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与产权理论

胡懋仁 2018-06-24 浏览:
对于所谓混合所有制,社会上有一部分人是表示有所担心的。他们会担心九十年代曾经出现的因为国企改革而导致的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的现象会再次重演。所以他们不会太赞成所谓混合所有制的做法。现在有关方面对这个问题也确实没有讲清楚,一切都是含糊其辞,让人怀疑。对此,全国人大是有监督权的。因此,全国人大应该担起责任来,对于国企改革的主要内容和措施,对于国企改革的目标,都有权利要求有关方面,或者是国资委,或者是发改委,把这些问题交代清楚。再也不能搞成所谓幕后交易,欺上瞒下,最后弄成一锅粥,让国家遭受更大的损失。

国企改革与产权理论

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有一篇讨论国企改革的文章。文章提到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哈特所谓的产权理论。认为只有把产权问题解决了,才能解决激励机制的问题。这让我不得不联想起当年科斯所谓产权理论的“科斯定理”。科斯的观点,是企业产权必须要明晰。而产权明晰的结论就是私有化。这个观点至少现在并不被当政者看好。然而,这个什么哈特的理论难道与科斯的观点有什么根本的不同吗?

至少在金融时报中文网的这篇文章里,没敢提产权明晰,也没敢提私有化。但其本质要求未必就不想着要这样做。哈特认为,只有解决了产权问题,才能发挥激励机制的作用。激励谁?我想,他所说的绝对不是企业里的普通职工,他们所谓的激励,只能是所谓高层管理人员。所谓产权问题的解决,说直白一点,就是要解决企业高管人员的股份占有的问题。高管有了股份了,就有了产权了,就有了激励的机制了,他们干活就有动力了。

这里所讨论的国有企业改革,主要是研讨所谓混合所有制的问题,所谓混合所有制,就是由国企的公有制掺进私有的成分,所谓混合也。可是为什么掺进私有的成分,就要解决产权问题?这是很有文章的。

对国家来说,国有企业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即归全民所有。即使有私人资本进入,其所占比例也不能超过百分之五十,所以,产权的主要部分还是在国家手里。而私人资本的进入,所占有的股份只是他入股的那一部分。从某种程度上,这样的产权关系应该是比较明确的,也是比较清晰的。这就是说,在国有企业这个大盘子里,有控股权的是国有股份,而不是私人股份。至于所谓激励机制,本来也不是什么问题。私人资本要获利,就尽量让企业经营顺利,至于是要做大,还是要做活,都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只要企业正常营利,那么私人资本的利润也是有保障的。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么这个所谓国企改革的研讨会,到底要讨论什么问题?为什么有人要死抓住产权问题不放。认为只有解决了产权问题才能有激励机制问题的解决。在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相关产权观点并没有说得特别清楚,可能也是不敢说得太清楚,也可能是不能说得太清楚。反正这里让人一看,就感觉有猫儿匿。

至于国有企业的改革为什么一定要掺入私人资本?这个问题可能有不同的考虑,我能想到的是,或者从所谓正面来认识的话,就是为很多找不到投资出路的私人资本寻找一条投资出路。我再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也就是说,国有企业如果能吸收一定量私人资本,省得私人资本在找不到投资出路的情况下,急得抓耳挠腮。而且,如果国有企业在经营和发展中如果真的需要更多的资金,那么私人资本这一块也能解决一部分问题。或者按我理解,如果国有企业不吸收私人资本,对于国有企业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利的影响,但对于私人资本的影响就比较大。相反,如果吸收了私人资本,固然对私人资本寻找一条出路是有利的,但对于国有企业也产生了一定的风险。因为私人资本并不一定很安份,不定会生出什么幺蛾子来。或许国家考虑,在国有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如果私人资本单靠自己,也可能找到自己的出路,也可以投资其他私人企业,但如果有了国企这一块,至少多了一条出路。

至少在我看来,所谓混合所有制,现在还只是一个初步的尝试,并没有硬性规定。至于将来会走到哪一步,也要看实践过程的具体情况。对于私人资本,到底激励什么,要怎样激励,也都是一个又一个问题。有的甚至连本身的概念也没有弄清楚。

国有企业如果要改革,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这是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最主要的是提高国企的效率,提高国企的管理水平。这都不是靠什么混合所有制来解决的。对国企高层的管理,一直都是国资委解决不好的问题。国资委担心,管得过严,企业会没有活力,管得过松,企业领导有可能乱来。所以到底把握怎样一个度,是需要国资委长期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于所谓混合所有制,社会上有一部分人是表示有所担心的。他们会担心九十年代曾经出现的因为国企改革而导致的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的现象会再次重演。所以他们不会太赞成所谓混合所有制的做法。现在有关方面对这个问题也确实没有讲清楚,一切都是含糊其辞,让人怀疑。对此,全国人大是有监督权的。因此,全国人大应该担起责任来,对于国企改革的主要内容和措施,对于国企改革的目标,都有权利要求有关方面,或者是国资委,或者是发改委,把这些问题交代清楚。再也不能搞成所谓幕后交易,欺上瞒下,最后弄成一锅粥,让国家遭受更大的损失。

另外,对于所谓诺贝尔经济学奖,本身就是很有争议的。那些得奖者,没听说过解决过什么重大的经济问题或者社会问题,反倒是他们对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与金融危机,从来就是讳莫如深,不知道他们是真傻呢,还是装傻?就凭这一点,他们所得的奖到底有什么含金量,都是十分可疑的。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