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怀沙,国学大师?还是政治投机客?

长河红阳 2018-07-01 浏览:
就这么个“大师”,学问底数一塌糊涂的庸人,早就被行家们戳破了神话,但是却屡屡配合无良媒体反复炒自己的学问高明,这和“胡万林们”再跳出来祸害人间差不多吧?仿照易老师的“道德飙车”的逻辑,说这个文怀沙也有作恶的坏心眼没什么错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文怀沙,国学大师?还是政治投机客?

前些天,某媒体上说,有个名头很大的老汉“驾鹤西归”了。此老汉——“国学大师”文怀沙。看来,到了能盖棺定论的时候了。

对这老汉的“盖棺定论”,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学者李辉,实事求是,你干过什么事如实讲说,以中国人的道德标准和公序良俗照实评价;

另一个方向:按着“学者”易中天的方向——不可以用中国人的道德标准和公序良俗实话实说做评判,因为那样做就是在“道德飙车”,对人肆意碾压。看原话:

【李辉先生是不是“道德飙车”?
我认为是,而且存在“主观故意”。请大家想想,杭州飙车案发生后,网友们为什么几乎一边倒地认为胡斌“飙车”?就因为如非“飙车”,决不可能把人撞高五米,撞飞三十多米。再看李辉先生“质疑”的结果,又如何呢?是众多媒体和网民,在事实还没有完全弄清之前,就不加分析、不假思索,也不容文老先生自己辩驳地,给他扣上了“江湖骗子”、“文化流氓”的帽子。这对于一个文化人,无异于在精神上和舆论上宣判他的死刑。众所周知,即便是刑事案件,在法庭审理宣判之前,也只能“无罪推定”。面对一位抗战时期即已成名的文化老人,又岂有动用“道德私刑”,实施“集体谋杀”之理?】

易老师很厉害哦,发明“道德飙车”给文怀沙“国学大师”打抱不平。“飙车”么,是交通肇事的重要诱因,会害人的;再把道德拉扯进来:以道德标准评论人物也一样会杀人!难道易老师这是在抄袭清儒戴震的“以理杀人”么?戴震《与某书》:

【酷史(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人,浸浸乎舍法而论理,死矣,更无可救奖。】

“以理杀人”连喊冤都不可能。那么“道德飙车”云云,把学者对“文大师”的公评与犯罪杀人的行为类比等同,几乎将公评者指斥为罪犯了。易老师的“道德飙车”对李辉先生的申斥,深得其中要领,如此春秋笔法很厉害啊!

不过,易先生数年前的这段话,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小时候看过的几个妖狐鬼怪小说:高人出手制服了害人妖精要除害了,此时有德高人出面:看在它勤修苦练数百年的份儿上,修为一场不易,略施小惩算了。

只是第一感觉哦。事实上,细思量,易先生话里对李辉先生的敌意、恶意,以及对众多网民的敌视可是很深很深的!

一个被制服妖精该不该被放过,或者说放过它对了还是错了,那要看它日后是不是还用妖法害人。你如八、九年前的张悟本,如果还打着着“神医”的旗号招摇撞骗,那么,有必要重说旧事对他大张挞伐;甚至于再往前,还有长须飘飘不知几许年纪的胡万林,反复入狱出狱再反复作恶,对这路人就是要旧事重提严打再严打!

那么,如易中天先生谴责的李辉先生,是不是“道德飙车”,那就要看那个叫做文怀沙的老汉在浅薄的学问底数被揭露后是不是还顶着“国学大师”的帽子在各路媒体上糊弄人。文大师的学问,如李辉先生所言:

【文怀沙或自诩、或被人封为“国学大师”、“新中国屈原学开创者”、“楚辞泰斗”……寻遍图书馆和网上旧书店,难见一本他的学术专著……】

这可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大师”,纵然不必著述等身,也要有一本响当当的力作鸣世。可是就是“难见”文大师的专著。当然了,“难见”不等于文大师没有“专著”,文大师是有“专著”的——1950年代的文注《屈原集》。这本《屈原集》,李辉先生征引“文大师”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同事——作家、学者舒芜先生的话:

【“包括《屈原集》整理者文先生在内的顾、汪、张、文、李、舒、黄几位整理者,都不是作为专家被聘请来,而是作为本社编辑人员被交派下编辑任务。从时间顺序来说,他们每一个都可以说是新中国整理某书的第一人,但这个‘第一’完全不包含价值意义,不是开辟者、创始者、奠基者的意思。”他还说:“ 这几本书陆续出版,除四部长篇小说外,其实都只是薄薄一本,注释完全是简单通俗式的,那时讲究普及,谈不上什么学术性。”即便如此,文注《屈原集》问世后,随即受到过其他专家的批评,而“文先生一出手就这样砸了锅,随即调离人民文学出版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