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长河红阳 2018-06-12 浏览:
除了那些被大资本包装或者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明星们之外,文艺界众多的不是那么红和出名的实力派演员大部分是清苦的工薪阶层,有些有名气的演员一旦得罪幕后资本大佬从一线滑向二三线,收入就会直线下降,甚至还有各种超乎想象的摧残打击。文艺作品和影视作品质量整体上却每况愈下,烂片频出,只要通过媒体能够忽悠观众们进电影院(哪怕是为了看完去骂),只要能够牟利,只要能够洗钱,总之只要能够获得短期利润,资本不会在乎一切风险和社会成本。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今天这个话题全是老百姓说的话——明星们的偷税漏税。

一、那些年,明星偷税漏税的“豪言壮语”

咱国演戏界、唱歌界的名人在偷税漏税上向来是有胆有识,不缺吃螃蟹者。

1980年代末,有一川籍L姓艺人当着电视台的镜头对着催缴税款的税务局的干部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四川不就出了个我嘛,相煎何急啊。”

上小学的我一下子被震惊了,四川啊,开国元帅都不止一个,怎么到了这个女人嘴里,全四川就出她这样一个厉害人?固然全国都承认她是当时中国演戏界的大姐头,可是这么张扬(狂)也太过了吧?

在她之后不久,有唱歌界M女士也出了偷逃税款的事情,当时她去税务局补缴税款时,电视屏幕上满满的都是人头,那女唱家的脸在人头中只是晃了几下,只看到脸上带着大太阳镜,呲一嘴白牙在人从中挤来挤去夺路而逃。

再后来不久,央视某访谈节目采访一P姓男演员,也是个名头颇大的戏霸,问他对个税怎么看。此演员对着央视记者说了一段话,大意:我们的收入高,现在缴的税也多,那么等我们退休后能享受到的退休待遇是不是也要比其他人高呢?

这么一段话,我琢磨了好几年也不知该怎么对付——固然我觉得是赤裸裸的!之后那个男戏子的电影电视剧我一概不看,哪怕他还在做什么“公益大使”我也觉得是演戏。后来上班了,我说起了这事,当时一个跟班修机工火了:“老子在老山钻猫耳洞时候他那路人在哪儿?他敢上去么?!什么时候打仗不是穷人往上冲,他们呢?!拿着缴税当个讹人的话把子,没把扔到战壕里让听听枪子儿声音!”

这段话是我听到过的哲理最深的话,大牌学者的高头讲章不过如此。

从上述三个例子看,这些演戏界、唱歌界的“大家伙”——戏精对缴纳个税是很有看法的,要么霸气:不交;再么傲然:交,可以,要有日后的优待条件;当然还有谨言不说者,但是,就是不打算主动缴税。我以为,现在偷逃税款的那些“星”们,无论在那个年头都是如此这般心理状态——这些人把自己不当普通人了,把自己看成特权一族了,自己了不得了。所有涉事者的共同心理——我们是人上人!

又后来,有一同事,手拿一张三无报纸让我们传看,而后顺着报纸上某文章观点大发议论:“大陆的歌星就是要和港台歌星比一比,凭什么港台歌星出场费上万,大陆就只能上千?小看人么……”

原来,报纸上说了:大陆歌霸N姓大姐头发飙:出场费和港台的差了几乎十倍,极端地不满(后来的了解,刘德华在1992-1993年的出场费125万,张学友的出场费110万,黎明、郭富城的出场费65万,也难怪大陆的歌霸们不满)。

在那个同事大发议论的半截子时候,我们那老工长插话:“她把出场费定那么高,那她的戏票多钱一张,你看得起么?”

那同事正色纠正:“不是戏票,是演唱会门票。”

老工长:“不管什么吧,你也出徒了,数数你的工资能买得起一张戏票么?”

同事语塞。

无论谁要多高的价钱,羊毛出在羊身上,都在大陆听歌的歌迷身上下刀。这里头既有大陆歌迷对港台“星”们无脑、无理智的盲目执迷,更有港星们压根看不起大陆歌迷的宰羊心态——“人傻钱多”,那么,大陆的歌霸也能凭这个挤兑大陆的歌迷?这算什么道理?!

