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喝彩点赞

尹建杰 2018-06-25 浏览:
为了扭转这种不利局面,国家通过多种方式大力倡导劳动光荣的观念,收到了不菲的成效,但要想劳动光荣、勤劳致富观念重新占领社会价值观阵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通过组织农民庆丰收、晒成就、享收获、谋发展,在让广大农民感到自豪骄傲的同时,还可以让全民族全社会都感受到通过劳动得来丰收的快乐,逐步让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成为全民共识,在社会上蔚然成风。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为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喝彩点赞

近日,经党中央批准、国务院批复,自2018年起,将每年农历秋分设立为“中国农民丰收节”。据农业农村部韩长赋部长介绍,这是第一个在国家层面专门为农民设立的节日。尽管网上所议论的“会是法定假日吗?”“高速公路会免费吗?”等问题目前无法确定,但“党中央批准”、 “国家层面”、“专门为农民”等用词还是道出了这个节日的重要意义。

首先,这是从国家层面对中国农民伟大贡献的一个正式回应

农民在中国革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过程中居功至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就是农民出身,他领导中国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法宝是农村包围城市,他早期所写的革命著作都是关于农民的,分别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两篇光辉著作排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的最前面)。中国共产党第一代的高级干部绝大部分出身农民,当时的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员成份几乎都是农民子弟。给中国革命提供大后方的也是农村和农民,沂蒙的红嫂是农民,推着小推车保障淮海战役的也是农民。

革命胜利之后,农民又无私地为国家建设奉献了劳动和汗水。最为我们熟知的就是那时所谓工农产品的“剪刀差”,农业产品以低于自身价值的价格,与高于自身价值的工业产品价格进行交换,农民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极大地支援了中国工业的发展。

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之后,农村生产力得到释放,农业生产率得到大幅提高,农民生活得到大幅改善。但在2006年1月1日起取消农业税之前,农民通过农业生产为国家所作的直接贡献也是巨大的。那时流行一句“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其实,在交完国家征购、集体提留之后,能给自己剩下的已经不多了。我小时候曾随大人一起去镇上粮站交粮,家里把一年的口粮留下后,剩余的就雇拖拉机拉到镇上,看到大人们在窗口结算时都会唠叨,一车粮食值不了几个钱啊。近几年的情形大家都知道,大量农民涌入城市,他们干着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却拿着最少的钱,处于城市最底层的位置,离开了他们,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运转,但他们的回报却少之又少。他们在为所打工城市添砖加瓦的同时,还把劳动所得寄回家乡,同样为家乡建设作着贡献。

我出身农民家庭,亲身体验过农民生活的苦楚和农事的艰辛。日常生活的窘迫和平日里育种、犁田、打农药、拔草等自不待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双抢”(我们那里一年种两季,必须在规定的时节内抢收抢种)。在流火的七月,首先要手执镰刀把水稻一颗一颗割下来、脱下粒、收回去,烈日炙烤、汗水迷眼、蚊虫叮咬,再加上一整天的弯腰割稻,让少年时的我多次有过用镰刀割断自己手指的冲动,因为怕大人知道企图并担忧残疾后果才作罢。然后是犁地、整理水田,最后是抓紧时间插秧。在一望无际的水田里,人们从早到晚弯着腰,用手将水稻一颗一颗插下去,太阳暴晒、泥水浸泡、蚂蟥叮咬,这一切都让人觉得痛苦疲惫。这样炼狱般的生活每年都要经历一次,每次持续二十天左右。现在每每回忆起来,总感到“双抢”不单是一种农活,更是一种磨砺,其对身体和心理的锤炼,不亚于一次高强度、封闭式的魔鬼训练。我相信有许多农家少年,跳出农门的决心就是在“双抢”期间下定的。

诚然,过去和现在,中国的各行各业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为国家建设作着奉献,但我要说,在所有的群体当中,农民是所作贡献最大而回报最少的。被户籍和劳动生产制度一辈子禁锢在土地上的老一代农民,受国家安排劳作一生,支撑了社会的建设和发展,老了却没有任何保障(有的地方65周岁以上老人每年可领50元);新一代农民进城打工,所享受的社会福利保障也是最少的。更关键的是,农民的牺牲奉献不仅在社会没有形成共识,还在许多方面遭受歧视。

这次国家专门为农民设立节日,虽然是以庆祝丰收之名,实质上是从国家层面对农民价值和地位进行肯定的一个正式宣告。忍不住为党和国家的决策击节叫好!

其次,这是党和国家着手解决农村社会主要矛盾的综合性措施之一

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在农村,主要表现为城乡发展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农业科技发展不充分,以及农村贫富差距加大等等。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进展较慢,农业科技推广难度大,管理粗放,乡村硬化道路、路灯和一些新品种作物、新种植模式在许多地方兴起,但其背后往往存在着骗取国家补贴的问题,形成了一批断头路、摆设灯、样板田。农村学校和师资队伍逐渐萎缩,留守儿童上学难;绝大多数农村家庭都是老弱病残留守种地维持生活,青壮年外出打工补贴家用,当然也有少部分善于经营、勤劳肯干的致富者,但还有一些上下勾结、蛮横霸道,通过损公肥私而暴富的不法之徒;农村空心化严重,除了老人和留守儿童,就是一些“事业”在农村的人,偏远一点的地方已经出现荒芜现象。为此,曾经有人疾呼: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建杰
尹建杰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