冲突的时候,资本完胜,于是我们惊诧了。

世间只有一种病

世间只有一种病,穷病。

这是《我不是药神》之中,骗子张长林教育男主角程勇的一句话。

世间只有一种病

《我不是药神》的剧情一点儿也不复杂。2002年,男主角程勇经营一家壮阳药店,经常从印度进货神油,经济窘迫。某日,某白血病患者吕受益主动登门,求他去印度走私一种抗癌药。据这位患者说,这种药在国内的售价是37000元一瓶,在印度药店只要2000元一瓶,正版药他实在吃不起,印度仿制药疗效接近,但是便宜得多。程勇当然知道走私的后果,直接拒绝。不久,陷入经济危机的程勇,主动拨打了对方的电话。程勇到了印度,惊讶地发现该药的出厂价只要500元一瓶。程勇发现了巨额利润,国内经济并不宽裕的白血病患者有了生的希望。不满意的是瑞士生产正版药的公司。

世间只有一种病

一场围绕印度抗癌药的走私与反走私的博弈,由此展开……

影片之中,程勇一度慑于法律的威严主动放弃走私开起了服装厂,后来震撼于断药的吕受益的自尽,重操旧业平价敞开供应走私药;患者们严守秘密,在警察的威逼下,坚决不吐露走私药的来源;骗子张长林曾经从程勇手中购买了走私药的渠道,被警察抓获后,面对威逼利诱,守口如瓶,没有出卖程勇;患者黄毛与程勇一起走私,发现警察抓捕,开车引开警察,被大货车撞死;程勇的前妻弟,曹警官作为业务骨干,被安排追查走私药的来源,迫于良心的压力,多次提出退出调查;曹警官的上司,公安局长,迫于压力坚持法律底线,严厉打击走私和销售药品的行为;瑞士制药公司代表,从公司利益出发,频频给公安局长施压……

所有的人,都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按照社会给他们这个角色分配的工作,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使命……

最终,程勇被捕,宣判,有期徒刑5年,在他前往监狱的路上,数以百计收益于他的廉价药的患者,夹道相送。他仿佛看到了已经去世吕受益和黄毛……

程勇坐了3年牢,最终提前释放。瑞士正版抗癌药进医保了,程勇又回去卖壮阳的神油了。当初送他去监狱的那些患者,有多少人熬到这一天了?估计停止廉价盗版药以后,很多人都像吕受益一样,病情急剧恶化,没有等到这一天。何况,即使进了医保,许多高价抗癌药也经常缺药,因为许多医院的医保总额有上限。

这么残酷事情,究竟是谁错了呢?

程勇吗?很显然,他走私药品,触犯了法律。但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初期走私药品谋利,后期则完全为患者做无偿奉献,最后阶段他甚至赔钱售药——为了让患者能吃得起,他每个月宁可损失几十万。

患者们吗?他们购买走私药品,包庇程勇,守口如瓶。但是,他们只是想活下去。有一位老太太对曹警官说,我得这病三年,37000一瓶的进口药,吃光了继续,吃光了房子,我想活下去。单亲妈妈刘思慧,是病友群的群主,是重要从犯。她养活一个患病的可爱的小女儿,跳脱衣舞为生。她丈夫知道自己女儿有病,需要天价的治疗费用以后,消失得无影无踪。黄毛,帮助程勇进货,是程勇的小跟班,最后一刻开车拒捕,也是重要从犯。他患病以后,离家出走,被大货车撞死的时候,也不到20岁。他们没有钱,还想活下去。

世间只有一种病

曹警官和他的上司吗?他们头顶国徽,是法律的执行者。警察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法律确定的社会秩序,他们吃这碗饭,干这份活儿。

瑞士制药公司的代表吗?瑞士人出钱雇佣他,就是要维护瑞士公司的利益,或者说37000一瓶的正版药的销量。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打击盗版走私药,是他的份内之事。

瑞士制药公司吗?制药公司就是要追求最大的利润,没有足够的利润,股价就会下跌,怎么向股东交代呢?

那么,到底谁错了呢?

谁都没有错。游戏规则如此,我们能指责谁呢?我们谁也不能指责。然而,这样残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难道,这是我们这个社会应有的正常状态吗?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的运转目的,不是为了让多数人更有尊严、更享福的活下去,而是为了让资本尽快增殖。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会发现,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为了在资本的竞争中存在下去,避免股价下跌,破产倒闭被收购,药企有必要获得尽可能高的利润;国家机器维护这种秩序;少数人为了存活,挑战这种秩序。于是,就产生了对立和冲突。

《卢瑟经济学》分析过,资本只关心一件事,获取最高的利润。为了创造最高的利润,就要制造围城中的面包——交易的一方控制面包,交易的另一方获得面包或者饿死,别无其他选择。为了获得对方的最后一个铜板,资本有必要把面包的价格提升到获得最高利润的水平,也有必要在对方无力提供铜板的时候,饿死对方。或者,文明一点的说法是,市场配置资源,提高效率,让稀缺资源获得最有效的利用。

所谓义不行贾。对资本来说,切忌怜悯之心,心慈手软绝对要不得。否则,就无法获得足够高的利润,就可能被其他资本吞并。在这个过程之中,无论是压榨者还是被压榨者,双方都是资本的奴隶。

一切交易,都是建立在暴力基础上的,都是暴力支持、默许或平衡的结果。在由资本控制或者为资本服务的社会之中,暴力为了维持对资本有利的交易秩序,自然要严厉打击破坏这种秩序的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安生
安生
经济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