这些偷逃税款的“星”们,对钱财的执迷就如以上例证。总的讲来,挣钱没够,缴税没门儿!

通过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的这些明星,除了把自己看成了有不上税特权的人上人之外,是否还会用钱财给自己寻找什么保护伞?从1980年代末期开始,三十年了,早就修炼成精了,这一手应该会有的吧?寻常查查管用么?所以,对于税务局介入调查,虽有人配合提供证据,窃以为,也未必就会顺当。一句戏词:“不是猛龙不过江”,那些人既然敢于偷逃税款,寻常手段能奈何得了他们?况且早有行事张扬者蹲了“号子”,兔死狐悲之余能不为自己多打几个洞窟藏身?

二、谁把明星培养成了逃税、洗钱的戏精?

戏精们的偷逃税款,动力何在?利令智昏?当然有。但是,如果没有“人上人”的自我感觉,他们还未必有偷逃税款的胆量。那么,他们咋滴就有了“人上人”意识,和偷逃税款的胆量?窃以为,这是对他们磕头跪拜的人太多了,对他们磕头礼拜的人越多,他们那“人上人”的感觉就越强,做坏事的胆量也就越来越大!

何以对他们磕头礼拜的人会有很多?这可是要费些文字的,一半句话还真说不清楚。不过先要承认,这些戏精是有才艺的,是强于一般人的,这也算他们能“抖”起来的本钱;而且,这些人也的确会“抖”:穿华服,住美厦,坐豪车,前呼后拥有保镖,贴身紧随有“助理”;顺带着还要结交权贵和实力派的土豪。

说这个“抖”字有些不敬,也有些不贴切,更贴切的词语应该是“显摆”,客气的词语应该是“包装”。正因为他们如上的包装,所以引得寻常草民中不少人艳羡,同时,政府对他们这些足以腐蚀民众三观的奢靡做派也不加限制,于是,他们的现状也就成了很多民众们愿意复制的人生目标。再加上民众知道“有钱的甜没钱的苦”,更知道从没钱到有钱是一件普通人很难办到的事情,所以,自然“民意”认为:举凡有钱者,全是不一般的“人上人”。

当然,就算有这样的认识,也未必见得有多少人崇拜他们——那些人的做派中有碍公序良俗者多!但是,任何丑恶未经戳穿都会有人效仿,所以呢,戏精在很多民众心里,渐渐地也就神圣起来了!也就对他们有崇敬的表示了!这个自然瞒不过戏精们,所以他们愈发地抖自己的派头,草民中就有人越发的崇拜,马太效应作祟,戏精自我感觉日渐良好,越来越有人上人的感觉。那么,行事做派里有了前文川籍L姓女戏精的张狂免不了吧?偷税漏税的胆量就会从无到有。钱,是他们维持“人上人”形象的保障,为了钱有什么不能一试的呢?

可以这么讲,他们作奸犯科的胆量既是他们“显摆”出来的,也是被人“惯出来的”,绝非天生的。这是当下拜金主义猖獗、物欲横流的畸变的大环境促成的——畸变的社会对不该过分崇敬的人发了疯式的抬举崇拜,所以造就了这些胆大妄为之辈!

不得不说我们的一些资本控制或者资本化的媒体也是些无良货色,戏精的“显摆”,很是吸睛,也引得一众草民对他们跪拜,人为地造了神。而无良媒体也愿意对吸睛的话题和百姓盲目的崇拜“顺势而为”,把戏精的地位抬升现象做疯狂地炒作给自己报刊的影响力加分,吸引很多的跪拜者追捧自己炒作编造的“造富神话”。于是他们对戏精的吹捧也越来越卖力;进一步地,戏精们对媒体也越来越合作,互有借助名利双收的事情,不做,为啥?最后,戏精在媒体的吹捧中,笑纳他人敬送的帽子,升格为“明星”。都升格成明星了,那么,偷逃税款的事情,也就免不了做一做,咱有那个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谁人能奈我何?

