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义和团"成为铁帽子——“文为时而做”,贬低义和团有用心

长河红阳 2018-06-03 浏览:
窃以为,对义和团的破口大骂,实际上就是中国的高级文痞们在忠实践履“文为时而做”的古训,讲古说史的文章其实用意就在今天!贬低义和团的“愚昧”无非是想说,因为电报、火车很先进,那么,为了这些洋人先进的玩意儿在中国安家落户,中国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应该的,至于说这些东西为谁掌握,为谁的利益服务发挥作用,这个是不用考虑的,当然,任何损及中国人/中国的利益的勾当,我们都是不能去计较的!为了先进的西方玩意儿能进中国,中国的利益是可以不去维护的,中国人是应该忍受任何磨难的。否则,就是义和团!人人得而骂之!看得见的物质文明应该这样,在思想层面的意识形态也应该这样。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当

上学时,免不了看看历史教科书之外的某些历史书,看看,那些书里对教科书里的事件的看法,因为我早知道,教科书之外,对同一历史事件还有不同的声音。如对义和团的各样发声。

最早看到的不同声音是柏杨的书。里头出现频率极高的一个词就是“义和团(人士)”。在这老汉的语境里,那意味着守旧、盲目排外,愚昧,甚至于愚蠢。在他的书里,这个“义和团(人士)”虽然乃是一种指代、指称,可是其中的不客气是明显。但是,出了校门有了工作,也能花钱买书、杂志看了,不少文章对“义和团”的看法就变得激烈起来,不仅仅是柏杨书里的守旧、盲目排外等等,还也举出若干“血淋淋”的事件指认为对外来先进文明的戕害云云……

联系到其他一些事件的评论:如对太平天国的苛责,给人一种印象:共产党的教科书里夸什么,教科书外就猛批什么;共产党的教科书里赞扬什么,校门外的“严谨学术”文章就贬低什么,1990年代的我也不知道是该服膺“学术”呢(毕竟发声的是些有高级的学者么)还是该象答题过考一样为那些敢于围攻洋鬼子的中国农民双手竖大拇指?因为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外来的鬼子没好人!卖战斗机给台湾、炸我们大使馆……怎么说这些勾当和100年前没两样,当时祸害中国人,现在依然祸害中国人,鬼子们自始至终都不是好人!所以敢围攻鬼子的都是好样的!可是那些高级写手的文章后边注脚密密麻麻,你不信?这光景一直到挂网线上电脑——原来电脑上更有人大呼曰:“美军来了我带路!”跟着带路党的帖子追查下去,他们一样的叱骂义和团。这么说来1990年看到的,和后来网络上看到的这两伙人都是胡兰成们?于是,自觉站队跑到某处朝贬低义和团的人扔砖吐口水。当然,那些人气壮如牛:义和团扒火车道、刨电报线路的电线杆子!

认真的讲,刨电线杆子破坏电报传输那可不是义和团的专利,这个“知识产权”在上海老百姓那里。1865年,英国利富洋行在上海浦东到黄浦江口之间私自建成一条21公里长的电报线路。当时的上海官民敢怒不敢言——这是租界之外!可是,洋人么,谁敢惹?但是,遇上了晚清官场一条硬汉,也是洋务运动的一员猛将——丁日昌——苏淞太道主官,洋人玩不转了。他刚上任就发现英国人的猫腻,硬是发动百姓把那条英国人建成的电报线路的线杆子都给刨了。他发动百姓的手法是先造舆论——电报线路吸人魂魄,坏人风水!百姓自然一起动手毁了那条洋人私自架设的电报线路。

贬低义和团的文章里,无不以这样的“吸人魂魄,坏人风水”指认为义和团刨电线杆子的愚昧动机,其实呢,这样的愚昧动机乃是满清官员制造,义和团不过是把南边来的这路谣言当回事罢了。真要贬低,该落在谁身上?

