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长河红阳 2018-05-28 浏览:
委内瑞拉的困境是人为因素造成的——美国的围困,美国帮凶们的围堵,以及与美国勾搭成奸的国内右翼刻意囤积民生日用品造成的。这是委内瑞拉现在困境与真正的饥荒造成的经济困恢复难的最大区别。那么,我们对委内瑞拉的帮助,就不是“救灾”,而是帮助它恢复。所以我们的帮助,不是肉包子打狗似的救灾收不回来,等委内瑞拉挺过这阵子乱劲儿就能恢复,我们的贷款有指望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最近的委内瑞拉大选,查维斯的助手,好战友,马杜罗——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以三倍于第二名候选人的得票数胜出,获得连任。看来这世上还是有讲理的事情、讲理的地方的,挺好的。

不过据说这次大选投票率太低,低于上次大选80%的投票率,只是略超46%。所以也就有马杜罗的对手法尔孔批评当局夸大数字,实际投票率应只有30%。他还指摘选举舞弊,要求重选。是否舞弊,这个叫法尔孔的人也没什么证据拿出来,凭什么说舞弊?

那么这个“低”投票率的选举有毛病么?

对比出真知——往北边看,看那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美利坚灯塔国,它们家大选总统时候的投票率从1970年代起,就开始低于60%,在1996年甚至低于50%。美利坚们将美国的投票率与世界上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发现美国排在169个国家投票率的第120位。这么看,这次马杜罗的当选,和美国总统当选的基础是差不多的,没毛病!以美国的投票率看,这次马杜罗的当选,是相当公平、公正的。不过,马杜罗当选之后道路也许更艰辛:

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看一个民主政府被一群号称“民主”的法西斯政权围攻,理由之一居然是反对派的胡言乱语!其实,之所以这次大选的投票率低于上一次,部分原因正是主要反对党呼吁选民抵制选举,和马杜罗这个民主政府有什么关系?!况且,奇怪的是,既然对人家不满意,那就用选票选下去么,这是权力,也是权利。自己放弃这个权利不是活该么?呼吁选民抵制选举,你不投票管得着别人?有什么可拿来说道的?放弃竞选权利,原因无非是不可能拿选票把马杜罗选下去。自己先怂了,还娇滴滴的一声:俺才不掺和呢,反正正义是在奴家这一边的……

这些反对派的政治精英们的胆色还不如他们的拥趸:

【56岁的教师路易莎·马克斯支持反对党,但决定不响应弃票号召。她说:“就我们应该如何应对马杜罗胜选,反对党没有提出任何方案,所以我要来投票。”】

底层拥趸尚且知道无论是不是能拿选票把马杜罗斗下去,总算还开城门放吊桥去应战,可是她支持的那些精英们自己先软了,居然还真有人支持,“秦桧还有仨朋友”,信了。

但是呢,马杜罗的反对派虽然没骨气,但是坏心眼子有的是:

【现年49岁的卡洛斯·林科内斯说:“我饿着肚子,没有工作,但我还是选马杜罗。”林科内斯指责当地右翼企业主故意囤积食品,致使物价飙升。】

看这心眼子,不为草民办事争取民心,用囤积食物的饥饿“战法”绑架百姓的生存底线,逼迫马杜罗下台,和警匪片里的劫持人质的绑匪有两样么?简直不像人。在任何一国,任何时候,利用生机艰难,扯着“反饥饿”的旗子,任何有些政治影响势力都能折腾出些动静;况且,哪一国没有流氓无产者?把这帮人花钱雇佣,再喊几句“反饥饿”,就能够折腾出流血事件: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017年1月就任后,加紧对委施加经济和金融制裁。食品和药品持续短缺使民众不满情绪累积。反对派联盟去年春天组织新一轮街头示威,引发暴力冲突,致125人死亡。

这样的流血事件再多机会,难免招来美国的武装干涉,这个民主政权可就……

马杜罗的反对派们还有个恶毒用心,用不参选的法子甩鼻涕抹眼泪弄个悲情秀,暗示这是个不公平的大选,俺们才不掺和呢,盼着他们灯塔国的爹们给他们做主。果然法子管用:

【美国、欧洲联盟和多个拉丁美洲国家不认可选举结果。美国威胁“加码”对委经济封锁,考虑制裁委石油业。】

这是釜底抽薪的法子,用经济战软刀子对马杜罗进行“斩首”。那么,顺着这个战法,作为委内瑞拉石油的大买主、也是向委内瑞拉放贷款最多的“债主”——中国也就成了美国威胁的对象:

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看图上的日期,美国对中国给予委内瑞拉贷款发出的威胁在中美停止贸易战的谈判还未达成果时就有了,看来美国人这样想:和你谈判不打贸易战是我发了善心,是我放了你一马,你应该做出点表示!