也许还真有人认为那些演员、歌手的出人头地,升格为“星”乃是凭着自己的能耐而并非包装。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们仔细注意一下,现在最被人们光顾的网络上,除了他们的“作品”,还有很多他们的“八卦”同样吸睛,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倘若去掉了那么多的“八卦”只留下他们的“作品”,没有了对他们的奢华富足的生活“常态”的炒作图片和文字夸大,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的形象,“人上人”的形象还有那么强烈么?会不会逊色很多?最起码,把所有影视颁奖会上那些红地毯都撤了,把搔首弄姿的镜头去了,把他们的豪车、华服的照片撤了,你看看他们一年之后在人们的印象里还是那么“高端”么?

固然有些演员和歌手是靠着实力出名,但是这样的“星”们大部分都是1980年代后半期-1990年代前半期的那一拨子老“星”,赶上了“走穴”的风潮,凭着不辞辛苦连轴转地在全国各地“走穴”挣钱,那些人还真是有些真实的“艺业”,然而,“俱往矣”!

现在更多的“星”靠的是上文所说的“包装”,二十出头就有了很大的名头和“成就”。这,真是他们的能耐?非也!那是背后实力资本的精心打造!“名师”、“名导”、“名编剧”、“名经纪”、大“演艺公司”、大“传媒”……再往深了挖,还有神秘资金,低调金主……离了这些因素,在1990年代末到现在,只靠实力出名实在是太难。而且,金主们的资金要求迅速出“业绩”,打造的“星星”要早成名,所以,在精心操作下一个个的出位丑戏一幕幕的上演,只为出名,哪怕是顶风臭八百里的臭名,也要让它“逆风飞扬”。这其中有“星”们的自我炒作,也有背后资金的精心安排。现在的戏精们的盘踞之地——演艺界,早出名的“星星”就像是外国来中国代工的国际品牌,一开始有人打牌子凭些真能耐,等到出了名,真正的底料就没多少了,演技、唱功不长进,全凭着N多的“八卦”撑场面;而现在新晋的这个肉、那个花,那就全凭着这些不上路的烂做作吸引眼球,顺带着展示人上人的奢华的生活“常态”,把他们打扮成“人上人”式的成功者。而成功者的“作品”哪有不“精品”的?这同样是个“马太效应”,逆向推演的“马太效应”——吃老本!瞅瞅某“爷”打造的高科技空战片,硬伤斑斑惨不忍睹!这就是明星“精品”的功力。更可以作证明的是“鲜肉”、“小花”,僵尸脸一以贯之,杏眼一瞪从头到尾,这是演技?

且不说什么演技了,年纪小小还没有遍尝人生多少悲喜就能演好戏?就能拿8位数的工钱?老实讲,戏精,演什么要像什么,某名角演工人,一伸手就知道连活扳手都不会拿!世上有这样的工人么?只看那三五秒钟,这部戏不看也罢!演戏该有的体验生活这一关现在的戏精们有几个愿意下功的?不下这个功夫能演好戏?问题是,现在的戏精就不愿以下这功夫!太酷了!那么,演什么像什么这一步就做不到,更别说演什么是什么的境界。为了维持“地位”,那就另外想办法,用“抖”的法子显摆阔绰、奢华、奢侈给人看,把“马太效应”逆向推演证明他们是出精品的“人上人”。

所以说,和早先的真艺术家相比,现在戏精的出人头地与演技无关,只和包装、“抖”、“显摆”有关系。而他们人上人的“人设”只是个“财富效应”让人眼前发亮,与演戏无关的。至于说“歌霸”,若干的假唱够不够说明?有本事在吵杂的酒馆里用一把木吉他伴奏唱出个调调来?

用“抖”,用炫富的方式维持一些明星人上人的定位,那么,随之而来的片约指望他们抬高影视剧的身价;紧跟着的广告、代言指望他们树立大品牌形象。钱呢,滚滚而来,这又是一个马太效应。钱,对明星们很重要,为了钱,尤其是到手的钱最大程度的留在自己手里,不做些什么不可能吧?所以才有了偷税漏税。

一些明星们的演技高下可以让他们演个看门的保安,或者骑三轮收废品的角色让看看,菜场卖肉、卖菜的贩子也算。那可是人人都能天天接触的,演技高下只看那路角色,可是,明星们愿意演那个么?人们现在常夸老戏骨,那是因为老戏骨大多经历得多,人生经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会做人,没有把自己捧得虚高,知道打磨演技,因为他们了解演技是演员的核心竞争力。

那么多鲜肉在演技上是个白丁,不过这倒难不住背后的资本为他们量身定做:酷靓白领、霸道总裁、政府高官,富商巨贾,干掉一切对手的谈判官、律师……甚至于皇上贵妃、中堂王爷,狐仙狗怪道祖菩萨什么的,反正都是些民众们没见过的“传说人物”,演得像不像无所谓,关键是优越感,要的就是王子和公主的那般不接地气。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是百姓不可能接触到的“传说人物”,和鬼没两样!拍出来的是鬼片!

