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奎淞:美国对华战略已形成竞争、施压、对抗的共识

丁奎淞 2018-05-23 浏览:
我们要注意跟踪美国对华战略变化的五个倾向。第一个倾向是,在战略上以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强化与我方理念竞争的倾向。第二,在军事上,美国以超强实力遏制我国崛起的倾向。第三个主要论点,是在经济上有削弱我长期发展基础的倾向。第四个主要论点,就是强化美台实质关系,牵制我和平发展。第五,就是以民运、民分、恐怖主义分散我精力的倾向。

 【5月12日至13日,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暨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第三届年会(2018年)在中信国安第一城成功举办。中信基金会理事长、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孔丹在会上作了2017年度工作报告。孔丹表示,中信基金会将围绕党和国家发展战略,聚焦服务决策,把握主攻方向,竭尽全力践行中国道路、发展中国学派,努力打造具有影响力的高端综合性智库。本文为观察者网整理的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丁奎淞的发言。】

丁奎淞:美国对华战略已形成竞争、施压、对抗的共识

丁奎淞(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

美国对华战略已经形成了竞争、施压、对抗的共识。主要从三个方面:一个是政府,一个是学界,一个是企业界。因为李行长在美国政府这一部分已经谈得很具体了,所以我暂时略去。

我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提炼出来一些内容,做一个结论,如下:

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强大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要在世界上按自己的意志确定规则;中国与美国的全面竞争已导致了战略失衡;中国通过不公平对等、不讲原则的重商主义方式,侵蚀了美国全球经济利益;美要与盟国和全球伙伴对中国威胁国际秩序的行为做出回应。这是对特朗普政府一年多以来与中国的接触、摸底之后,得出了一个美国将与中国开展战略竞争的很明确的结论。

第二点,美国学界主流正在向特朗普政府的立场靠拢。经过几年来的对华战略变革,美国学界主流逆向反思对华认知,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不会出现美国期望的变化,也可能打破西方华盛顿共识的模式,以威权主义发挥世界领导作用。

这里我想介绍一下美国战略派的代表人物、前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的一个看法。他最近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了一个文章,认为美国几十年来对华政策的变更全都错了,无论是胡萝卜还是大棒,美国都未能对中国产生预期的影响,美国正面对历史上最具活力和令人敬畏的竞争者,如果美国要正确应对挑战,美国就应该放弃长期以来与中国打交道的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

坎贝尔是美国战略界的代表人物,而且是美国建制派、战略层面的亚太派。他一直主张强化美国的亚洲盟国体系和扩张伙伴关系,以此来平衡和对冲中国的影响,他也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的重要推手。

丁奎淞:美国对华战略已形成竞争、施压、对抗的共识

对华强硬派,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

如果是希拉里上台的话,有传言说他可能在国务院出任高官,甚至是国务卿。

他这个看法,也代表了美国学术界特别是建制派的主流看法。

第三,美国企业界对华认识趋于负面。美国企业界在过去几十年里头,对推动和稳定中美关系是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但是过去几年来,美国企业对促进中美关系、稳定中美关系的意愿在下降,特别是在华企业。

美国不愿意配合我们加强经贸和信息安全监管措施,对我金融市场管制尤其不满。

去年,美国在华商会做了统计,60%的商会会员表示,对中国政府未来3年进一步开放市场基本没有信心。受限于金融管制,美银行业在华仅占银行总资产的2%,而寿险公司仅占市场份额的6%。此外在汽车业、银行支付、高新技术元器件等领域,美国企业认为我们没有履行对世贸组织的承诺。

因此,美国在华企业这两年要求以对等的原则处理来自中企的竞争,要求美国政府以开放和法治原则处理中美经贸关系。这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对华经贸施压的重要的动力。

还有第二个大问题,我们要注意跟踪美国对华战略变化的五个倾向。

第一个倾向是,在战略上以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强化与我方理念竞争的倾向。美国不承认我们提出来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有一句话,说美国的对外战略是以结果为引导的,而不关注意识形态。但紧接着它还说了一句话: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基于这样的认识,美国的原则是使世界维持“持久正义”的力量。

去年5月,已经下台的美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科恩在《华尔街日报》发了一篇文章,当时我们没有引起高度重视。

他们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全球共同体,而只是世界非政府组织行为体和商业集团取得竞争优势的争斗之地,他们为这个世界带来无与伦比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和道德力量,而且他们并不否认这是国际事务的基本特质,恰恰相反,他们全力拥抱它。这一段话说得非常实在——这是在我们发表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整套原则之后说的。

另外,美国基于这个理念,以民主和平论来打造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

最近我在也做印太战略的课题。美国《台湾旅行法》通过以后,第一个去台湾访问的就是美国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驻京帮办黄之瀚。他回美国以后,四月初就讲了印太战略的原则。

他说,所谓的自由,是指在国际层面上印太国家不受胁迫,可以自由选择发展路径;国家层面上,是指印太各国社会在良治、人民基本权利、透明度和反腐方面都要更加进步自由;其次,所谓开放,是指开放海上和空中交通线、开放基础设施、开放投资和开放贸易。

丁奎淞:美国对华战略已形成竞争、施压、对抗的共识

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卿黄之瀚3月20日至22日访问了台湾

这话我们反过来看就清楚了,实际上他们讲的就是美国所谓的民主和自由市场经济这两个原则。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