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申鹏 2018-07-02 浏览:
有句俗话叫做:“有钱能让鬼推磨”,我看可以改作:“有钱能改生死簿”。终有一天,人类在死亡面前也是不平等的!而穷人所处的环境,将会越来越差,他们从身体是疲惫的,精神是贫瘠的,情绪是焦虑的,他们比富人更容易患病,也更容易死亡,因为贫穷,他们无法在工作之余改善自己的健康,在遭遇重大疾病的时候,很大概率只能等死,他们还会把他们的贫穷继承、遗传下去。我们能不能想一个更加公平、有效的方法,既能治病救人,又能鼓励企业的研发投入?或者,这些事情,就该让国家来统筹?既保护知识产权,又能让更多的人享受到科技创新的红利?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

《我不是药神》电影中,借一个无赖骗子的嘴,说出了这么一句扎心的真话。

(内有剧透,慎看)

“警察同志,我求求你,不要去抓那个药贩子,正版抗癌药要两万一盒,我吃了两年,让全家人穷困潦倒;他卖给我们的印度药才500一盒,他是真没挣钱,是不是假药我们不知道啊?你要是抓了他,我们就得等死啊,我想活,我不想死!”

一个身患白血病的老阿姨抓着警察的手如是说。

“印度盗版药在市场上的流行,是对我们正版医药商的伤害!未经授权的盗版药,就是假药,这是一种严重的违法侵权行为。”

一个衣冠楚楚的医药公司代表义正词严地说。

每一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每一个人,也都有保护自己利益的权利,当这两者产生冲突的时候,你如何判断?如果我们谈的不是抗癌药,而是粮食,如果有一天,大米涨到了一万块一斤,普通人吃不起了,但粮食生产商也很为难——我们的大米,使用了高科技的基因技术,一颗管饱,百病不生,我们是知识产权的,我们的研发投入是天价的,我们的定价没有任何问题,就值这个钱,吃不起,就不要吃!

不要笑,这种场面,是有可能发生的,合法,合理的事情,未必合情。

我这是在看电影,看一部叫做《我不是药神》的电影,台词不一定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在电影院,现场有三次大规模哭泣流泪的电影,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散场后,许多人激烈讨论的电影。

《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有人大骂资本无良、见死不救。

有人反问:“药企研发不要钱吗?都去盗版,谁来为你们研发药物?”

有人说:“穷人那么多,救得过来吗?”

有人愤怒地说:“穷人就该死吗?”

还有人说:“世界在变好嘛,你没看到吗,国家已经让这种抗癌药进了医保嘛!”

听到这样的讨论,我抹抹眼泪,走出了电影院,雨后的阳光公平地洒每个人脸上,忽然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好,人类文明充满了希望,这可能是今年的国产最佳影片了,我们的电影人,终于开始关心社会问题,关心每一个底层的穷人,关心他人是怎么想的?关心他们的需求是什么?

这部电影讲了一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真实事件是——一个白血病人,为了救命,为了救人,代购印度盗版抗癌药,然后遭到了法律的制裁。

《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这是一个江苏无锡做针织品出口的小老板,叫做陆勇,2002年的时候,他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而世界上有一种药,叫做“格列卫”,长期吃药,就能稳定病情,让慢粒白血病人正常生活。

这种药是瑞士诺华公司研发生产的,售价是一盒23500元,慢粒白血病患者想要稳定病情,每个月就必须服用一盒,高昂的医药费和治疗费,让当年的陆勇几乎掏空了自己的家底。

两年后,2004年,陆勇了解到印度仿制的“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和正版药几乎完全相同,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但印度药一盒的价格仅有4000元,于是,陆勇开始服用印度仿制的“格列卫”,疗效显著,于是他就在病友群中分享这一廉价印度药。没有人想眼睁睁等死啊,于是,先后有数千人想要通过他购买印度仿制版抗癌药。

《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后来,陆勇持续和印度制药方深入了解,建立了稳定的渠道关系,因为购买的人越来越多,这种盗版“格列卫”的价格不断下降,2014年9月,这种印度仿制药的“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他的努力,让更多了中国慢粒白血病人摆脱了死亡的威胁,艰难地活了下来。

电影中的主角,一开始也不是什么高尚的人物,他只是为了赚钱,顺便救一些人的性命,但在目睹自己的好友断药后自杀离世之后,他忽然要去做个“救世主”,宁可不盈利、倒贴钱,也要让更多的病人活下来。

《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这种事情,你要问“是不是违法”?那肯定是违法!毕竟在世界主流国家,是不允许盗版药流通的。毕竟,资本和企业不是慈善家,人家的巨额研发投入,最终也是要靠巨额利润挣回来的,如果没有巨额的利润,资本也不会有动力去支持任何科研行为。当今世界,知识产权愈发受到保护,售卖盗版抗癌药,自然损害了人家正版药物研发生产企业的合法权益。

更何况,在中国,按照中国的法律,这些印度抗癌药哪怕100%有疗效、成分100%相同,能够治病救人,但由于并未取得中国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卖假药,必然是违法的。

在代购印度药的过程中,为方便给印度药厂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