古人论画:画人难?画鬼难?

答曰:画人难,画鬼易。

何以见得?

答曰:人,谁没见过?像不像好分辨;鬼,谁见过,还不是画鬼的自己胡来?

数不清的电影电视里鬼气森森妖气冲天!反正怎么能糊弄草民的钱花怎么来!我等草民应该追捧这路“星”?

文艺界和影视圈洗钱黑幕及某些顶级明星天价片酬的乱象,折射了整个社会的变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文艺界和影视圈的财富分配方式,是受生产领域分配方式所影响的。

在《西游记》拍摄的80年代,整个社会还处在计划经济时代,那些老艺术家和一线演员们,虽然有全国庞大的观众群体,但是整个影视的生产逻辑仍然按照“为人民服务”的方式进行,《西游记》的演员们如六小龄童之类所获得报酬,和当时一个普通工人的差距并没有天壤之别。正如当时的房子,大体属于公有制和福利性质。《西游记》等影视作品,包括前三十年的《地道战》、《地雷战》、《闪闪红星》之类,都不是牟利的商品和工具,而是为人民服务的艺术产品,很长一段时期,观众观赏影视作品是免费的,绝大部分影视演员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国家给予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方面的保障,和其他工人阶级一样。在文艺市场资本化之前,中国的文艺作品,无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动画片(曾经一度领先于日本),都是高质量的,在全世界都占有一席之地。

上世纪90年代尤其是后期以来,整个社会财富分配两极分化了。首先市场化和私有化的是物质生产资料。随后是整个社会的各个行业,包括文艺领域。一个新生的非法暴富的资产阶级产生了。在房地产领域,全中国几乎每个人都必须拿出巨额财富来买房子,房地产寡头收割了一代人的青春,夺走了整个国家发展高新技术的宝贵资金。和房地产一样,电影、电视剧、字画等一切文艺产品都资本化了。电影和电视剧也几乎变成了大众消费品,影视行业涌入了巨量的资本和社会财富。自由竞争仅仅是昙花一现,寡头垄断或者寡头竞争才是市场经济的常态,少数居于寡头地位的巨型影视公司及其力捧的艺人们,通过联合大众传媒和网络媒体,控制了整个社会的舆论和审美导向,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大众们的审美取向,就像那些房地产富豪们一样,他们成了这个行业的垄断者,也必然获得非常离谱的利润和剩余价值。

除了那些被大资本包装或者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明星们之外,文艺界众多的不是那么红和出名的实力派演员大部分是清苦的工薪阶层,有些有名气的演员一旦得罪幕后资本大佬从一线滑向二三线,收入就会直线下降,甚至还有各种超乎想象的摧残打击。文艺作品和影视作品质量整体上却每况愈下,烂片频出,只要通过媒体能够忽悠观众们进电影院(哪怕是为了看完去骂),只要能够牟利,只要能够洗钱,总之只要能够获得短期利润,资本不会在乎一切风险和社会成本。

三、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共产党有哪些治理文艺领域的法宝

说到底,影视剧为谁拍?当然是为人拍的,给人看的,这个人当然是最广大的百姓看的。毛泽东主席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就说的极明白了:

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的?这个问题,本来是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列宁所早已解决了的。列宁还在一九○五年就已着重指出过,我们的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

不过毛泽东主席还是着重说了以下的话进一步细化解释上面的原则:

【在我们各个抗日根据地从事文学艺术工作的同志中,这个问题似乎是已经解决了,不需要再讲的了。其实不然。很多同志对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明确的解决。因此,在他们的情绪中,在他们的作品中,在他们的行动中,在他们对于文艺方针问题的意见中,就不免或多或少地发生和群众的需要不相符合,和实际斗争的需要不相符合的情形。】

