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义和团"成为铁帽子——“文为时而做”,贬低义和团有用心

长河红阳 2018-06-03 浏览:
窃以为,对义和团的破口大骂,实际上就是中国的高级文痞们在忠实践履“文为时而做”的古训,讲古说史的文章其实用意就在今天!贬低义和团的“愚昧”无非是想说,因为电报、火车很先进,那么,为了这些洋人先进的玩意儿在中国安家落户,中国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应该的,至于说这些东西为谁掌握,为谁的利益服务发挥作用,这个是不用考虑的,当然,任何损及中国人/中国的利益的勾当,我们都是不能去计较的!为了先进的西方玩意儿能进中国,中国的利益是可以不去维护的,中国人是应该忍受任何磨难的。否则,就是义和团!人人得而骂之!看得见的物质文明应该这样,在思想层面的意识形态也应该这样。

再说扒铁路,义和团对阵八国联军时候是扒过铁路。这算愚昧么?当然不算!那是一种作战的手段!什么手段?

破交——破坏交通线。因为当时的八国联军从天津杀向北京的时候,就是乘坐火车。扒掉了铁道线,就是在迟滞敌人的进攻。作为一种作战手段,无可厚非!而且,就军事史上来讲,破交——破坏交通线是一种很堂皇,也是一种很高大上的作战模式——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无限制潜艇战就是针对英国的超强海运能力的摧毁战;太平洋战争里,美国潜艇部队对日本海运船队的攻击也是破交战,它能让日本从南洋掠夺的战略物资大部分沉入海底到不了日本,直接绞杀日本的作战潜力。

以上都是咱国“军迷”公认的破交经典战例,然而说到了义和团的破交战,却嗤之以鼻,原因?无非最后惨败,无非没有战舰横冲直撞,无非没有威力霸道的炮弹鱼雷爆炸的冲天火光和巨大的水柱,这个破交战也就湮没无闻。义和团的惨败,原因只在于清军的腐烂怯战与慈禧大耍两面派流氓手段暗中纵敌!义和团扒铁道的“破交”战的真实归类湮没无闻,还有现在人的崇洋媚外,如同电影《甲方乙方》里那个病态军迷——把自己当成了巴顿,坐在吉普车上牛逼哄哄!似乎,痴迷军事就应该是对外国的兵痞们五体投地?

在中国人自己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贯通运营之前,在中国土地上的铁路全是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用枪炮威压下筑成的。而且,为了在中国修筑铁路,这些帝国主义国家还明争暗夺。何以至此?当时的日本《朝日新闻》这样说道:

【铁路所布,即权力所及。凡其他之兵权、商权、矿权、交通权,左之右之,存之亡之,操纵于铁路两轨,莫敢谁何。故夫铁道者,犹人之血管机关也,死生存之系之。有铁路权,即有一切权。有一切权,则凡其地官吏,皆吾颐使之奴,其地人民,皆我俎上之肉。】

帝国主义国家的铁路修在哪里,保护铁路的“护路权”就出现在哪里,帝国主义国家的军队也就出现在哪里,帝国主义国家的商业资本也就在那里安营扎寨,中国人的血汗就被吞吃到哪里!铁路的延伸实际上就是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延伸势力范围的中轴。借由这个中轴,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国中之国”就建立起来了。铁路两旁沿线的土地、矿藏实际上都是洋人的,有哪一分是中国的?资本输出、倾销商品,中国自有的小农经济和薄弱的资本主义经济都被摧垮,那些铁路带给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农民的都是苦难史与血泪史。对中国人、中国有半点好处么?中国人/农民对它们恨之入骨,遑论把它当做一个有用的新知来接受学习?按着道理,洋人利用铁路对中国敲骨吸髓都是满清政府要用权威和军队予以打击驱逐的,可是,满清政府敢么?!

既然官府不敢,那么,中国的百姓就要想自己的法子利用自己认为合适的时机来“翻盘”——扒铁道;再遇上手腕阴毒的慈禧利用这股民间对洋人的怒火,那么,百姓组织义和团用自己的方式对洋人的“洋物”搞破坏那是理所当然!应该的!必须的!中国农民为主体的义和团对帝国主义修筑在中国土地上的铁路的拒斥与排斥再正常不过!在战争中,地方的东西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毁了它!比比皆是的焚烧敌人粮草辎重的战例再清楚不过的说明了这个道理!须知,义和团扒铁路的时候,正是他们与洋人进行战争的时候,扒洋人的铁路很应该!很必要!因为它在中国的作用和后来鬼子修的炮楼没区别。扒就扒了,毁就毁了,这和烧了鬼子的炮楼一个道理!

倘若满清政府能驱逐了洋人,把洋人的铁路夺取为中国人所用,还会有扒铁路的事情么?可是清廷敢么?

一切的祸根都在于满清对帝国主义国家的怯懦!

遗老遗少的历史文字描述中表现出来的是义和团的愚昧,实际上的根子是满清政府不作为!该骂的是满清!可是现在看多了历史材料有后见之明的“柿油党”们最后把义和团推出来背锅,还忘不了涂脂抹粉装扮成窦娥给百年前的洋人喊冤枉,你们真恶心!没有百年前身临其境经受苦难的体验,在现在的电脑前、书桌边就敢抹黑贬低义和团“愚昧”?!高级的文痞和网络上的键盘土匪就和水盆里的豆芽菜一样,三天两天就能长二寸来高,其实呢,你们有根么?!

不把所有的祸根——满清政府拎出来吊打,反而对着无辜百姓狂吠,身上有股遗老遗少的臭秽!看来,共和时代百年了:中国还是很有些人是想做前清的子民的,比如奇文《重视社会建设中的改革与重建》:

【再往前说改良与重建,大清延续了君主封建统治二千多年,是通过君主立宪改良中国,还是通过革命重建中国?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时,人们谈得最多的是,改良与革命赛跑,最后,革命跑过了改良,从辛亥革命到共产革命,再到后面的“文化大革命”,改良没有成为中国百年主题,而革命,却成为主题。革命带来了什么呢?革命本是不可持续的,但令人吊诡的是,中国百年革命,却持续进行,一种革命失败了,另一种被命名的新革命开始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