丁日昌不是脑袋冬烘之辈,他用这样的谣言发动群众坏了英国人的好事,用心端正——首先就是要让英国人尊重中国的主权!在中国土地上办什么事要让中国人知道,同意!第二:

【有原则地允许他们设置埠内专线,但决不允许他们把埠内专线与国际电报海线相连接】

作为洋务运动的一员猛将,他限制洋人在中国发展电报事业,但是却竭力为发展中国的电报事业殚精竭虑:1875年,在他的力推下,中国第一条电报专线在台湾建成使用,这条电报专线分两个支线:从台南府城到安平镇海口;从台南府城到旗后(高雄)。

话说满清的洋务运动也算是一场“改革开放”,那么怎样的“改革开放”才最利于中国的利益?崇洋(技术)不媚外(民族利益、国家利益至上)的丁日昌的经验足可借鉴——尽力限制洋人在中国开展的有利于他们/本国的活动,竭力催进中国利用外来先进技术做大做强中国。

至于说后来义和团刨线杆子的动机——破坏风水,极可能是从南边那次事件中来的,那是诚可痛心的事情——丁日昌的发动群众的那些说辞仅仅是权宜之计,针对洋人的应急之策。这样的不堪之词应该及早予以解释说明。因为,在稍后的1879年,清廷就正式架设电报线路,享受到了利用电报传输信息的快捷好处了;更而且在之后不久——1883年,卖国成性的清廷就充分体味到了电报遥控前方战事(1883年中法战争)的便利,把一场大胜法国殖民者的中法战争生生掣肘成了败仗,好求得一时苟安。既然清廷已经体会到了电报的种种好处,当时清廷就该向百姓说明架设电报线路的大好处,破除百姓心中的执迷与愚昧,破除对电报的恐惧迷信。这是政府应有的教化职能么!清廷并没这么做,官方在用,百姓依旧迷信排斥电报!其实,这样的上下层的分离与疏离正是满清惯用的愚民治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历代统治者都会,满清尤其擅长)!在这样的迷信之下,义和团盲目排外的所谓“愚昧”也决不可避免,刨电线杆子也就绝对应该!这样的祸根仅在于满清朝廷,什么时候轮得到义和团来背黑锅?!可是,遗老遗少们和居心叵测的洋人们最后写在史书上的黑文字成了现在无耻攻击义和团的把柄,那些文章的写手和网络上的文痞们还真是无知又愚昧。

再说扒铁路,义和团对阵八国联军时候是扒过铁路。这算愚昧么?当然不算!那是一种作战的手段!什么手段?

破交——破坏交通线。因为当时的八国联军从天津杀向北京的时候,就是乘坐火车。扒掉了铁道线,就是在迟滞敌人的进攻。作为一种作战手段,无可厚非!而且,就军事史上来讲,破交——破坏交通线是一种很堂皇,也是一种很高大上的作战模式——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无限制潜艇战就是针对英国的超强海运能力的摧毁战;太平洋战争里,美国潜艇部队对日本海运船队的攻击也是破交战,它能让日本从南洋掠夺的战略物资大部分沉入海底到不了日本,直接绞杀日本的作战潜力。

以上都是咱国“军迷”公认的破交经典战例,然而说到了义和团的破交战,却嗤之以鼻,原因?无非最后惨败,无非没有战舰横冲直撞,无非没有威力霸道的炮弹鱼雷爆炸的冲天火光和巨大的水柱,这个破交战也就湮没无闻。义和团的惨败,原因只在于清军的腐烂怯战与慈禧大耍两面派流氓手段暗中纵敌!义和团扒铁道的“破交”战的真实归类湮没无闻,还有现在人的崇洋媚外,如同电影《甲方乙方》里那个病态军迷——把自己当成了巴顿,坐在吉普车上牛逼哄哄!似乎,痴迷军事就应该是对外国的兵痞们五体投地?