话里的用语是在抗战为大背景的语境下说的。但是,内中的核心抽离出来放在当下“妖气冲天”的影视剧现实中仍有有绳规作用,一样有指导意义——必须研究现实中的老百姓的所知所想所盼,反应其中美好的,鞭挞其中丑恶的!而不是杜撰什么狐仙鬼怪官场倾轧白领小资之类的“鬼故事”。

毛泽东主席的讲话在近70年后有了响亮的回响,2014年10月15日,我们现在的当家人习近平主席也重提文艺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为什么重提?就是针对当下文艺圈圈里的“鬼气冲天”的:

【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

最近对网络低俗的整治,国家广电总局提出对艺人的“四个坚决不用”标准出台是随便说说的么?是不痛不痒的毛毛雨么?

可是,积重难返,很多的“星星”们的恶癖早已深入骨髓,尤其是对金钱的不择手段地追逐更是常人不可理解的: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

鲁迅先生的《故乡》里,豆腐西施偷了手套还说了这么一句酸话。其实呢,形容戏精很恰当。看着所谓的“明星”们有钱,其实这帮人嗜财如命远胜于草民,否则,怎么会偷逃税款不惧坐牢?

话说回来,谁会嫌钱多?于是呢,成为明星也就成了一条拥挤不堪的追富、致富的门道,这个门道上的拥挤程度,每年的大学级别的艺考图片可见。那个场面网络上用“火爆”形容,毫不夸张。在这条路上,被挤下悬崖的是绝大多数,只有极少数能登顶。而这样的淘汰与获胜的过程本身就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式的“向上爬”的图式。那么,艺考的成功者在进某些院校的之后,自然就有了人上人的优越感,日后再把握了更上层楼的机会,那么,人上人就又多了一个。也就又多了一个被人学习的“楷模”。这样的故事年年会有,这样的故事也足以引导世风。

其实呢,那些新晋的艺考成功者,对于已经“功成名就”的前辈来讲,何尝不是金字塔的庞大塔基,支撑着塔顶数量不多的某“爷”们的声望与地位?而且,新晋的艺考者们,里头肯定有将来的什么“爷”,可不能慢待啊!这些艺考进阶者们也会有不低的社会评价和崇拜高度。一个行当,想挤进来的人越多,这个行当就越兴旺,塔顶的人物也就自我感觉越“良好”,人上人的感觉也就越强烈,“爷”们也就越多。

除了正规科班式的艺考路子可以通向追富、求富的明星路,还有一条野路子同样“引人入胜”——传媒机构举办的“海选”。这个路子“造星”的凶猛程度比正规科班艺考更厉害。科班艺考有若干实打实的科目标准过筛子,可是这路“海选”野路子,门槛绝对要低于科班,因为就是面向民间么。相信,很多科班艺考的落榜者在这里头会再跳“龙门”,而且,很多艺考不够门槛的想要试运气者更多。还有禀赋平平者也高看自己好几等,也要试运气。这路“海选”明星的节目,把明星与草民的距离拉的很近很近,就像美梦被闹铃吵醒到吃早饭的时间点一样地接近。这样,追星路上挤来挤去的人更多。固然这是选未来的“歌霸”的,但是,现在的歌霸与戏精的界限似乎越来越模糊了。对戏精界也是个促进和助力。

还是那句话,一个行当想挤进来的人越多,这个行当也就越兴旺,行当塔顶的人物也就自我感觉越高级,人上人的感觉也就越强烈,敢于办坏事的胆量也就越大。

这是个畸变的社会,被畸变的世风扭曲之后,出现了对戏精们变态式的追捧,也壮了他们作奸犯科的胆量!

海选明星,考虑做人的德行了么?这个指标能不能做筛子呢?想想某年某台歌手选秀,除了每个人身世凄惨的故事外,出来的花边新闻又是吸毒,又是同性恋,或者干脆是男女绯闻。艺德何在?

再问一句:海选明星,考虑做人的德行了么?这个指标能不能做筛子呢?做了筛子了么?!没这个筛子,成名之后的“星”们,不一定在做什么坏事!“偷税漏税”?小菜了!

