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治理影视业“阴阳合同”与“反腐2.0版”

鹿野 2018-06-30 浏览:
今天,当反腐斗争进入2.0版时,我们同样应该把腐败问题背后的不法资本纳入视线。无论是国家机关还是社会各行各业当中存在的腐败问题,都只有解决了不法资本这个“影舞者”才能够在根本上得到遏制。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治理影视业“阴阳合同”与“反腐2.0版”

据新华社北京6月27日电,日前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控制不合理片酬,推进依法纳税,促进影视业健康发展。笔者希望,这不仅仅是对xxx引爆的近期舆论热点的临时性反应,更应该是十八大以来反腐活动进一步深化的表现。

所谓腐败,大体可以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国家机关与国有企业当中的腐败,第二个方面则是在其他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广泛存在的腐败。虽然前者受到了绝大多数舆论的关注,但是后者某种程度上更严重而且对现实生活的危害更大。这包括但并不限于影视行业。

比如说,为什么今天的影视行业既拍不出建国初期《上甘岭》、《地道战》那样的老电影,也拍不出八九十年代《红楼梦》、《三国演义》那样的老电视?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圈子里价值导向发生了变化,当时追求的是艺术,现在追求的是金钱,当时是靠演技,现在是靠刷脸。其中,行业内的腐败起了很大的作用,就像中宣部文件当中所指出的,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不仅推高影视节目制作成本,影响影视创作整体品质,破坏影视行业健康生态,而且滋长拜金主义倾向,误导青少年盲目追星,扭曲社会价值观念,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以整治”。

再比如说,近日来《科技日报》当中披露了科研界当中存在的“混圈子”,“学术江湖化”等等腐败现象,虽然说这只不过是长期以来存在问题的冰山一角,但是其中暴露的对于科技研究的负面影响已经堪称触目惊心:

【“占山为王,培植势力,为争夺资源,各山头之间时不时还得火拼。”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高抒这样描述科研“圈子”。
同样是聚集一群人,但宗派意义上的“圈子”以个人关系好坏来决定立场。这种“圈子”讲究人多力量大,越多“能人”加盟,越容易拿大项目、大奖,雪球因此越滚越大。“科学被庸俗化,哪里有经费有奖励就去哪,能搞出真正的成果当然好,搞不出也没人在意。”在高抒看来,“圈子”无视学理,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
“圈子”间也有“火拼”,但往往对人不对事。比如某“圈子”里有人出现疑似学术不端行为,“圈内人”会极力庇护自己人,别的“圈子”则会抓住机会打压对手。
“这种对立实质是利益共同体之间互相攻击,缺乏对事实本身的讨论,完全无视科学精神。”
科技日报:“科研圈有江湖气:占山为王,争夺资源,不时火拼” 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5310.html】

还有,像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医疗行业同样深受行业腐败的困扰。不久之前,媒体就披露了医疗行业中广泛存在的“一旦国家把药品纳入医保大幅度降价,医院、药店乃至厂商就停止供应”的“降价死”现象。这当中的危害想必也不用笔者多说了:

【近日,有多家媒体曝出,被称为乳腺癌“救命药”的赫赛汀自去年纳入医保之后,在全国多地出现缺货状态。
其实药品短缺已不是偶发现象,短缺药品中不乏廉价常用药,甚至是不可或缺的“救命药”。
过去几年,“药荒”轮番上演:2011年,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出现全国性紧缺;2012年,治疗心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短缺;2013年,治疗甲亢的“他巴唑”断货;2015年,心外科用药“地高辛片”、“放线菌素D”全国断供……
这些首选救命药多是已纳入医保的低价药,此类药品的短缺,使患者们不得不选择昂贵的替代药品。严重的供不应求,还滋生了短缺药品的“黑市”。
有些看似消失了的药品,其实只是“换了个身份”重新出现而已。有媒体报道,我国曾上演过每年批1万多种“新药”,同一成分“死而复生”、“此死彼生”的闹剧。
一降价就消失 救命药为何频遭“降价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