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白鹿原》获奖与陈忠实的悲剧

鹿野 2018-06-18 浏览:
陈忠实经常表示,“我是极力歌颂共产党的”。笔者不知道,这是不是化用于其很熟悉的俄语文学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地下人手记》当中的那句名言:“我是极力要做个好人的,可是他们不让啊……”。但是事实表明,中国的文艺界和某些主流媒体当中,的确有一个将历史虚无主义标榜为现实主义的“他们”。《白鹿原》这几年一再被搬上荧屏乃至不断获奖表明,十八大以来的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斗争虽然有一定成效,但是仍然并未完全解决“他们”的问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白鹿原》获奖与陈忠实的悲剧

据报道,6月15日今年的白玉兰奖评选结果揭晓,电视剧《白鹿原》不出所料的成为了最大赢家,获评本届“最佳中国电视剧”,导演刘进也获得了最佳导演。

媒体对于《白鹿原》获奖给予极高的评价,将这种现象说成是“现实主义题材复兴的结果”、“现实主义美学的胜利”:

【“现实主义题材”备受关注,是本届白玉兰奖评选中的另一大特征。电视剧《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的“仁义”白鹿村为缩影,以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为主干,书写了“一个民族的秘史”。《2018中国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同样显示,最近三年立项的电视剧中,超过一半是当代现实主义题材。一批有现实质感、生活画面的电视剧涌现,赋予了现实主义美学以新的时代内涵。在电视节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的论坛上,导演刘江认为,现实主义应该反映当下的生活、时代以及真实的人性。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揭晓 “现实主义题材”备受关注_央广网
http://china.cnr.cn/yaowen/20180616/t20180616_524272348.shtml】

那么,《白鹿原》到底写的是什么呢?是否真的体现了所谓“现实主义原则”?因为电视剧太过冗长,以下仅以其底本,也就是同名的原著小说为例进行分析。

我想,凡是读过《白鹿原》这部小说的人都不难读出以下的几个核心主题:

首先,《白鹿原》这部小说把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被埋葬的地主阶级统治秩序说成是民族优良传统代表者。这集中体现在小说对于作为地主阶级意识形态与村庄秩序的代表白嘉轩近乎狂热的歌颂上。书中宣称白嘉轩坚守“耕读传家”的古训,继承了父亲的族长地位,以“仁义”真诚待人,广施善举。其在军阀混战的年代里,成为了社会稳定与安逸的象征。

其次,这部小说彻底否定了中国革命的理论基础,也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例如,小说中有大量长工鹿三与雇主白嘉轩深情厚谊的描写,描绘了两人经常在一起共同劳动,亲如手足的场景,完全否定了地主对农民剥削与压迫的存在。

最后,书中充斥着大量近乎露骨对于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攻击。例如,在小说中白嘉轩的女儿白灵在加入共产党后出生入死,结果却在革命根据地遇上红色恐怖,被冤枉为“特务”给生生活埋了。其他参加革命的人结果也大同小异。鹿兆鹏在涉河逃走后就不知所终,只是传说他“当了共产党的大官”,但后果却是父亲鹿子霖的再次被抓,以及最后被折磨成疯子,而黑娃则干脆堕落成了土匪。黑娃参加革命的后果,不仅给他本人,也给他深爱的田小娥造成了巨大的苦难……

总之,地主是伟大与崇高的,旧中国是和谐安逸的,阶级矛盾是编造的,革命是灾难的源泉。这就是小说《白鹿原》的主题。电影电视无论怎么改编,也无非是万变不离其宗而已。小说获得茅盾文学奖与改编的影视作品频频获奖本身,就反应了与现实主义对立的历史虚无主义的猖獗。

不过,对于这部小说和相关的影视衍生作品已经有不少人评析,笔者在这里也不想过多的重复。在这里,笔者想说说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很少有人知道,《白鹿原》作者陈忠实非常推崇苏联作家柯切托夫。他在《借助巨人的肩膀——翻译小说阅读记忆》一文用饱含热情的笔墨讴歌了这位苏联老作家对自己创作道路的影响:

【第一本是《州委书记》。作者是柯切托夫。这部小说写了两个苏共的州委书记,拿我们的习惯用语说,一个实事求是做着一个州的发展和建设工作,另一个则是欺上瞒下虚夸成绩搞浮夸风。前者不断受挫,后者屡屡得手于表彰升迁等等。结局是水落石出,后者受到惩治,前者得到伸张。……到80年代初,柯切托夫的作品重新出现在新华书店的售书架上,包括曾经作“高干”内参的《州委书记》。我在从书架上抽出这本小说交款购买的简短过程里,竟然有一种无名的感叹,不过六七年时间,似乎有隔世的陌生而又亲切的矛盾心理。不久又见到《你到底要什么》,柯切托夫直面现实的思考和发问,尖锐而又严峻,令人震撼。这个书名很快在中国普及,且被广泛使用。随后又购买到了《落角》,柯切托夫的变化再一次令我惊讶,无论从思想到艺术形式,几乎让我感觉不到柯切托夫的风格了,有点隐晦,有点象征,更多着迷雾,几乎与之前的作品割断了传承和联系。转折如此之大,同样引起我的兴趣,柯切托夫自己“到底要什么”?尽管我难以作出判断,却清楚地看到一个作家思想、情感以及艺术形态的发展轨迹。】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