对于很多“星星”们的德行有亏,我们的当家人习近平主席也有含蓄的劝告:

【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

“星星”们日后该怎么做,有标准哦,不能胡来了!不过,走“星”路发大财似乎也深入很多人的骨髓了。这要有好的榜样做正确的引导,可是现实的光景并不“河蟹”。

我相信一个真理:“只有不想当元帅的炊事班长才不会把饭烧糊了。”

术业有专攻,中国绝大多数普通人的精力有限,天分有限,一门心思干自己手头的工作还未必做得尽善尽美,现在被“荧光马路”鼓捣得成天练习“一边说,一边哭”的成功感言,能干好自己的本职分内工作么?中国15亿人,是要有几个娱乐明星装点闲暇时间,可是,那些星的数量可不能多了,更不能把成名做星当成了世风常态!中央级别的大家伙,是引导健康世风,树立公序良俗的火车头,可不是和地方商业电视台争抢广告费、流量、收视率的低层级的商业竞争对手!

倘若说上“马路”的人都是自娱娱人也罢,可是冲着这个目的有几人?想着海选成“星”难道寥寥无几?恐怕实情相反吧?中国现在的“星”既多也少,多的是唯利是图、没有道德底线的无良之辈,少的是德艺双馨的真有社会责任心的艺术家!看看目下曝光的偷逃税款可知,看看吸毒入狱可知,看看乱搞男女关系可知,看看为低俗文化站街助阵可知,看看脱下军装戏服高举十字架可知,看看在股市里释放假消息坑骗股民可知,看看骗捐诈捐可知,看看挣中国钱却揣着外国户口本可知,看看挣着中国钱却对灯塔国磕头捣蒜可知,看看和台独勾肩搭背可知,看看身穿日本军旗服可知!这样的“星”是什么星?是灾星!不妨统计一下这些灾星们科班出身者有多少,海选成名者又有多少,很难办到么?

艺术家和寻常“星”们的区别在哪里?想了又想,应该先明白目下的“星”字是从哪里来的货色,是中国本土原创的概念?还是外来的玩意儿?搜求记忆,翻找旧杂志,终于明白,艺术家各国都有原生典范。这些人谨守做人的本分,为人也好,执业也罢,绝不在做人底线之外随波逐流追腥逐臭!从不脱离、远离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最根本的精神底色,从不损害这个国家与民族的利益,更与国家利益同进退!抽象么?那就举例子:常香玉。为什么?不解释,可以查查“常香玉”号战斗机么!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怎么看那一众的大小的逃税“星星”都像垃圾……

中国的“星”,找来找去,只能找到不少西洋特色外来的源头。在外国,这路人纵使不是五毒俱全,那也是形象堪忧!那么,循着洋人的造星套路造出来的大“星”、小“星”,想要出污泥而不染,似乎不要抱太大指望,当然,我并不否认有“清荷”式的好样的,怎奈,一个大院子里声音响度最大的类型是鸡鸣狗叫驴鸣马嘶,那么我怀疑里头没住人没错吧?

那么,在洋人造星套路进中国之前,中国的艺人们是什么样的状况?这个很好知道——演员,国家设立的各种文艺团体中的公职人员——演员,是一个蛮受人追捧尊敬的行业的从业人员哩。尽管当时工农兵是国家的主体,但是演员的社会地位和收入都处于社会中上层。国家待这帮人不薄!那么,再前推一步,新中国成立之前,这些演艺从业人员又是什么状态?这个……

可以看看《霸王别姬》么。里头有台词:

【(妓女拉着儿子对戏班老板)您只要收下他,怎么着都成(倒身下拜,戏班老板赶紧作势搀扶)别别别,都是下九流……】

这是一个戏班班头对一个送子学艺的妓女说的话。这就是现在大小“星星”们的祖辈啊!下九流啊!谁怀疑这个电影是说了假话的?来,站出来找证据?

当然,类似的文艺作品还有侯宝林、郭启儒两位相声大师的相声《改行》。皇上死了,100天里不许娱乐、弹唱,所以呢,当时的娱乐界艺人为了谋生只好改行:卖菜的、熬稀粥卖早点的、卖西瓜的等等等等。而且,这还是晚清京城很有名的京剧名角呢!可以推想,若干名头不大的平平之辈能有什么好的状态?

