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英雄烈士保护法》与西方的“言论自由”

鹿野 2018-05-29 浏览:
言论自由是具有阶级性的。西方国家的言论自由是建立在认同资本主义体制和资产阶级普世价值观的前提之下的,社会主义中国的言论自由也理应建立在认同社会主义体制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前提之下。两者虽然都可以称之为“言论自由”,但是前者代表了一小撮剥削者的利益,后者代表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群众的利益。只不过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问题由于种种原因被忽视了。也就是说,《英雄烈士保护法》的出台与实施正是捍卫人民群众言论自由的必备之举,是十八大以来在这方面拨乱反正的重要成果。如果要是某些人认为这是侵犯言论自由,那么只能证明他们本身就是站在西方资本的立场上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英雄烈士保护法》与西方的“言论自由”

近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得到了群众的广泛欢迎,但是也有一些长期受公知及其把控的某些主流媒体蛊惑的人宣称这是“侵犯言论自由”。

比如说,5月24日,银川市检察院针对该市居民蒋某某在网络微博上发布侮辱、亵渎英雄烈士言论行为,依法立案审查。而蒋某某的主要违法言论就是在5月17日时在新浪微博上表示:“董存瑞活该炸死、黄继光活该被枪打死,因为这样是没有意义的,我看看我发这个话会不会被某《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抓住,要是把我抓了说明公民就没有言论自由了,这个国家就完了”。

那么,《英雄烈士保护法》是否违背言论自由?某些媒体长期宣传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享有言论自由”是否属实呢?笔者就想在这里简单的介绍一点相关情况,供大家参考。

一、西方的“言论自由”是以拥护资本主义体制为前提的

首先从美国说起吧。不少人认为,美国的公民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但是事实上,美国的这种所谓的言论自由都是在拥护资本主义体制和资产阶级的所谓普世价值前提下的,绝对不能发表拥护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的言论。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我们且不说半个世纪之前麦卡锡主义盛行的时代,即使是今天也仍然没有多少改观,甚至经常有因人废言的现象。

比如说,前几年美国教育部下属网站引用了一则毛泽东的名言。这段话本身并没有丝毫关于宣传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的内容,只不过是因为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毛泽东说的,所以就引发了轩然大波,发布者被迫删除和道歉:

【美国教育部下属机构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网站近来“闯了祸”。该网站3月22日在“每日语录”一栏中引用毛泽东“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而不倦’”的名言,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因此遭到猛烈抨击。有美国参议员出面表示,教育部必须解释为何引用“共产主义者”的话。该中心网站被迫删除毛泽东的这句话,换成了林肯的一个警句。美教育部代理新闻秘书还专门公开表示这次引用“很糟糕”,像是在道歉。
美国如此“言论自由”的国家,容不下毛泽东的一句语录,显示了美国政治制度在世界多元文化面前的小气。看来不断有人揭露美国的“言论自由”是冒牌货,有他们的道理。
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及名人的话,哪怕是与中国军队曾经交战的麦克阿瑟的话如今登上中国媒体,大概都不会有障碍。而反过来毛泽东的话登在美国网站上就引出了风波。我们不想用这个简单的对比引出绝对结论,但这样的对比的确很有意思,相信不持偏见者自有其所悟。
评论:美国禁毛泽东名言暴露小气 言论自由是假-中新网
http://www.chinanews.com/mil/2013/04-01/4692291.shtml】

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也大同小异。我们且不说剧变以后把宣传共产主义定为刑事犯罪的某些东欧国家,即使是号称最为宽容的英国,也不允许任何主张推翻英国体制的言论出现。或者说,在英国虽然允许马克思和毛泽东的著作出版,但是出版的全都是阉割版,其中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内容全部都被删除了。

其实,早在50年代的时候,中国和英国共产党之间就曾经因为这个问题发生过严重纠纷。英国方面强调必须删除毛泽东著作当中关于武装夺取政权的内容,因为这违背了英国法律,而中国方面则不同意删除,最后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1954年3月29日,英国共产党总书记波立特给中共中央来信,提出他们在翻译时,准备将《毛泽东选集》第二卷《战争和战略问题》一文的第一、第二两节删去。原文指出:“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但是在同一个原则下,就无产阶级政党在各种条件下执行这个原则的表现说来,则基于条件的不同而不一致。”英方并附来了负责《毛泽东选集》英译本出版的英国劳伦斯出版社负责人摩里斯·柯恩佛斯的信,信中说明了需要删节的理由。其后,波立特再次写信给我党中央,解释理由:这两段文章主张采取武装革命,……英国的法律禁止一切公开出版物出现推翻政府的言论,同时,如果此英译本在美国出版和发行,亦有可能使美共受到美国政府的迫害。
5月,中共中央宣传部请示刘少奇后替中央起草了给波立特的复信稿,认为一可以同意波立特的意见。这封复信稿送中央审阅时,受到毛泽东的批评,……1955年5月,毛泽东会见英共领导人哈里·波立特,与他当面探讨过这个问题。但劳伦斯出版公司1956年竟然在未经过我方同意的情况下出版了第一版英泽本《毛泽东选集》,删除了这两段。我方通过外交途径要求对方恢复被删改的内容,遭到对方的拒绝。1959年,英国方面提出要签订第二版的合同,我方坚持要求恢复被删改的内容,如果不恢复,我方将收回版权.不准备在英国出版。解密档案披露,1959年11月9日,中央指示,由徐永焕写信表达上述立场,并由当时驻英国代办宦乡将文件交英共方面负责翻译润色的吉尔斯转交英方,并“坚持此意见到底”。英共方面仍不让步。最后,我方未授权劳伦斯出版翻泽第二版《毛泽东选集》英译本。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