这是美国命令中国呢!

我们吃不吃它这一套?要不要停止对委内瑞拉的贷款?

委内瑞拉目前的经济困境就是因为它的财源有80%以上来自原油贸易。但是,在最近几年的原油价格低迷的时候,这样的来钱门路就越走越窄了。现在原油价格固然在重新上涨,但是,受之前原油价格大跌影响的副作用还没有恢复过来,产能严重受限。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委内瑞拉也享受不到这个“红利”,它的石油美元也绝对不充足。那么,中国给予委内瑞拉的贷款,虽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能帮委内瑞拉恢复原油产能(商业机密?),但是这样的助益肯定有,所以,为了不让马杜罗的左翼政府受益,美国就要威胁、阻止中国不施援手袖手旁观,看它和它在南美的那些帮凶们围剿马杜罗的左翼政府。这个,我们能坐视么?

对中国在委内瑞拉投入的巨额贷款,国内早就有人别有居心说该国:还不上,要赖账。其实呢,委内瑞拉一直在规规矩矩地还中国的贷款。当然不是用越来越不值钱的美元,而是变现能力超强的石油。而且,尤其要强调的是,中国目前缺少的是石油,相比石油,美元的珍贵程度远远不及:

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41795万吨原油是个什么概念?我也没概念,不过,这里头一旦有10%的份额出了闪失,国内的油价不稳,是大概率事件。无所不入的网络上再播发相关消息,那个恐慌效应更能放大实际损失,并引发更大动荡。所以这么大的石油进口量,不可能全指望中东!一旦有个什么事,连印度都能拦截我们的运油大通道。我们经营巴基斯坦瓜德尔港,就是要避开印度,因为我们的海空力量还到不了印度洋。而对于无所不在的美军,我们倒是可以在南海海域针对美国的运油商船打劫,这个不怕!

所以对于原油的来源,我们要多多开启来源,左翼执政的委内瑞拉,施行准社会主义的委内瑞拉,我们必须要帮一帮,一定要拉一把!

再说委内瑞拉还贷款。委内瑞拉多年来累计从中国借取了约650亿美元贷款,目前已还款约450亿美元,尚余本金及利息200亿美元左右。其中2016年委内瑞拉共向外国还债付息约170亿美元、其中向中国还债约110亿美元。所以委内瑞拉其实在还钱,而且很明显。从查韦斯到马杜罗,左翼执政的委内瑞拉相当正派,比南美的阿根廷什么的办事厚道的多!当然,更比“民主”老巢里的一员——希腊厚道得多!

对这样的委内瑞拉,我们能帮一把是一把。

不过对委内瑞拉的石油,网络上有微词:是全世界范围最差劲的高硫高粘度重质石油。分类属于稠油、超稠油,开采成本高、冶炼成本更高。

如果把石油的作用仅限于提炼汽油、柴油、煤油供各种发动机使用,那么,委内瑞拉的石油的确“不上路”。可是,作为“工业血液”的石油仅仅有这个用途,那就是暴殄天物了。石油还有其它各种成分,能被越来越高端的石化加工手段提炼出其他的石化产品,可以做化肥、医药原料药、塑料等等物资的来源,甚至于轮胎里头也用得上。我不是行内人,委内瑞拉的“最差劲”的石油是否就真的“不上路”不敢乱讲,但是,中国石化科技的发达,绝对让委内瑞拉的石油物尽其用,中国绝不亏本。

马杜罗面临的经济困境,是美国的“制裁”刻意造成的。但是委内瑞拉之所以能轻易中招,它的经济布局也大成问题。用个不太好懂的词语——得了“荷兰病”了。在百度上,对“荷兰病”是这样解释的:

【荷兰病(theDutchdisease),是指一国特别是指中小国家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20世纪50年代,已是制成品出口主要国家的荷兰发现大量石油和天然气,荷兰政府大力发展石油、天然气业,出口剧增,国际收支出现顺差,经济显现繁荣景象。可是,蓬勃发展的天然气业却严重打击了荷兰的农业和其他工业部门,削弱了出口行业的国际竞争力,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荷兰遭受到通货膨胀上升、制成品出口下降、收入增长率降低、失业率增加的困扰,国际上称之为“荷兰病”。】