现在的“星星”们很不错了,干什么要作死要偷逃税款呢?

一句要紧的话:造星之前,设定了德行这个考试科目了么?

“星星”们演什么戏,总逃不过身后倚重的“演艺公司”,总要被“名导”、“名编剧”支使,总要服从更深背景的大资本家的操纵。也正是这帮人,在偷逃税款上比“星星”更“万恶”!请看这个文章: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文章里说得明白:

【由于大力度的税收优惠而吸引过来的影视公司,不仅未给当地带来经济的快速增长,反而借由优惠政策转移大量盈利,使得税收流失严重。据当地税务部门的统计显示,每年至少有200家企业各自向霍尔果斯注册的子公司转移2000万元以上利润,这意味仅一年时间,霍尔果斯一地就有40亿税收流失。】

这可比“某爷”们的阴阳合同“大气”得多。

【尽管没有任何生产经营活动,但共有2118家企业利润占营业收入比重超过50%以上的公司。这部分企业中,影视文化类企业占据多数。】

“贺岁王”F导的东家是不是也在其中?

【从霍尔果斯口岸出去,一步就能到达哈萨克斯坦境内。在这个常住人口仅8.7万不起眼的边陲小城,不懂汉语的当地居民比比皆是。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异域风景浓厚、经济不发达的地方,2017年新登记注册各类市场主体14472户、注册资本(金)201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高达341.6%、288%。
这其中,影视类、文化类企业增长迅速。据不完全统计,从2011年至今,来自内地的影视文化类企业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多达1600多家。而在2017年4月,还仅有600余家影视公司,一年间增长了1000多家。
范冰冰、黄晓明、杨幂、吴秀波等许多明星都纷纷在霍尔果斯注册自己的公司,就连冯小刚、赵本山也都有好几个影视公司。除明星的公司外,国内主流的电影公司也有超过大半在霍尔果斯注册了分公司或子公司。如光线、华谊、博纳、乐视、嘉映、华策、欢瑞世纪、耀莱、和力辰光、大盛国际、喜天、和和、银润、联瑞等,总数超过600家。】

看,“某爷”自己也开公司了,也在这个避税天堂逮便宜了!“贺岁王”F导和他的东家也在这里开公司避税;“小品王”Z也在这里哦。这个阵仗,比“阴阳合同”霸气多了。那么,是“阴阳合同”的智慧触动了这么多的避税公司来这里,还是这些公司的大智慧点拨出了“阴阳合同”?也许是鸡生蛋蛋生鸡吧。

看到这些名单和勾当,想起了常香玉先生捐飞机,那才是艺术家的风范!富贵不忘国!人虽不上战场,但是以捐飞机的方式与志愿军战士共赴国难!这就是艺术家!艺术家是要与国运休戚与共的!而不是唯利是图做蛀虫的!德行,在这些“星星”们那里,在这些造星公司那里,是没有的!

窃以为,如果没这个德行科目,那么,造出来的“星”,偷逃税款算什么,不当叛国间谍是好的!

目下的中国“星”们是那么的无德无行,但是还绝对少不了捧臭脚的!看看我的浏览器页面上是什么: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看看搜索栏里的浅色文字。非法持枪在外国被法办了,要么服罪,再么就打官司么,打成什么样的干我鸟事,让他在美国显能耐去!有必要让中国人万众关注么?!但是呢,设计这个页面的网站还就是要推送这个破烂,你看看呗,看看么……

当然,我还忘不了一个人: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现在的网络热搜上谁给这个明星留了位置?!别看人走了,啥时候都是中国人的脸面!不夸张地讲:在善良助弱这个方面,中国人就凭这样的人撑面子呢!可是现在,哪个媒体还记得这个明星?!那些偷税漏税货色能往台面上提么?!

捐款做善人的“星”也不是没有,可是在偷逃税款上,干净么?那等着税务部门查吧。但愿是我多疑看走了眼,说错了话。

我怀疑如上炒作不良信息的网站是不是要我们向绑票的学习?!我还怀疑,中国现在的戏精的主流思想是不是都被不良货色们“一统”。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