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焦一达 苏振源 2018-05-17 浏览:
《资本论》三卷各自从不同的视角来描述资本主义的总体性。本次课程主要讲授第一卷的视角。我们可以在哈维教授屡次展示的“资本运动图”里面对此予以定位:从货币资本(Money Capital)到价值以货币形式实现(Realization of Value in Money Form)的运动区间,正是第一卷所讨论的主要内容。这只是对第一卷思想的整体把握,当我们回到文本,如下的两组问题便就随之而生:第一,为什么第一卷的开头从商品谈起?商品跟价值是什么关系?第二,货币是什么?价值跟货币的关系又是什么?由此引申出第三个问题:第三,马克思在第一卷中所阐明的价值理论,其目的为何?

2018年5月14日下午三点,大卫•哈维准时站在了哲学系401报告厅的讲台上。这是哈维来南京大学的第三年,讲台下座无虚席,同学们期待着这位睿智的白胡子老爷爷带来他毕生所学。作为大卫•哈维今年在南大系列课程的第一讲,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长江学者唐正东教授作了导引介绍。唐正东教授回顾了哈维教授的学术历程,称赞他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的盛誉,同时也说明南大马哲团队长期以来对哈维的关注与研究。哈维本人连续来南大讲学,原汁原味地呈现世界顶级的学术研究水平,这对南大的同学们来说是非常幸运的。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借此机会,唐老师也表达了自己阅读研究哈维的心得体会。他认为在当前的西方左翼学界,哈维的研究体现了三种特质,使得他的思想深度非同寻常。首先是整体性。哈维不像某些西方学者谈《资本论》只谈第一卷,而是注重从第一卷到第三卷的整体性,他从马克思在第二卷和第三卷关于价值流通的论述中,进一步发展了资本主义价值实现的危机理论。当前学界对《资本论》的解读五花八门,但是局限于特定学科,视野狭窄,难以概括马克思的整体思想。哈维则超越学科界限,以总体的视角进行研究。其次是批判性。哈维称得上是“批判性的分析家”,他不会满足于表面上对于资本主义社会不公的批判,而是探寻其内在机制,将批判建立于对资本社会矛盾的分析之上,毫不避讳对资本主义危机的探讨。第三则是当代性。19世纪的理论如何应用于21世纪?哈维思想活跃,抓住现实的新问题,不断援引最近十几年的现象和事例,探讨马克思思想的当代适用性。这种将理论“当前化”的功夫,其方法论便是马克思所谓的“从抽象上升到具体”。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在唐老师扼要而评价颇高的导引后,一百多名同学用热烈的掌声开启了哈维教授的课程。哈维表示,他在8次课程中要做的,就是探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想要解决的问题,将马克思的成果告诉更多的人,因为理解马克思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下的世界和日常生活。他用新书Marx, Capital and the Madness of Economic Reason第一章的资本可视化图表串起了整个课程,该图表描绘了价值流动的整体过程,是三卷《资本论》的可视化简要概括。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这一图示并不像《资本论》开篇那样充满着哲学思辨的味道,哈维尽力用易于理解的逻辑来讲述资本的故事。一开始,资本家带着货币资本进入市场购买两种商品——劳动力和生产资料。这预设了雇佣劳动已经出现并且等待被购买。这同样预设了雇佣劳动阶级被剥夺了生产资料,因此不得不依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生产资料乃是来源多样的商品:作为大自然的免费礼物被直接获取的原材料,工厂以及周边的基础设施,等等。所以不仅必须存在一个货币系统以及劳动力市场,这里还需要有一个复杂的商品交换系统以及合适的物质基础设施来被资本利用。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马克思坚持认为资本只有在货币、商品、雇佣劳动的流通体系已经建立后才能产生。

流通进程中的价值在此刻经历了一次形式变化。资本一开始是货币的形式,现在货币消失了,价值以商品的形象登台:等待部署的劳动力和为了生产聚集起来的生产资料。将价值概念置于思考的中心使马克思能够探寻将价值从货币形式转化为商品模式的变形的本质。一旦劳动力与生产资料在资本家的监督下成功地结合起来,它们就被投入为了出售的商品的劳动过程。正是在这里,价值以新的商品的形式被劳动生产出来。价值被一个运动过程生产出并维持着,这一运动从事物(商品)到过程(将价值凝结于商品中的劳动过程)再到事物(商品)。

商品被带到市场上是为了出售。在一个成功的市场交易中,价值回到它的货币形式。为了使之能够发生,必须存在依附于支付能力(有效需求)的对于商品使用价值的渴望、需求和欲望。这一状况并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资本主义存在一个漫长且复杂的创造渴望、需求和欲望的历史。此外,有效需求并不会独立于货币分配。马克思称这一价值形式的核心转变为“价值的实现”,但价值从商品形式向货币形式的变形可能并不顺利。例如,如果没有人渴望、需要或欲望某个特定商品,那么无论在它的生产中花费了多少劳动时间,它也没有价值。马克思从而提到,如果价值的流动想延续下去的话,在生产与实现间会呈现出“矛盾的统一体”。

马克思区分了为了价值实现的两种形式的消费。第一类是他所谓的“生产性消费”,这里关乎的是使用价值的生产与销售,资本需要它们来作为生产资料。资本家为了他们的生产所需的半成品必须由其他资本家生产,而且这些产品会直接流回生产过程。所以,社会的总的有效需求的一部分是由购买生产资料的货币资本组成的。资本家对这些商品的渴望、需求和欲望是依于技术和组织形式的创新而不断变化的。第二类属于最终消费,包括劳动者再生产自身所需的工资商品,主要由资产阶级内部各部门消费的奢侈品,以及维持国家机器所需的商品。不像生产资料的生产,在最终消费中商品是彻底从流通中消失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