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实供给侧改革的需求端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8-06-13 浏览:
最终消费是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主要推动力,而这受益于我国人口众多和居民收入的持续增长。但供给侧和需求端的结构性不匹配是消费扩张的障碍。为此,在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改善供给结构与扩大需求两手都要抓,以熨平可能出现的经济波动。此外,还要注意防止经济下行过程中的逆向收入分配问题,挖掘城乡居民消费潜力。

破除抑制消费扩张的结构性因素

从总量上看,城乡居民巨大的消费潜力是发挥消费基础性作用的核心动力,但从结构上看,尚存在一些抑制消费扩张的因素,需要针对性地加以妥善解决,以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结构的适应性,更好地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收入结构方面,要注意防止经济下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逆收入分配现象。尽管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增长依然快于经济增长,但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居民收入增速也在放缓,而且不同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率出现了分化。基尼系数的变化反映不同收入群体的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的差异。其中,基尼系数下降是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快于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的结果,相反,基尼系数上升则是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快于中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长的结果。从数据上看,2008年以来,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总体呈下降趋势,这主要来源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缩小,以及中低收入群体收入的上升。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465,比2015年提高了0.003,未能保持2008年以来基尼系数的下降趋势。具体来看,2016年,居民收入五等分组中的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率为8.65%,与中高收入群体相当,高于中等、中等偏下和低收入群体。2017年,这一收入增长结构没有发生明显改变。收入差距扩大会引起居民消费行为的变化,中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速的下降将抑制其消费潜力的释放。

消费结构方面,需要重视不同收入群体在消费门槛上的显著差异。据估算,2000年,城乡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分别为94.74%和76.59%,2010年分别降至70.91%和70.90%。其后,两者出现分化,城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开始上升,到2015年恢复至80%左右,而农村居民边际消费倾向直到2014年才停止下降趋势,2015年为74.9%。虽然二者变化趋势一致,但原因并不相同。其中,制约以城镇居民为代表的高收入群体扩大消费的是国内高质量供给不足,这一点可以被逐年增长的海外消费规模所证实。而对于以农村居民为代表的低收入群体而言,国内供给可以满足其消费升级需求,该群体消费倾向的下降主要来自收入约束。有研究表明,低收入群体对耐用消费品、教育、医疗以及住房等支出的收入弹性较高,在收入还不足以支付消费升级需求时,就会被动形成大量的居民储蓄,不利于消费潜力的释放。

综上所述,最终消费是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主要推动力,而这受益于我国人口众多和居民收入的持续增长。但供给侧和需求端的结构性不匹配是消费扩张的障碍。为此,在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改善供给结构与扩大需求两手都要抓,以熨平可能出现的经济波动。此外,还要注意防止经济下行过程中的逆向收入分配问题,挖掘城乡居民消费潜力。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我国城乡居民收入代际传递机制比较研究”(13AJL006)、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项目“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的收入分配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