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杀人的,是医药专利权

子团 2018-07-05 浏览:
“专利权”垒起来的高墙,不仅将本该是技术受益者的社会平民拦截在外,只能用金钱搭建天梯才能翻越,也并不尊重技术研发人员,也不利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专利权”就是知识的私有化与资本化。《我不是药神》把问题尖锐地摆在了面前,怎么去攻克?电影里的出路是今天比较主流的声音,将矛盾聚焦于“保护创新与贫穷者的生存”——一方面,对仿制药还是持有模糊暧昧的态度,为的是坚持保护专利权;另一方面,用“纳入医保”的方式,国家为患者买单,用“二次分配”实现平衡。但这是不够的。医药产业的私有化,将从研发到销售的全过程外包给市场,就注定了医药的牟利性质,救命药也成了摇钱树;注定了在救死扶伤这个问题上不可能实现平等;注定了,正如电影所说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我不是药神》:杀人的,是医药专利权

由新人导演文牧野执导、徐峥、王传君、谭卓等主演的《我不是药神》,在还未正式上映的时候,就大范围引爆了口碑。

这部电影的标签里有“喜剧”,海报里的几个主演也是龇牙咧嘴的,单看海报剧照,你还以为又是一部《泰囧》或者《心花路放》。

但海报下方的影片英文译名Dying to survive,可能让你困惑。直到影片过半,你才会觉得,这个英文译名,实在是戳痛点。

浮出水面的“医药专利”

徐峥饰演的“药贩子”程勇,出场就是一个油腻中年男人——卖的是“印度神油”,据说是走私的壮阳药,但生意萧条。事业一无所成,离婚了还能在律师面前打老婆。

但这种市井无赖的的生活,也有诸多无奈:父亲血管瘤需要一大笔钱手术,前妻还要带儿子移民。

就在程勇穷途末路时,嫌弃过他“印度神油”的邻居,给他带来的“生意”改变了他今后的人生。一个骨瘦如柴、形容枯槁的白血病病人吕受益(王传君饰演),请程勇代购便宜的印度仿制药——和正版药效果差不多,价格相差十倍的 “格列宁”,于是引发了无数法律和伦理的挣扎。

《我不是药神》:杀人的,是医药专利权

电影中的吕受益(王传君饰演),有网友评论:“《爱情公寓》对陈赫们来说是事业巅峰,对于王传君,却是黑历史。”

电影里,这是21世纪初的故事,灵感来自2010年曾经轰动一时的真实新闻、真实案件——陆勇案,“格列宁”指的就是慢粒白血病用药“格列卫”。相关文章太多,这里不赘述。重要的是,电影毫不避讳地指向了“中国人用不上平价救命药”这一症结,让观众看到了国产电影的希望——像韩国电影凭借《熔炉》那样,改写法律、改变历史走向。

其实,天价药的问题、医药商唯利是图的问题、医疗系统和医药公司官商勾结的问题,我们的国产剧不是没有拍过。这两年最火的医疗剧《外科风云》,刘奕君饰演的胸外科主任就和某医药公司代表勾结,给病人用昂贵的药品和器械;白百何演的胸外科医生陆晨曦,前男友因为当医生钱少事多,转而去了高收入的医药公司。

《我不是药神》:杀人的,是医药专利权

道貌岸然的医药代表    图片来源:《我不是药神》剧照

但是,电视剧里,这些问题都是小打小闹,甚至沦为感情戏的陪衬。只有《我不是药神》,专注地、细腻地讲述了天价药带给病人的是怎样的死亡威胁。也大胆刻画了完全沦为资本牟利工具的药品专利方的丑陋嘴脸——衣冠楚楚的医药代表面对白血病人一脸冷漠,在电视节目中高呼保护药品专利,却对普通家庭难以承受天价药的现实避而不谈。

“医药专利”:要钱还是要命?

也正是这部电影,让“药品专利”得到了最为密集的一次科普和讨论。这个词并不经常出现在大众视野,受关注程度远不如经常打专利权官司的苹果、三星的IT专利。这大概由于,需要救命药的人或许只是十万分之一,智能手机却几乎人手一个的关系。

当然,这种对比显然过于粗暴。实际上,性质的悬殊,使得两种专利权根本不该同日而语。但将二者放在同一商品逻辑下讨论的却不在少数。今天大多数人对于廉价仿制药的攻击,也不是出于对药效的担忧,而是对所谓“专利权”的迷信。

有人举例:假设有一家生产商,可以无视专利法,完全仿制了iPhone,那么它即使只以300美元来销售,仍然能够赚钱。而苹果却无法再卖出足够多的iPhone,也就是它会赔钱,换句话说,它的研发就白做了。长此以往,就不会再有任何公司(或个人)愿意投入资源去做研发,而相关的科技的进步速度就会大幅减慢,甚至停滞。药品的研发也是同理。

然而,是否拥有智能手机,不会影响人的生命。但是药品不一样,我们真的可以把救命的药物视为商品吗?又有谁会愿意成为抗癌药的消费者呢?当我们把医疗用品放在商品经济的逻辑下去考量时,会发现非常荒谬。药品的研发、生产、销售,都应该是一个良性发展的医疗体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便不能完全公益化,也不应纯粹以营利为驱动力。

《我不是药神》:杀人的,是医药专利权

瑞士格列卫在印度高等法院发起专利保护时

印度百姓在法庭外抗议

再往前说一步,医药的研发、专利权的购买,怎么就不能完全公益化呢?造高铁、造航母、造核武器的时候,听说过费用不够的问题吗?国外的专家,不管身价几个亿,能挖过来从不手软,怎么到了救命的问题上,就不行了呢?

影片没有明示的原因有二。

一来,我国对专利权的态度向来极其保守,导致我们不能强制开放仿制药,这是“陆勇案”的根源。

二来,我们医疗体系的发展方向仍在向欧美看齐,把国家层面的研发力量资金、人才限制了,转而将研发新药的任务市场化,丢给医药公司,这也是我们不得不走上了和电影中“吃人血馒头”的瑞士医药公司一样的道路——高投入研发、申请专利、定高价药品回本。另一方面,完全商品化之后的药品必然需要营销,又增加了一笔和药效无关的成本。最终,高昂的广告、宣传费用最终还是病患去承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