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不只有“自利”——论利他本能的存在及意义

焦敏懿 2018-06-29 浏览:
人们只要排除了过度臆想和极端思维的干扰,学会并习惯于反思认识自我,就会轻易的感觉到:利他行为在人类的社会中无处不在,利他本能也与每个人相伴而生;基于利他的道德风尚虽有时处于低谷,但从未离我们远去;资本主义必将因为狭隘的自利人性观而失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也必将因为包容的利他人性观而胜利。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人性不只有“自利”——论利他本能的存在及意义

——谨以此文献给中国共产党诞辰九十七周年

导言:不要让“人性唯有自利”的狭隘视角局限了我们对人、对社会、对未来的认知和想象。

当代社会,人的自利天性被当做了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由此引发了太多不好的后果。对此,本文并不质疑自利天性的正当性,而是想要指出这种对“自利”的绝对崇拜及迷性造成了一叶障目的后果,限制了人们对人性、自我及社会进行更全面、更深刻的认识,就如当年对宗教的迷信阻碍了人们对真理的追求。

一、思考人性的意义

在个人层面,对人性的认识影响着一个人对自身及他人行为的判断思考,决定着一个人如何看待他人及社会。如一些人将自利的天性绝对化,自然会认为所有人的行为动机都是自利的,以此为规则看待世界、分析社会,则满眼皆是阴谋与欺诈,导致行为上过度防范,不敢接受他人的善意,只能去过一种孤家寡人的凄惨生活。

在社会层面,对人性认识决定着礼法制度的目的和特征。如宗教铁幕下的中世纪欧洲和“存天理、灭人欲”的明清中国,将自利的天性视为恶的源泉,建立了严苛的礼法制度限制打压个人的自利动机,使社会陷入了死气沉沉、没有活力的境地。但是到了19世纪的资本主义社会,将自利的天性视为近乎神圣的善,它的伦理礼法纵容自利动机的泛滥蔓延,使社会恶性竞争过度分化,一方面成为少数既得利益者及投机冒险者的天堂,一方面又成为大多数无产者及老实人的地狱。

在文化文明的层面,对人性的阐述评判,更是一种文化或文明最为根本的基石之一,唯有对人性如何作出回答,文化或文明才能扎根社会现实,确立自己的礼法制度,获得传承发展。如基督教的“原罪”,儒家的“性本善”等都直接、间接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并以此为基建立了种种不同的风俗礼法。也可以说,对这个问题的不同阐述及回答也造就了不同的文化及文明。

可以说,对人性的认识关系到人们世界观、价值观的建立,关系到各种政治、经济、社会等等理论学说的建立,也关系到各种现实利益及意识形态的斗争。所以,人们很有必要反思明确一下自己对人性的认识,再去构建真正属于自己的思想,才能避免不知所以然的随波逐流。

二、对人性认识的历史

(一)否定并抑制人性本能的古代文明

公元前后的数百年间,亚欧大陆上诞生了很多流传至今的古代文明。文字记载中的那个年代百花齐放、群星闪耀,被一些人认为是自由激情、热血浪漫、恨不得穿越回去的时代,其中包括曾经的我。只是经过了时间的洗涮,沾多了人间的烟火,认清了自己的草根本质以后,我改变了自己的认知,相信在那个战争不断、混乱无序的年代,自由浪漫只属于那些万中无一带着主角光环的命运宠儿,像自己这种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草根只能在“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的痛苦绝望中拼命挣扎。

在那样的背景下,人们最大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思考如何消除战争与混乱及实现和平与秩序。对此,不同地区的先贤们以不同的语言提出了不同见解及办法,这就是古代文明的产生。也可以说古代文明的产生不仅仅因为某些个人的天才与圣洁,更源于那个时代对战争混乱的痛恨以及对和平秩序的渴望。

导致战争与混乱的原因很多,但最根本的主观原因却在于人性的贪婪与狂妄。贪婪,过度的自私及占有,是人类绝大多数纷争的起源;狂妄,以自我为中心,骄傲自满,断绝了通过“交流、沟通、谈判”来解决矛盾的可能。可以说,不解决人性的贪婪与狂妄,战争与混乱将永难止歇。因此产生了很多否定、抑制人性本能的古代文明,如,中国的法家学说和西方的基督教文明。

在古代的中国,法家的思想帮助秦国结束了春秋战国时代的战争混乱,并为后来的统一及和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古代的西方,形势更加的严峻复杂,同一片土地上难以计数的种族或部落,没有共同的经济利益、没有共同的语言文化、没有共同的思维方式,却共同拥有着对资源及空间的占有欲,仿佛注定了他们屠杀或被屠杀的命运。然而基督教文明出现了,就像无边黑暗中的一抹曙光,它通过树立权威、统一思想、教人敬畏,使“自律、沟通、理解、信任”成为可能,从而为消除战争混乱、实现和平秩序打下了坚实基础,为传承和建立人类的西方文明立下了不朽功勋。

(二)肯定并弘扬人性本能的现代文明

古代文明消除了战争混乱,实现了和平稳定,基本上满足了当时人们对生存及安全的渴望。但随着时间及生产力的发展,人们也渐渐拥有了更高的追求——发展及个人价值的实现。在这样背景下,古代文明否定抑制人性的弊端也日渐凸显。

对人性的否定和抑制虽然有利于建立秩序、保持稳定,但是在宗教铁幕下的中世纪欧洲,对人性过度地否定和抑制也使人们变得懦弱麻木且逆来顺受,不敢反抗压迫、不敢直面问题、不敢追求未来,造成整个社会的万马齐喑和死气沉沉,因此也有了“黑暗时期”、“黑暗时代”的说法。可见,随着社会的发展、生产的进步,古代文明也从保护人类生存安全的摇篮变成了限制人类发展进步的牢笼。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