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想拥有金融和实业“双霸权”,会实现吗?

钮文新 2018-05-24 浏览:
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经济状况,必然引发美国民众对债务经济模式的痛恨和不满,底层民众发起“占领华尔街”运动,奥巴马以“变革”为执政目标当选美国总统,而特朗普以“美国利益第一、让美国再伟大”等口号赢得美国底层民众的支持,其实都反映了美国民众期盼改变过去的诉求,反映了以美元为核心、以金融为主导、以“全球性债务循环”为特征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经济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北京时间5月15日,阿根廷比索暴跌(5月以来,累计跌幅超过15%)似乎出现缓和迹象。这不只是美元贬值加力加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阿根廷政府“成功出售”733亿阿根廷比索(5年期369亿比索、8年期364亿比索),同时,价值6210亿比索的央行短期票据得以展期。但无可奈何的事实是,获此流动性需要付出令人咋舌的高昂代价。我们看到,阿根廷5年期国债市场拍卖的票面年息高达20%,8年期国债为19%,而当下阿根廷货币市场1个月期票据折年收益率高达40%。

还是那句老话:“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自从尼克松亲手击碎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美元的问题就无时无刻地搅动着世界。今天依然故我。

美国想拥有金融和实业“双霸权”,会实现吗?

晃动的美元霸权

美国第40任总统(1981-1989年)罗纳德·威尔逊·里根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强势的美元,强大的美国。正是在此执政理念之下,美国开启了金融资本至高无上——全球化的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全球经济的核心是美元,全球经济的主导是金融,而其他所有的经济领域都将变成金融财团攫取超额利润的工具。

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借助中东战争推高油价、并引发全球“成本推动型物价上涨,但实为滞胀”之机,不顾全球经济衰退而拼命加息,最高时美联储基准利率达到20%。结果:无法承受高额财务成本的美国实体经济开始向低成本国家或地区转移,金融资本也随之向全球扩散,这就是“上一轮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

在这样的一个大的潮流下,全球经济格局发生重大演变,尤其是苏联解体之后,更是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单极化。强大的军事实力让美国有能力控制全球自然资源,迫使资源国家市场交易必须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强大的金融实力让美国有能力控制全球的金融资源并为自然资源定价,从而获得巨额利益;强大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体系教化全球经济人士和新闻媒体,由此形成强大的舆论导向控制力,并以此引导市场价格预期,让金融财团获得最大化利益。

美国想拥有金融和实业“双霸权”,会实现吗?

正是这样的控制力,美元霸权利益最大化。美国可以不用生产,依靠发钞票去全世界购买任何自己想要的商品,而其他国家通过像美国出口得到美元,并以此到国际市场购买石油能源和原材料,而出口国贸易顺差再以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回流美国,从而构建了以美元(或美国)为核心、以金融为主导、以“全球性债务循环”为模式特征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如果把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到新美元霸权建立的过度期也计算在内,这样一种经济模式在持续了35年之后,受到“特里芬悖论”的威胁。

实际上,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让世界再次看清了“特里芬悖论”:如果世界各国进行国际贸易必须以美元结算,那美元就必须保持稳定和信任;但是,为保持其他国家拥有足够的美元流动性,美国必须长期保持而且是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同时美国债务规模也必须同步扩大,而当贸易逆差和债务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世界各国对美元的信任度就会下降,美元就会不断贬值,这当然会撼动美元的霸权地位。更何况,美国发生了强度空前的金融危机,而危机又威胁到各国美元储备的时候,美元信任度必定产生晃动。

2007年,当美国经常账户赤字超过GDP的5%时,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撰文指出: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已经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而成功语言美国金融危机的“末日博士”鲁比尼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美国发生金融危机将不是来自房地产市场的危机,而是美元的危机。

金融危机10年之后

2007年末到2017年末,美国GDP总量从14.48万亿美元增长到19.39万亿美元;而同期,美国国债余额从9万亿美元增长到20.24万亿美元。有什么问题吗?我们当然可以说,10年间美国国债债务率从62.15%增长到104.34%,但应该注意到:过去的10年之间,美国国债余额增加11.24万亿美元,但GDP仅增加了4.91万亿美元。问题是:美国国债收入绝大部分花在美国本土,但为什么没有带来相应的GDP增长?10年,美国GDP至少应当达到11.24万亿美元的增长吧?

美国想拥有金融和实业“双霸权”,会实现吗?

图1:美国GDP总量和国债余额的变动情况

这是不是说明美国靠债务拉动经济增长的效率已经很低很低?实际上,金融危机发生的当口——2007年就有美国经济学家指出: GDP每增长1美元,美国需要借入5美元的债务,所以美国债务经济模式完全不可持续。更严重的是:金融危机前,美国的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非常低(如图2所示),与之相应,大量制造业工厂中的高级技术工人、工程师——中产阶级失去用武之地而沦为服务业普通员工,全社会底层劳动者每一小时的平均工资从1971年的17.6美元降到2007年10美元,而同期,美国企业高管与普通员工的工资差距,从40:1扩大到了357:1。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钮文新
钮文新
CCTV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