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多地爆发“反华”示威,真的是为了“反华”?

后沙月光 2018-06-14 浏览:
越新党对越南社会稳定产生巨大的隐患,它们真正目的是什么,就不必明说了,本质上就是CIA的工具。2004年以来,越新党主要活动场所就是网络,通过社交媒体来引导年轻人,歪曲中越历史,中越现状,丑化中国形象,激起越南人对中国的仇恨感。这十几年下来,可以看到,越新党对越南的街头运动操纵已经相当熟练,只要有个理由,就可以马上组织行为,而理由基本脱不开“反华”。越南当局又无法真正压制他们,毕竟人家背后站着的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议会,人权组织。不是所有“反华”示威都是它们组织的,但只有“反华”示威,就有它们的身影。

6月10日至11日,越南胡志明市、芽庄、河内、岘港等多地爆发大规模“反华”示威,并引发骚乱。

据越南媒体声称,事件起因是越南国会草拟的《特别经济行政区法》,内容包含将越南北中南三个特区里的土地租赁期限延长至99年的特别条款,该条款是针对各国投资者。

越南多地爆发“反华”示威,真的是为了“反华”?

有人在网络上将特别条款歪曲为“中国将占领越南土地”进行炒作,利用越南民族主义情绪煽动起了“反华示威”。

伴随着越南街头乱象,《美国之音》,BBC,法新社等多家大媒体纷纷跟进炒作,一边将事件定性为“反华运动”,一边对越南的“民主”“人权”表示忧虑。

越南多地爆发“反华”示威,真的是为了“反华”?

跟前些年示威一样,主要参与者打出了“星条旗”和呼吁美国支持的口号,特别是在胡志明市。

将胡志明市称为西贡,并不是为了怀旧,而是带有特殊的政治涵意,想重新唤起国际社会对南越政府的回忆,深层目标是否定河内政府。

越南当局已经控制了局势,除了一些车辆被燃烧弹焚毁之外,没有酿成人员伤亡悲剧。

背后策划者在网络上刺激民众情绪的口号是“反华”,然而,这仅仅是为了“反华”吗?

谁想“反华”?

越南“反华”有两种层面的针对性:

一,越南人本身,在错误的历史观和现实舆论引导下,对中国产生莫名的恐惧和憎恨。

二,美国为遏制中国,试图将越南拉入“反华包围圈”

关于一,当越南民族主义情绪被煽动到极端化的时候,便失去理智,好笑的是,瑟瑟发抖的往往是台资企业。这次也一样,台资鞋厂也被攻击。

中国台湾企业认为自己冤枉,不过,从示威针对中国来说,这也没什么不对。关键是如何让越南人认识到中国对越南发展,带来的正面影响远远大于所谓的中国威胁论。

关于二,美国在东南亚的存在,令越南当局既爱又怕,两种情绪相互交织,爱的是,它们可以在中美博弈中捞到好处,怕的是美国想颠覆越共政权,扶持“亲美派”上台。

因此,所谓“反华示威”并不是单纯的情绪冲动,背后政治因素远远大于情绪因素。走向胡志明市街头的激进分子,往往是社会边缘群体,如吸毒者,刑事犯等,这些人起到的火柴效应,要带动起来的是越南普通民众。

中越历史

封建王朝时期,中越为宗藩关系,越南的经济, 文化,政治体制是东南亚国家中受中国影响最深的国家。到了19世纪末,西方列强势力进入东南亚之后,越南成为殖民地,才脱离了日渐衰落的大清帝国。

1874年《法越和平同盟条约》,法国割走了南越,1884年《顺化条约》越南彻底沦为殖民地,官方文字也从中文慢慢改为了拉丁文。

1945年二战结束,胡志明领导的红色力量成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这时还没完全摆脱被殖民的地位。

1950年1月18日,中越建交,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越共政权的国家,也正是在中国的支持下, 越南人民打败了法国人和美国人。

1973年《巴黎协议》达成,美国,西贡政权,越南民主共和国,南方临时革命政府四方宣布停火,越南战争正式结束。

中国对越援助也大幅削减,劝导越南要自力更生,随着中美苏三角关系变化,中美开始走近,而越南心怀各种不满。

1975年,越南全国统一,倒向苏联,走向与中国对抗道路,并谋求成为东南亚小霸王。

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爆发,两国关系降到最低点。

1988年,越南才将反华用词从宪法中删除,试图恢复中越贸易关系。

1990年之后几年,是越南最困难时期,苏联一倒,越南失了90%的外援,也失去了原社会主义国家90%的市场。

同时,国际政治陷入极为孤立状态,1990年9月,越共领导人阮文灵,总理杜梅和元老范文同,秘密前往成都,为恢复两国关系努力。

1991年8月10日,中越关系恢复正常化。

直到今天,中国一直是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也带动了越南人生活水平的提高。

中越关系进入了低调的稳定期,由于制造业水平有限,越南对华贸易一直存在较高的逆差,这不是中国占了越南多少便宜,而是越南商品的竞争力问题。

在投资方面,中国尽管是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第一美国),却在对越南投资方面格外谨慎,投资额排在美日韩后面,甚至不如中国台湾地区。

越南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官方层面想加大引入中资力度,而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非经济因素在阻碍这一政策。

这次引发骚乱的《特别经济行政区法》被阻挡,就是非经济因素在起作用。出于国家稳定考虑,越南国会将推迟法案的通过时间。但这对越南来说只有伤害,没有任何实际好处。

“反华”情绪

胡志明同志去世之后,越南黎笋当局刻意制造了排华事件,一方面没收原南越华人的财产,一方面从政治上挤压华人(不允许华人入党)。

中越关系正常化后,两国关系基本平稳,越南国内的”反华“情绪降温,越南媒体称中国是”亲密邻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后沙月光
后沙月光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