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特朗普!——难得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教员

宪之 2018-06-20 浏览:
所有制设计着市场规则,决定着市场运行机制。公有制“姓社”,“资源配置”有两手: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我们以美国为标杆的“现代企业制度”,精英们信誓旦旦保证遵守的由美国制定的世界规则,包括WTO,我们力争人家认可准入的“完全市场经济”,都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不忘初心,为国为民搞社会主义,就不能迷信它,听任其配置支配。在国外,一带一路得准备两手,应对美国霸权主义捣乱破坏;在国内,不能放手把国计民生交给资本和市场,无论是宏观设计还是微观调节,执政的共产党都不能放弃自己的责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厉害了,特朗普!——难得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教员

“厉害”云云,是相对于我们的主流经济学权威说的。

市场万能,是市场化改革中的一个基本指导原则。大锅饭、铁饭碗、平均主义、等等,是普遍贫穷的社会主义,只有产权明晰、让看不见的手发挥决定作用,才能效率优先,做大蛋糕,分好蛋糕,建立和谐共同体,大家对此也一直深信不疑。可特朗普的横空出世,特别是粗暴的干涉中国的市场经济之后,却让这一普世信条大打了折扣——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上,最先富起来的负责任大国,秉持着现代企业制度和普世先进文化,一直是我们“顶层设计”和市场经济的楷模,而如今,老特领跑世界市场经济的作为,怎么看都像是倒行逆施,是在带头破坏“自由贸易”和“市场万能”的普世规则。

这位“美国优先”教父,到底是哈耶克派,还是凯恩斯派?

他属于哪个“侧”?

在资本划定的圈圈里转,难搞清爽。

进入“历史终结”时代后,举世一片狂欢:美国万岁,资本主义万年长青!和平发展,市场经济,美国帮“跟着美国”的国家富起来,千年王国……指日可待了。

恐怖主义,邪恶国家,流氓国家,南联盟、伊拉克、利比亚,金融危机,重返亚太……姓社的是“终结”了,可姓资的千年王国,却姗姗来迟,烦恼不断。

文明冲突,专制主义,余孽,流毒……是尔等妨碍了民主世界与和谐社会的实现。

是市场经济没有“完全”、不够“深化”造成的。

然而,特朗普身体力行教导我们的,却不是这样。

这位美国特色总统好挥动双手,在人们眼前晃动总是攥紧的铁拳。

美国优先、国家安全、铝铁关税、中兴制裁、中美贸易战、G7纷争……虽都关联着市场经济,但不是“看不见的手”。

半岛“极限施压”、炸叙利亚、威胁伊朗、南海航母“航行自由”、台湾海峡挑衅不断升级……手里掌控的更是导弹了。

老特狠,不仅对中国、对欧日伙伴也一样“该出手时就出手”,“看得见的手”。就中,除了中美“贸易摩擦”双赢外,欧日6G都很愤怒,指责美国的“自由贸易”太不地道。

是老特不懂“市场经济”,还是我们对市场经济作用理解偏了,过于迷信了?

在我们转型接轨融入世界过程中,市场万能”,一直是不可动摇的信条。现在看来,这一法则并不普世,它对内管用,对外并不灵。中美摩擦双赢的结局就是明证:美国的赢,固然靠“政府”而不是“市场”;我们要履行“契约”,难道能离开政府调节吗?

从资本来到世间,开创市场经济,好像总是两只手并用:“看不见的”,与“看得见的”,就像中美关系一样,“谁也离不开谁”。可以同时出手,也可突出一只;至于突出哪只,那是因时因地致宜的——该出哪只,就出哪只,并不像我们的精英那样教条迷信。

资本也是靠革命走上历史舞台的。中国告别革命后,精英们只讲市场,对革命深恶痛绝,实在不得已,也只许讲“光荣革命”。这是蓄意遮蔽历史:没有没有克伦威尔、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们的血与火的洗礼,资本能够“光荣”地登上历史舞台吗?

盎格鲁·撒克逊人征服世界,更是如此。这些时下被中国精英顶礼膜拜的绅士,是怎么先富起来的?靠的不就是贩卖黑奴和灭绝印第安人吗!对此,人家自己倒不避讳说“持剑经商”,到中国精英宣讲“大国崛起”,就变成了和平崛起和自由贸易。鸦片战争前,中国的GDP远超英国,中英贸易,按照市场规则行事,总是中国出超。正是这些亚当·斯密的子孙,用坚船利炮打败了中国,强迫给中国“配置”鸦片,才确立了新型的中英关系。之后,中国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从“辛丑和约”到“中美商约”,靠着这一个个契约“配置”,才保证中西市场贸易的自由运行。彼时的中国,倒是“信守不平等条约”的,可惜“跟着英国”没有“富起来”,没有“三百年殖民地现代化”。不是后来毛泽东搞“过激主义”,今天搞市场经济和平崛起,连门也没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