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申鹏 2018-06-13 浏览:
大资本赚了个盘满钵满,直接高位撤出,开公司的这位股价翻了几番,自然也可以通过减持来套现,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公司还可以通过继续收购、并购一些奇怪的影视娱乐公司,转移股权来套现。开这样的上市公司,就是为了把股市的钱,挪成自家公司的市值和资产,然后再把钱直接挪进自己家的口袋里。当然,他们也会装模作样搞几个对赌协议,拍几部电影,做出好看的财务报表,稳住股民们的信心。当他们大小资本陆续撤出的时候,这家企业真正的价值就水落石出了,于是,股价一跌再跌,股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红得发紫的股票,变成了市场上不值钱的垃圾。

大家都知道了华谊兄弟质押股份的事情了。

自从崔永元开撕冯小刚之后,华谊兄弟的股价是一路往下跌,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数据显示,15天内华谊兄弟市值从239.99亿元缩水至196.44亿元,市值损失43.55亿元。

然后到了2018年6月6日,华谊董事长王中军向中信建投证券有限公司质押股份550,879,999股,占公司总股本19.86%,作为第一大股东、公司法人,手里仅剩2.21%的公司股份,王中磊仅剩1.04%的股份。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一下子质押了持有股份的九成?这就很有意思了。许多人说,不必担心,这是王大老板的正常操作,说两位王老板一直质押自己股份的,三月份就干过一次,后来又解押了。什么叫“股权质押”呢?这和中国古代的当铺典当一样,把自己的股权典当出去,换成现金,缓解一下自己的困境,或者是做点别的生意,等挣了钱,再赎回自己的股份,什么叫“解押”?就是从外面拿钱去赎回自己的股份。

听起来可以理解,王老板自己也解释了——咱们不是抛售股票,咱们怎么可能不看好自己的公司呢?咱们就是弄点钱出来搞投资而已,到别处挣钱,不要过分解读!

然而有个小小的问题: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华谊兄弟的股价都绿成这个鸟样了,7块钱不到的水平,请问王大老板现在质押股权,岂不就等于当铺里贱卖家产?能当个什么好价钱?你搞什么投资能把这钱挣回来?质押解押这种事,一般是挖肉补疮,我看华谊兄弟这肉挖出去了,疮却不见得自己来补。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有人开公司,就是为了卖产品卖服务,挣个利润,顺便可以服务全社会。有的人开公司,懒得挣这种幸苦钱,弄个大噱头,靠个大靠山,写个PPT,许诺几个“未来”,啥产品都没有,就靠几个艺人明星,几个电影IP,就能估出上百亿的市值,然后高调上市,吸引几个大资本加盟入股,股价自然也水涨船高,一路飘红,再收购几个企业,做出财大气粗的样子。XX老爷都看好的股票,能不涨吗?于是小民百姓纷纷跟进,那么股价自然会红得发紫。

这时候,大资本赚了个盘满钵满,直接高位撤出,开公司的这位股价翻了几番,自然也可以通过减持来套现,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公司还可以通过继续收购、并购一些奇怪的影视娱乐公司,转移股权来套现。开这样的上市公司,就是为了把股市的钱,挪成自家公司的市值和资产,然后再把钱直接挪进自己家的口袋里。当然,他们也会装模作样搞几个对赌协议,拍几部电影,做出好看的财务报表,稳住股民们的信心。

当他们大小资本陆续撤出的时候,这家企业真正的价值就水落石出了,于是,股价一跌再跌,股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红得发紫的股票,变成了市场上不值钱的垃圾。

拿《让子弹飞》的台词来讲,这就叫:“得先让豪绅出钱,带着百姓捐钱。豪绅捐了,百姓才跟着捐。钱到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做实业多累?拍电影多苦?搞产品多麻烦?哪有发股票割韭菜来得轻松写意?

我们来看看华谊兄弟的套现历史吧,看完你就会发现,它从一开始,就不断地成为大佬们的“提款机”。

2010年11月1日,创业板首批限售股迎来了解禁日。解禁第一日,华谊兄弟便抛250万股,套现7585万元。11月1日至26日,共有12笔大宗和21笔竞价交易减持华谊兄弟1558.56万股,累计套现金额4.69亿元。

减持套现的都有哪些人?最著名的就是杰克马老师,华谊兄弟第三大股东、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减持了300万股,套现上亿元,当时马云声称:”减持这些股份,只是为了‘改善一下生活’“。

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的时候,持股成本为,0.68元/股;2010年马云套现的时候,股价已经高达30.04元,马云300万股的套现金额高达9012万元,相较其不足1000万元的入股成本,盈利已近10倍。这一笔收入,轻松惬意,确实可以改善生活。

马云改善生活也就罢了,华谊自家的管理层纷纷跟进,减持套现一个比一个凶。

他们把“上市公司”,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自创业板解禁开始,华谊兄弟高管便马不停蹄地折价抛售。

11月1日,华谊兄弟监事会主席谭智的配偶孙晓璐,通过大宗交易及竞价交易分别减持50万股,20万股,成交均价分别为30.46元及31.99元,当日共套现近2163万元。

同日,董事虞锋的母亲王育莲减持5万股左右,金额近160万元。仅在解禁当日,华谊兄弟便被减持超过75万股,涉及金额近2323万元。

截至11月22日,孙晓璐共9次减持华谊兄弟,其中6次通过大宗交易平台进行。其减持总量达645.53万股,成交均价在28.08~31.99元之间,共套现1.88亿元,成为11月以来减持数量及套现金额最多的创业板高管。

另一减持主力王育莲通过竞价交易进行了10次减持近110万股,在创业板减持高管中位居第3,成交均价在29.5~31.94元之间,套现金额超过3372万元,位居第2。

此外,作为公司监事的赵莹也亲自上阵减持,分3次共减持了1.3万股,套现39.19万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