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再无孟山都?

刘仰 2018-06-16 浏览:
孟山都从诞生到消失,共117年。全世界有百年历史的企业并不罕见,但绝少有像孟山都这样始终恶评缠身。虽然米国的一些杂志媒体给了孟山都很多荣誉,但有钱能买好名声的做法,并不能抵消世界各地的民众对它持续的反感和防范。例如有非政府组织曾经授予孟山都印度公司“印度最佳雇主”的称号,但事实上,很多印度农民因为用了孟山都的产品而破产,甚至自杀。所以,在媒体靠资本养活的西方舆论界,媒体上的好名声与民众的感受不是一回事。

崔永元惹起一场影视圈风暴,不少人是支持他的。但是,在支持崔永元的人群中,有一类挺有意思。他们似乎本着“一分为二”的精神,特地强调指出:崔永元在这件事上是对的,不代表他在别的事情上也是对的。这个说法当然无懈可击,搁在谁身上都没问题。那么,他们所指的别的事情是什么呢?就是几年前被崔永元闹得轰轰烈烈的转基因问题。

事实上,崔永元在针对影视圈的发飙过程中,几乎只字未提转基因,只不过近日简单提了一下说:当初我说转基因问题时,为何没有那么多媒体来采访我?我认为,这可能是他看到了有人以严密防备的姿态,再次给大众打预防针,说崔永元在转基因问题上还是错的,所以崔永元顺便又发了句牢骚。

在崔永元风头正劲时,特意提醒大众,崔永元在转基因问题上的幼稚、错误,生怕民众爱屋及乌,连带赞同崔永元对转基因的态度,我觉得这种严密防守已经不是盯人战术,而是故意犯规的伤人战术。

从此再无孟山都?

之所以要提这件事,是因为崔永元关于转基因问题涉及到的一个主要对象——美国的孟山都公司——最近有重大变化:孟山都被德国的拜耳公司收购了!“孟山都”这个名字或品牌将被弃用,也就是说,从此以后,江湖上再也没有孟山都了。这个结果自然会让人有很多联想。这两件事情同时发生当然是巧合,但孟山都的黯然消失很容易让人产生负面想象:如果孟山都是一个造福人类的企业,为何要让它的名字彻底埋葬呢?因此,为了防止由孟山都彻底消失而对转基因技术产生负面联想,一些吹鼓手便急吼吼地跳出来,赶紧打好隔离带、防火墙,生怕转基因被误伤或再次受伤。

从此再无孟山都?

我对转基因技术的质疑比崔永元早得多,该说的以前都说过了,再重复没多大意思。这里借着孟山都永久退出历史舞台,说点以前没说过的看法。

媒体说拜耳之所以弃用“孟山都”的这个称呼,最重要的原因是“孟山都”的名声太差,甚至可以说是臭名昭著。的确,如果联系孟山都的历史,从DDT到橙剂,从阿巴斯甜到多氯联苯,从牛生长激素到转基因等,孟山都历史上最赚钱的产品,要么是已经被确认有极大危害的,要么是极具争议的(关于孟山都这几个著名产品的危害或争议,大家可以自己查,我在这里不展开啰嗦)。在当今世界生态环保成为普遍关注的舆论中,孟山都几乎随时都处于生态环保话题的风口浪尖,甚至在人类道德良心的审判台上。

孟山都从诞生到消失,共117年。全世界有百年历史的企业并不罕见,但绝少有像孟山都这样始终恶评缠身。虽然米国的一些杂志媒体给了孟山都很多荣誉,但有钱能买好名声的做法,并不能抵消世界各地的民众对它持续的反感和防范。例如有非政府组织曾经授予孟山都印度公司“印度最佳雇主”的称号,但事实上,很多印度农民因为用了孟山都的产品而破产,甚至自杀。所以,在媒体靠资本养活的西方舆论界,媒体上的好名声与民众的感受不是一回事。

从此再无孟山都?

孟山都为何会长期差评缠身?我认为与它的研发体系有关。扩大点说,与当今世界两种不同的科研体系有关。一般认为现代科学起源于西方,但西方科研体系也不完全一样。粗略说,大致分两种。一种是由专门科研机构从事研究和发明,这在欧洲比较多。另一种是以企业为科研主体,这在米国更普遍。当然这两种科研体制并非绝对地泾渭分明,有时候也交叉。总的来说,欧洲模式研究性更强,分科性质突出,重投入,较少考虑产出。米国模式实用性更强,综合性质更突出,研究与市场结合得更紧。

中国的科研体制原先更多来自前苏联,而前苏联的科研体制基本上是欧洲模式,因此,在中国的科研领域我们经常听到科研成果要向市场转化,就是这个原因。反过来说,米国模式一般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它在研发时就瞄准了市场。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又经常听到的一个说法是企业的科研投入比例,这实际上是向米国模式学习的结果。

这两种方式的具体差异,可以举例说明。以多利羊为代表的生物克隆技术主要是英国研发的。这个技术在研发过程中几乎没有任何市场化的推进。直到研发成功后,发现这个技术并不理想,甚至还有很大风险,最终放弃了。而在米国,我们所经历的历史中,英特尔的286、386、486、奔腾等;几十年中,微软操作系统从DOS到Windows1.0,再到现在的Win10,版本不断地升级,人们已经记不清微软操作系统一共有过多少个版本。英特尔和微软的这种方式实际上就是研发与市场同时推进,当研发成果进入较高阶段时,先将较低阶段的成果推向市场变现。

当我们看到欧洲的科技曾经领先,后来被米国超越,当今米国毫无疑问成为全球科技最领先的国家时,我们不得不说,米国的科研模式起了很大的作用。现代科技刚起步时,起点较低,例如珍妮纺织机,就好比古登堡最初研制活字印刷机,不需要太多投入,研制定型后再推向市场,阶段性很明显。而越到现代,科研投入越大,在研发开始阶段,甚至不知道终点有多远,在何方。如果按照欧洲科研模式,一旦遇上像多利羊这样的无效成果或不得不放弃,科研投入便打了水漂。而米国模式则可以突破科研投入不足的瓶颈,逐步开发、逐步从市场回收资金,类似众筹、集资的滚动式开发,一步步走向高潮。即便研发失败,损失也不算太大,很多投入已经由消费者承担了。如果成功,消费者的功劳(包括卖肾)可以略过不提,所有的好处都是企业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