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今年高考语文阅读材料反映出的若干问题

鹿野 2018-06-27 浏览:
近些年来中国的文艺作品在国际上不断获奖,像刘慈欣就获得了雨果文学奖。这是否能够体现中国的文艺作品水平提高了呢?至少笔者不这么认为。因为过去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等文艺作品首先是有人看,而且绝大多数人都喜欢看,才能够获奖。而现在的文艺作品往往是先由少数专家看了给一个奖励,然后其他的人才会跟风去看。这种情况之下,实现话语权的操纵是很容易的。另外,西方国家的文艺奖项同样有着明确的政治立场,如果要是不符合资本主义普世价值的“政治正确”是不可能获奖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今年高考语文阅读材料反映出的若干问题

现在今年高考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有的朋友在留言中问我对于高考全国卷一语文阅读《赵一曼女士》把赵一曼的性格特点归结为“拔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怎么看。笔者在这里想顺带谈一谈个人对今年这几篇全国卷阅读材料所反映出的若干问题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一、鲁奖作品与抗战神剧

首先还是从朋友们的疑问说起吧。高考全国卷一语文阅读《赵一曼女士》把赵一曼的性格特点归结为“拔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的做法,至少我个人是不大赞成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要明白的是,不能泛泛谈论超越时代之上的文人与军人特质,每一个时代的文人与军人都有不同的特质。具体到民国时代来说,臧克家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评论道,岳飞说过,文官不爱财,武将不怕死,天下就太平了。可是民国成立以来,天下从来没有太平过,这也从反面证明了民国的文人大多数都贪财,军人大多数都怕死。而贪财与怕死这两种文人和军人的“民国范儿”,我们显然在赵一曼身上是看不到一星半点儿的。

事实上,赵一曼的性格首先是革命者的性格,是共产党人的性格。她之所以有令人震撼的英勇表现,并不是为了当一个什么超越阶级与时代的“文人”与“军人”,恰恰是为了推翻反动军阀与帝国主义统治的民国,实现无产阶级与广大人民群众当家作主。这,才决定了她和绝大多数以贪财与怕死著称的反动文人和军人截然不同。

写一个人,首先要抓住一个人的主要特质。像恩格斯那篇著名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当中就强调,马克思的确是一位杰出的学者,但是科学家并不是其主要身分,其首先是一位革命家。这就抓住了马克思的主要特质。而今天的文艺作品当中,总是要刻意淡化历史上那些共产党人作为无产阶级革命者的特征,用一些抽象的“文人”与“军人”之类去概括,无非是反映了一种意识形态的偏见。

更有甚者,这篇鲁奖获奖名作当中,还用了很大的篇幅去渲染包括日本侨民在内的外国殖民者将伪满时代的哈尔滨变得美丽优雅:

【在落雪的日子里,听一听巴哈的《意大利协奏曲》,或者莫扎特的《第9钢琴协奏曲》,是这座城市普通市民的一种很好的享受。三四十年代的哈尔滨,侨居着许多外国人。据统计,这里的侨民多达三十多个国家十几万人。
这些众多国家的侨居者,在这座城市里充当着各种角色,商人,西餐馆的老板或女招待,面包师,建筑师,马车夫,出租车司机,娼妓,神父或者嬷嬷,还有在街头拉着手风琴讨钱的乞丐。也有日本侨民。这些日侨,还不能等同于日本关东军及随军家属。前者是客人,后者是侵略者,并对这座优雅的城市,实施了长达14年之久的统治。
这座城市,还有许许多多的教堂。曾有人称哈尔滨是“教堂之城”。离监禁赵一曼女士的医院最近的教堂,一共有三座,一座是本世纪初德国人建造的基督教路德会教堂,属于典型的12世纪哥特式建筑。另一座是中世纪拜占庭式建筑“东正教圣母教堂”。再一座教堂,如今已经不在了,就是世界闻名的圣尼古拉东正大教堂。躺在病床上的赵一曼女士能够清晰地听到从这三座教堂的钟楼上传来的大大小小的钟声。在三四十年代寂静的城市里,那是何等有韵味儿的钟声呵。】

据说,这种描写是为了映衬赵一曼的文艺素养很高。问题是,既然外国殖民者统治下的哈尔滨那么美好,赵一曼进行的革命工作岂不就变成了一种荒诞的,没有意义的行为了吗?或许也是考虑到了这个缘故,今年高考命题时把这一部分删去了。

过去那些红色经典当中在描写抗日战争与其他革命斗争时,总要用很大的篇幅写那个时代普通劳动者的苦难生活,让人们感觉到不革命是不行的,所以可以震撼人心。而当下以抗战神剧为代表的很多文艺作品当中,一方面肯定抗战,另一方面又大力歌颂民国时代上层灯红酒绿的奢华生活,让人们感觉旧中国是繁荣富裕的。这种精神分裂的做法只会令人恶心。《赵一曼女士》这篇鲁奖文学作品也与抗战神剧有同样的毛病,也就是丢掉了马克思主义的人民立场,去宣扬一小撮精英的“民国范儿”。

当然,这篇作品并不是一无是处。主要是由于赵一曼本身的事迹非常感人,所以作品的后半部还是有着很多感人之处的。问题在于,后半部的那些基于真实历史的内容在过去的文艺作品当中早就有过,像60年代的小学课文《宁死不屈的赵一曼》就与此大同小异。作者新增的部分反而降低了那些真实事迹的感染力,因此很难说是多么优秀的。

不过,这种情况恐怕也不能完全怪作者,很大程度上是学术界与舆论界中不正常的氛围所决定的。很多人总是假设“如果鲁迅活在今天会怎样”,笔者也在这里假设一下,先生如果活到了今天,恐怕很难得鲁迅文学奖。因为其《“友邦惊诧”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等批判民国范儿,宣扬马克思主义的文章会让某些评奖的专家如坐针毡。《赵一曼女士》能够获奖并且20多年来一再被追捧,说到底还是某些专家的政治倾向决定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