简言之,委内瑞拉的经济过分倚重石油采掘与出口,国际石油市场一有变动,该国经济几乎就要全面崩盘。一个国家的某些城市或者地区,过分依赖某种特出的资源支撑经济导致“荷兰病”,那是这些地方的领导者出了问题;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也走了这样的偏门儿,那就不是个别几个地方领导者出了问题,而是国家的领导层和大资本的所有者短视、无知造成的。在查韦斯当选之前的委内瑞拉,就是由那些和美国勾结紧密的大资产阶级主导国家命运的,委内瑞拉现在的“荷兰病”,这些大资本家们难逃其疚!他们是没资格通过什么选票在上台祸害这个国家的。事实上,查韦斯与马杜罗的执政就反映了这个民意。但是,因为这些资本家们在该国经营日久,尽管是去了政权,但是经济上还有极大发言权,所以他们就要配合美国的“制裁”刻意放大“荷兰病”的后遗症。就如现在,马杜罗连任之后:

【反对党控制的委国民议会本月7日发布数据,显示去年本币玻利瓦尔贬值99%,通货膨胀率达13779%。】

这是资本家们的“杰作”,反对党们的“政绩”。反映在宣传上,反对党的数字估计很有水分,但是,就算打个对折,接近700%的通货膨胀率也足能让百姓民不聊生。固然,责任只在于美国和他的南美帮凶的制裁,和国内右翼们的趁火打劫,可是,如果不能改变这个逆境,支持社会主义的百姓心再热,时间一长也难免因为腹中空空变节投降委身于右翼,向美国屈服。

这正是右翼和美国的阴毒地方。所以,打破现在的饥饿困境是马杜罗最急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但因为委内瑞拉早年的“荷兰病”的后遗症,现在委内瑞拉的农业经济比重在国家经济体量中占比不到10%。凭这一点点比重,想解决饥饿问题绝不可能,必须有外力的善意帮助。

这样一来,就有一个争论了:我们有没有必要解决委内瑞拉的饥饿问题?这个答案……公知、右翼是一家,有冷血见识;左翼与民主同一阵营,有人道主义看法,不会统一的。但是,站在国家利益立场,让委内瑞拉摆脱现在困境,就是为我们投向哪里的巨额贷款负责。真因为饥饿问题引发持续的社会动荡,流血事件频发,美国和它的帮凶端着枪冲进那个国家,我们的贷款呢?!所以呢,委内瑞拉,我们能帮什么就帮什么!

目前委内瑞拉的民生日用、以及吃饭问题虽然严重,但是,它还不像非洲那些遭了严重天灾的饥荒国家,那些国家可真是没有任何一点点现代意义上的工业迹象,在饥荒熬过之后,没有一点点再生造血能力。委内瑞拉不是这样的,最最起码它的石油采掘业是有基础的。熬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它的这个产业还能恢复,并创造新的财富,并且能为其他的行业提供资金反哺;而且我们谨记一点:委内瑞拉的困境是人为因素造成的——美国的围困,美国帮凶们的围堵,以及与美国勾搭成奸的国内右翼刻意囤积民生日用品造成的。这是委内瑞拉现在困境与真正的饥荒造成的经济困恢复难的最大区别。那么,我们对委内瑞拉的帮助,就不是“救灾”,而是帮助它恢复。所以我们的帮助,不是肉包子打狗似的救灾收不回来,等委内瑞拉挺过这阵子乱劲儿就能恢复,我们的贷款有指望的。

最近中美贸易谈判达成一些意向性的结果,于是有这样的消息:

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那么,我们对委内瑞拉的贷款是不是就用购买的美国农产品折算成贷款给委内瑞拉?你看,委内瑞拉里美国多近啊。从东海岸装船去委内瑞拉费事么?哪怕是从西海岸,经过巴拿马运河也不是太花钱么。把部分贷款折算成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给那个处于饥饿中的委内瑞拉,这多好!

说起来,委内瑞拉借钱渡难关是有过血泪史的——没有引来烧香的,却引来了拆庙的——臭不可闻的IMF。这个美国在后操弄的前台金融大盗和同样臭名远扬的世界银行一样,惯常在第三世界国家用“休克疗法”把那些国家的国有资产私有化,而后席卷而空。在委内瑞拉,这样的劫难有过两次:

1980年石油价格暴跌,使委内瑞拉遭受重挫。从1978年至1985年,委内瑞拉人均GDP持续下滑,并伴以资本外逃和外债激增。由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贷款的前提条件为由,强迫委内瑞拉政府采取重大经济结构调整。然而,政府连续两次的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均以失败告终。第一次发生在1989年,政府取消了国家补助金和市场保护壁垒,并放松了价格管制和工资调节机制,致使当年国内的石油价格畸高,私营的巴士公司趁机提高票价,贫民街区和加拉加斯郊区的工人阶级所受打击最大。饥饿的人民走上街头抗议,游行和抢劫持续了数日,这就是著名的“加拉加斯暴动”。抗议最后以军队的暴力镇压结束。第二次休克疗法发生在1996年,委内瑞拉最大的3家银行被卖给了外国金融集团,致使委内瑞拉对美国金融势力的依附程度大大加深。

