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死三千万”、蒋经国基金会与谣言生产传播集散地香港

长河红阳 2018-06-08 浏览:
香港有那么一股势力,唯恐被大陆“变色”,所以,尽量对大陆设置“防火墙”!“防火墙”的墙基之一就是所谓香港“法治”。宁可让外国人在司法系统里占主流来保持香港的“特色”。这是什么?这是对大陆的敌意与疏离么!这样的敌意下,能出现“港独”不奇怪。而香港的这种“特情”,不仅仅在政治上生造出“港独”,而且,对香港的经济也要制造影响,使大陆对香港善意输送利益的惠港之举受影响。
【他很会申请研究经费,前后获100万英镑】

就这么个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专心于学术的学者,倒象是一个拿人钱财替人说话的写手。蒋经国基金会给了冯客多少钱唆使他写那本攻击新中国的书,这个数字实在不好找,虽有文章称,冯客得到蒋经国基金100万美元的赞助,可是,我以为,孙隆基先生的话更可信一点,这个冯客的“卖文”所得,不会有那么多。蒋经国基金会网站公布的公开信息是,2008年,这本书的获赠蒋经国基金的金额/卖文“预售价”:59000美元。以下是截图:

“饿死三千万”、蒋经国基金会与谣言生产传播集散地香港

图片中的第三项:

【3. Frank Dikötter及周遜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K)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Great Famine in China, 1959-61” (grant amount: US$59,000; grant period: 2.5 years)】

就指这本书的卖价。页面翻译之后是这样:

“饿死三千万”、蒋经国基金会与谣言生产传播集散地香港

这位弗兰克·迪克特就是那位荷兰学者冯客。

此人长相如下:

“饿死三千万”、蒋经国基金会与谣言生产传播集散地香港

一个是唯利是图一门心思“找钱”花,一个是一门心思反共找枪手,两下里一凑,瘸驴拉破磨,配搭得挺好。

还有这个塞缪尔·约翰逊奖的资金来源也很耐人琢磨,据网媒报道:

【资金由一位匿名人士捐赠。】

如此乐施好善的大善人为谁?而这奖项的命名人塞缪尔·约翰逊,乃是18世纪初英国一写手,名头在英国不小。这个奖项也必是英国人设立。设立时间1999年,正是1997年英国人痛失香港之后不久。而冯客的这本书之所以能获奖,恐怕就是因为在描述“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中国的凄惨状况创下了纪录——死亡4500万人,比之前,所有“研究”给出的数字都大。

所有的信息凑在一起,这本书作为一杆投向中共的锐利的标枪的属性自无疑问。这本书的获奖,既不讲理,也很有些“道理”。

到底那个“三年”中国饿死了多少人,经过我国学者孙经先、杨松林先生等人的研究,全是无耻的谎言!而作为《墓碑》的作者杨继绳先生,对孙经先先生的质疑根本拿不出站得住脚的解释与反击,这个“饿死三千万”…………

从上述文字看这样一个事实:从1982年起外国人下嘴乱咬,某些中国人又跟着众口一词——用千万以上的饿死人数帮着外国人把新中国和共产党吊打。以上举例的两本书只是其中荣誉颇高的两本。看起来,这个“饿死三千万”的话题就是一块“唐僧肉”,无论哪一路妖孽都想在上面下嘴咬下大大的一口,似乎要在历史上留名——打倒红色中国我也是出了力的?问题是谎言经得住正义者的认真考量么?

进一步的发现,这两本书都和香港有些钩挂:

杨继绳的《墓碑》由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出版,冯客先生接收蒋经国基金会的5.9万美元写《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时正在香港大学上班做教师,这本书也在香港出版——香港新世纪出版社。两个人的一身“载誉”,都和香港有勾扯,这个香港是不是有些不一样?是不是?

2011年杨继绳曾这样介绍:

【我是二零零七年认识冯客的。那时我在香港中文大学访问,主要是利用那里的各种方志,对《墓碑》的书稿作最后的校正。大概是二零零七年的五月间的一天,经上海交大曹树基教授引见,冯客到香港中文大学找到了我。我向他介绍了我的研究成果。他说:「你研究怎么死的,我是研究怎么活下来的。」我觉得他的研究角度很新颖。我们还就死亡人数问题进行了讨论,我说三千六百万只是一个概数,想找到精确的数字是不可能的。后来我在一次午餐演讲会上就中国大饥荒问题作了一次专题演讲,我记得冯客先生也来听了。】

可见,香港成了杨继绳与冯客们交流、创造、研讨与传播“饿死三千万谣言”的大本营和主阵地。

而作为冯客的助手和冯客一起接受蒋经国基金会资助,以学术研究和调查采访为名进行“饿死三千万”造谣活动的周逊,同时也是香港大学历史助理教授。

据“大河网”《独立思考者杨继绳:打捞大饥荒记忆》,杨继绳先生的爹就是在大饥荒里饿死的,又:

【他用了差不多十年时间,走了十几个省,收集了上千万字的资料,访了上百位当事人,记了十多本当事人的谈话记录,追溯的是半个世纪前的三五年间,中国人饿肚皮的往事。】

按着文章记述来讲,这本《墓碑》主要内容之一是当事人的“口述史”一类。那么,同样是“饿死三千万”,杨先生的大作自然也就有更加权威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