在中国人自己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贯通运营之前,在中国土地上的铁路全是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用枪炮威压下筑成的。而且,为了在中国修筑铁路,这些帝国主义国家还明争暗夺。何以至此?当时的日本《朝日新闻》这样说道:

【铁路所布,即权力所及。凡其他之兵权、商权、矿权、交通权,左之右之,存之亡之,操纵于铁路两轨,莫敢谁何。故夫铁道者,犹人之血管机关也,死生存之系之。有铁路权,即有一切权。有一切权,则凡其地官吏,皆吾颐使之奴,其地人民,皆我俎上之肉。】

帝国主义国家的铁路修在哪里,保护铁路的“护路权”就出现在哪里,帝国主义国家的军队也就出现在哪里,帝国主义国家的商业资本也就在那里安营扎寨,中国人的血汗就被吞吃到哪里!铁路的延伸实际上就是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延伸势力范围的中轴。借由这个中轴,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国中之国”就建立起来了。铁路两旁沿线的土地、矿藏实际上都是洋人的,有哪一分是中国的?资本输出、倾销商品,中国自有的小农经济和薄弱的资本主义经济都被摧垮,那些铁路带给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农民的都是苦难史与血泪史。对中国人、中国有半点好处么?中国人/农民对它们恨之入骨,遑论把它当做一个有用的新知来接受学习?按着道理,洋人利用铁路对中国敲骨吸髓都是满清政府要用权威和军队予以打击驱逐的,可是,满清政府敢么?!

既然官府不敢,那么,中国的百姓就要想自己的法子利用自己认为合适的时机来“翻盘”——扒铁道;再遇上手腕阴毒的慈禧利用这股民间对洋人的怒火,那么,百姓组织义和团用自己的方式对洋人的“洋物”搞破坏那是理所当然!应该的!必须的!中国农民为主体的义和团对帝国主义修筑在中国土地上的铁路的拒斥与排斥再正常不过!在战争中,地方的东西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毁了它!比比皆是的焚烧敌人粮草辎重的战例再清楚不过的说明了这个道理!须知,义和团扒铁路的时候,正是他们与洋人进行战争的时候,扒洋人的铁路很应该!很必要!因为它在中国的作用和后来鬼子修的炮楼没区别。扒就扒了,毁就毁了,这和烧了鬼子的炮楼一个道理!

倘若满清政府能驱逐了洋人,把洋人的铁路夺取为中国人所用,还会有扒铁路的事情么?可是清廷敢么?

一切的祸根都在于满清对帝国主义国家的怯懦!

遗老遗少的历史文字描述中表现出来的是义和团的愚昧,实际上的根子是满清政府不作为!该骂的是满清!可是现在看多了历史材料有后见之明的“柿油党”们最后把义和团推出来背锅,还忘不了涂脂抹粉装扮成窦娥给百年前的洋人喊冤枉,你们真恶心!没有百年前身临其境经受苦难的体验,在现在的电脑前、书桌边就敢抹黑贬低义和团“愚昧”?!高级的文痞和网络上的键盘土匪就和水盆里的豆芽菜一样,三天两天就能长二寸来高,其实呢,你们有根么?!

不把所有的祸根——满清政府拎出来吊打,反而对着无辜百姓狂吠,身上有股遗老遗少的臭秽!看来,共和时代百年了:中国还是很有些人是想做前清的子民的,比如奇文《重视社会建设中的改革与重建》:

【再往前说改良与重建,大清延续了君主封建统治二千多年,是通过君主立宪改良中国,还是通过革命重建中国?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时,人们谈得最多的是,改良与革命赛跑,最后,革命跑过了改良,从辛亥革命到共产革命,再到后面的“文化大革命”,改良没有成为中国百年主题,而革命,却成为主题。革命带来了什么呢?革命本是不可持续的,但令人吊诡的是,中国百年革命,却持续进行,一种革命失败了,另一种被命名的新革命开始了】