至上世纪90年代中期,委内瑞拉人均GDP降至60年代水平,工人的实际工资跌至仅有80年代收入的40%。贫困线以下的人口从1984年的36%增至1995年的66%,而极端贫困人口则从11%增至36%。同期的城市失业率增加了两倍,居拉美国家之首。同时,中产阶级规模在缩小。最贫穷的2/5人口所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从1981年的19.1%降至1997年的14.7%,而同期,1/10最富裕的人口占国民收入比重从21.8%升至32.8%。

这就是美国操弄的IMF强力推行的新自由主义及其“改革”。这样的所谓“改革”使委内瑞拉付出了社会矛盾激化、阶级两极分化、民众生活水平倒退的惨痛代价。而这样的代价,也催生了查韦斯这个反美、反国际资本的斗士。现在,美国对委内瑞拉发动的经济制裁,其实又想重复当年IMF的手段,想在这个国家再次洗劫一次,但是,现在的委内瑞拉是左翼执政,是马杜罗再次当选,美国的目标是不可能达到的了。而且经过国际资本大鳄洗劫过的委内瑞拉人对那两次劫难记忆犹新,尽管腹中空空,还是选举马杜罗领导国家,有这民意支持,委内瑞拉与美国、以及美国操弄的国际资本奋力对抗。

咱中国在1990年代就中了世界银行的黑手,国企破产、私有化的浊浪不都是世界银行出的馊主意么?代价么,为了河蟹,不多讲了;还有,俄罗斯被萨克斯那个“休克疗法”差点被废了道行……总之吧,中、俄、委都是受过新自由主义祸害的国家,都抵御过、正在抵御这个新自由主义的危害,也理应有同仇敌忾的“战壕情义”!理应对这个南美小国施以援手!现在对委内瑞拉的贷款援助就是对这个国家最大的善意支持,而这样的支持也是需要智慧的——帮助委内瑞拉调整经济结构。关于这个,有些些信息值得注意。在上面说的,外交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外国记者的提问中有这样的语句:

【美方……对中俄继续对委提供贷款表示不满】

在这个话里,明白的显示,我们对委内瑞拉的贷款还在持续。那么,这样的新的贷款项目中会不会有相当的成分是投向委内瑞拉的农业?须知,什么样的人都怕饿肚子,什么样的国家都怕饥饿。如果我们对委内瑞拉的新增贷款里有大笔的农业投入,那对委内瑞拉的帮助,可真是雪中送炭!相关的信息似乎有这样的指向:

马杜罗在内忧外患中连任,我们为什么要能帮一把是一把

图片上的消息是一年之前。一年前谈妥了投向农业,那么,真正贷款进入该国并发挥积极作用,也许今年还看不到?否则,怎么回让马杜罗的选民饿着肚子投票?不过,有行动就有结果,应该会有好的结果的。美国人声称的“(中、俄)继续对委提供贷款”中,是否还有对委内瑞拉农业的投入?新增的对委内瑞拉的贷款中,农业投入占比多少?哈,机密,不问,不猜。这个国家富产石油,那可是化肥的重要原料。我们买石油造出化肥返销回去,再买它的石油……良性循环,还是很好的买卖啊。再者,咱国不缺“现代神农”袁隆平那样的真专家,派一个专家团过去,帮了它的忙,也练了咱们种地的手艺,挺好的。但是,这个国家还有缺点——拉美城市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1960年有35%的人口居住在农村,到1990年农村人口仅为12%。当前农业生产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过少,哪怕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农业,它的农业会马上有大的起色么?再者可可、咖啡、甘蔗这些经济类作物占地不少,但是这些东西也只是出口创汇有用处,对解决粮食自给没有什么用,也很容易被外部制裁成了能看不能吃的“废物”,也难怪这个国家很轻易的就被美国的制裁奏效。而且,在查韦斯执政之前,这个国家是被右翼执政的,而右翼的支持者们——大资本家们是否在农村占有大面积的土地?如果这样,我们对委内瑞拉投入的农业贷款会肥了谁?这些贷款对在那些大资本家手里能发挥好的作用么?

所以说对这个国家的大力帮助,难度还是不小的,但是,还是要帮!帮一点是一点,不仅仅是为了我们在石油需求上对这个国家有倚重,还更因为,这个国家正走社会主义道路!

咱国对委内瑞拉持续的贷款援助,是不是能让美国心头滴血、流血我也不敢乱猜,不过呢,能让它想起来就心烦的效果那是一定有的,这样的事情多办几回,让它习以为常,我们在这世界上的路才能越走越宽!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