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刘仰 2018-07-05 浏览:
西方医药公司的高价专利药物,基于对西药的迷信,在中国的确有相当大的市场。由于西药的专利保护,昂贵的价格使得中国患者难以承受,于是,某些民间慈善就肩负起用广大民众的钱购买昂贵西药的重大使命。当然,为了慈善的形象,其中隐秘的关联,除极少数核心人物外,绝大多数参与其中的普通人未必清楚。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注:最近有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我还没看,但一些评论已经将这部电影捧到天上去了。看了一下评论和介绍文章,大致知道了这部电影的内容。因此,在这里发一篇我六年前写的文章。当初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质疑薛蛮子借白血病搞慈善自肥。如今,电影又回到这个题材,根据一个真实事件改编。即某人因为走私治白血病的药品被起诉。不知道编剧、导演是否涉及白血病慈善和外国医药公司。)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以下是我2012年7月写的文章,略长,稍有删节。蓝色文字是添加的注释。

白血病俗称“血癌”,似乎正越来越多。有报道称,中国目前有400万白血病患者,大搞白血病慈善的薛蛮子也认可这个数据。报道还说,中国每年新增4万名白血病患者,其中50%是是2-7岁的儿童。白血病为何多发?白血病为何在低龄儿童中多发?本文不做探讨,本文只说针对白血病治疗的慈善活动。

看过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的人应该知道,白血病以前无药可治,确诊就等于发出死亡判决书,剧中楚楚可怜的山口百惠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近几十年来,白血病的治疗有了不少进展,根据不同类型的白血病,治疗方法大约有化疗、放疗、移植、药物治疗等,但治疗费用都很高。其中,针对慢性白血病有一种药物叫做“格列卫”。此药为瑞士诺华公司的专利产品。百度百科上注明此药为“非专利仿制药”,据我所知,此注明不确。至少在发达国家,诺华公司“格列卫”的专利保护期还没过,依然在专利保护范围内。在个别国家,例如印度可以仿制格列卫,但有限制,印度仿制的格列卫不能在印度以外国家销售。

去年,网上曾有传言说,瑞士诺华公司“免费”赠送给中国患者的格列卫,被中华慈善总会以每盒2.5万元的价格卖给患者。很快,瑞士诺华公司和中华慈善总会都否认了这一传言。这一传言的背后就牵涉到白血病慈善的复杂背景。

瑞士诺华生产的格列卫在美国的售价约为1.9万人民币一盒,在中国的售价据说最高达2.58万一盒。为何两者有这个差价,暂且不论。按照格列卫在中国的市场价格,患者每月需服用一盒,一年的治疗期,中国的白血病患者仅在此药物上的花费就高达30万元人民币左右。显然,很少有人能够负担这一高昂的医疗费用。于是,我们看到诺华公司极具光环的一个宣传:诺华公司为全球80个国家、4万名白血病患者提供免费药品的救助。这一带慈善色彩的行为,无疑提升了诺华公司的形象。但事实上呢?

据中华慈善总会介绍,从西历2003年到西历2011年,中国接受诺华格列卫项目救助的人数不到1.7万人,其中,只有1957名是全额救助的。其他被救助者在一年治疗期内需自己负担3个月的药物费用,即7万多人民币,瑞士诺华捐赠9个月的治疗药物,此项目即为“3+9”共助计划。如果按中国有400万白血病人、每年新增4万新患者计算,瑞士诺华救助项目的实质就是:用不到0.5%的慈善,启动了这个巨大的医药市场。的确,中国已经成为瑞士诺华全球业务增长最突出的地区。

这个事实从人们善良的观感上说,瑞士诺华的慈善救助总比一毛不拔好,至少缓解了中国一部分白血病人的一部分经济负担。看起来好像的确如此。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前文说过,百度百科为了配合瑞士诺华的慈善形象,把格列卫说成是“非专利仿制药”,其实不是。深受白血病困扰的中国患者知道,除了以2.5万元人民币一盒的高价购买瑞士格列卫外,还可以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印度仿制的格列卫。那么,印度格列卫的价格是多少呢?通过非法渠道进入中国的印度格列卫最低价格是1600元人民币左右一盒!也就是说,印度仿制的格列卫在包含了印度药厂的利润、走私者的暴利外,其价格只有瑞士诺华拥有专利的格列卫的十六分之一!推算一下,就算瑞士各方面成本较高,瑞士诺华在本土生产的格列卫成本大约也只在其标价的十分之一左右。简单做一个算术题:“3+9”救助计划,中国患者需个人支付7万元左右,表面上看,瑞士诺华捐助了20多万,实际上,一年30万元左右的格列卫药物,其生产成本参照印度格列卫的走私价格,应该不超过3万元人民币。由此很清楚,中国患者个人支付7万元左右药费,诺华看起来发善心救助了20多万,实际上,那7万多元对于诺华来说也是翻倍的利润。这就是专利保护的好处,这就是慈善的本质。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薛蛮子大肆宣扬的多个慈善项目中,有一项就是白血病慈善。最近被广为人知的是青岛姑娘鲁若晴的白血病救治。媒体报道说鲁若晴的白血病救治手段似乎是移植,但薛蛮子的白血病慈善也包括药物治疗。薛蛮子曾质问中国卫生部:为何不管400万白血病患者?治疗白血病的药物在中国还未被列入医保,药费除了瑞士诺华“发善心”等,大多要靠患者自己掏腰包,因此,薛蛮子对卫生部的质问显得很替患者着想。如果中国政府卫生部应对薛蛮子的质问,全部采购诺华格列卫供白血病患者治疗,毫无疑问,诺华制药将发一大笔横财。尤其是,据日本NHK报道,瑞士诺华格列卫的专利保护期将于西历2016年终止,届时,谁都可以仿制。因此,薛蛮子配合诺华制药趁最后几年时间狂赚一笔的可能完全存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