文字里虽用设问口气提领全段文字,但是很清楚的表示,革命手段推翻满清未必好,继续满清搞个君主立宪也不见得差。你要说这不是康有为之类遗老遗少的口气,谁会相信呢?然而,这位写文章的写手的脑筋还未必全是遗老遗少的一身臭秽,还有别的东西:因为他的文章重在为什么不用“改良”改变中国?他的要紧处在“改良”上,而最近多少年里,如这般大呼“改良”质疑革命的声音还有很多,可不是他“一家之言”。借由诋毁义和团来质疑革命的文章很多,只是图刷屏方便才用这个文章。

这篇文章只从这段话里,能看到的不仅仅是对革命的质疑,和重回帝制时代的的向往,更多的是所谓的“对比出真知”,用革命的“本是不可持续的”,推论出“改良”是正途。如何怎样地“改良”中国?应该“君主立宪”学洋人,而决不能杀洋人搞革命!顺着这个文意,如义和团辈,破口大骂之:愚昧、盲目排外!至于说那些“洋货”给中国农民造多大灾祸,那是不可以去计较的!因为先进总是要战胜落后的么,落后必然挨打么,你活该!为了迎接先进,让“先进”进中国安家落户,中国人必须付出代价,而不能有半点不满!

所以说,某些文痞与写手未必愚蠢又无知。

窃以为,对义和团的破口大骂,实际上就是中国的高级文痞们在忠实践履“文为时而做”的古训,讲古说史的文章其实用意就在今天!贬低义和团的“愚昧”无非是想说,因为电报、火车很先进,那么,为了这些洋人先进的玩意儿在中国安家落户,中国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应该的,至于说这些东西为谁掌握,为谁的利益服务发挥作用,这个是不用考虑的,当然,任何损及中国人/中国的利益的勾当,我们都是不能去计较的!为了先进的西方玩意儿能进中国,中国的利益是可以不去维护的,中国人是应该忍受任何磨难的。否则,就是义和团!人人得而骂之!看得见的物质文明应该这样,在思想层面的意识形态也应该这样。

所有“柿油党”都这么想,只是不知道胸前的“银桃子”有几个人能让洋人亲手别上?

不知各位爱听故事么?爱听不爱听的,我说一个,上岁数了,爱唠叨:

话说某某年——某某年间,一大批某国国企和外资合股组建合资企业了。很多的这样的企业公司,外国人一进来,先把51%的股权拿到手,这就控股了。而后马上把销售渠道拿到手,财务拿到手,总经理换成外国人,名为合资企业,实际上某国人是没有发言权的!把这样的控制权搞定之后,生产开始:一定要从外国高价进口零件、材料,外国总经理有话说——你国的零件材料太low,做不出好东西。而后,生产出的成品向外国销售一定要低价。这样高进低出几年下来,亏得一塌糊涂。最后某国再提议,不能这么干,重新谈判看这个企业再怎么搞好。外方不含糊:谈,可以,股权我全要。

这怎么办?重新谈判,国企成了外企;不谈,国企的老底子全部耗光,怎么办?

这些企业有名有姓,我就不说是谁家,因为我是个好河蟹!但是,全是某国装备制造业的骨干龙头企业。

能不能驱逐洋人?不能!人家是代表先进的,你驱逐人家,你就是义和团!盲目排外!你的目光就是短浅!就是愚昧!斤斤计较一时的小利把代表先进的外方撵跑了,你该当何罪?!

这么一来,义和团的铁帽子扣将下来,盲目排外的大棒子先抡起来把多嘴多舌的砸个半死。

单单如上面所说还仅仅是一个侧面,还有更绝门儿的:洋货就比国货好,所以N多的领域,某国国企的东西不采购了,转而采办洋货,挤压国企的生存空间。而当时,该国国企的平均税负水平是外资企业的两倍以上,该国的制造业能好的了么?

能不能用些法子保护国企?比如在税负上中外一体对待?那可不行!加征税负就是不让洋人发大财,代表先进的洋人就会跑,你这和百年前的义和团有区别么?!

看,为了所谓“先进”安家落户,是不可以捍卫自己的利益的!这就是义和团这顶大帽子的用处之一,注意,这是用处之一。还有其他用处,我就是不说!“文为时而做”,猛批义和团的作用哦。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