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为何千方百计贬低林浩抬高范跑跑?

邋遢道人 2018-05-16 浏览:
媒体罗列了林浩在“被树为英雄所产生的苦恼”,以及跑跑在辞职后从读庄子享受到的乐趣,一贬一褒尽在平淡的描写中。感觉这几个小编虽然年轻,但已经学到点几千年来中国酸文人那种拘小节而忘大义的本性,狗苟蝇营的风范和含沙射影言不及义的手法。其实道家从不轻视俗人鄙视俗规,恰恰相反,道家讲的是“和其光同其尘”(说难听点就是同流合污),认为道并不在上而在下。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

道在哪里?庄子说到最后是“道在屎尿里”,再没那么恶心的地方了。

连舅舅表姑都不认,给老丈人倒杯酒都嫌丢份子的人,说是领悟到庄子真谛。贫道只好笑话小编没见识。

对范跑跑秒回当年遭到“道德批判”,小编这样写:

时隔十年,范美忠用一种知识分子的腔调来描绘这段经历:“历史和上帝选中了我,选我来完成这个时代的思想转型。转型需要有个重大事件引起讨论来实现。选中我,是它看得起我。”

贫道觉得大概众多记者的到来让跑跑有些得意起来,开始胡诌起来,对这段历史叙述得颠三倒四。

历史和上帝并没有“选”跑跑,跑跑完全是毛遂自荐。情况是,地震后没有人注意、发现范跑跑在地震时先学生逃命并向公众透露了这个事情(也许上帝知道,但上帝当时确实没说),是跑跑自己向公众透露了这个情节并表示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很得意,这才有了什么“思想转型”。上帝没有看得起跑跑,跑跑自己看上了自己

严格来讲,跑跑当您的行为更像“暴露狂”:

就像跑跑屁股上长了个脓疮,也知道长在这个地方的这种东西大家都讨厌,但不改多年的脾气,当街把裤子一脱露出屁股上那个红白相间的脓疮来显摆,嘴里还喊着“都来看”。

跑跑今天还这样说就属于“知识分子的腔调”!?中国知识分子们也太那个了吧!

10年前看了凤凰卫视的这个节目贫道就感慨:

凤凰台办了件什么事情呢?就是把一泡狗屎端到大家面前,强迫大家闻,还一点办法也没有。”

范跑跑的暴露狂行为就是泡狗屎,臭不可闻。狗屎在地上大家都看见了,无非说声真臭就躲开了。凤凰台一本正经地用几十分钟的热线节目把这泡狗屎端出来,理由竟然是让大家辨别一下这泡狗屎究竟臭不臭!贫道还真不在意胡一虎故意引导出“有点香”的结论,只是觉得这么光鲜的一个电视台把一泡狗屎端到席面上不“专业”!!

有这么恶心人的媒体吗?

《VISTA》杂志是个小东西,与凤凰台不能比。杂志的小编与台湾来的大名鼎鼎的唬一唬差得远,但《VISTA》小编们把早已扫在路沟里变黑变硬的狗屎捡出来,挤上点沙拉撒上点孜然放到路当中,却是学到了主流媒体的本事——虽然让人恶心。

各位小心,别踩住了!

附文

为什么在电视台上辩论不过范跑跑

邋遢道人

(2008-06-13)

前一段看到网上对范跑跑的讨论没有怎么注意,因为想起来一句歇后语:磕瓜子磕出个臭虫——啥号仁儿(人)都有。但是看了凤凰台邀请范跑跑的辩论会,觉得事情比较大了,一是没有想到范跑跑还有那么大的市场,还是女人市场,二是凤凰台竟然给范跑跑提供舞台,让他表演,而且还能舌战群儒,大获全胜。

说实话,如果再组织这样的辩论会,贫道不敢说自己能够辩论过范跑跑。甚至估计连数学也很难成功。贫道说的“辩论过”不是指说服范跑跑,而是指不被对方逼到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命题,而且还显得“讲理”,让多数听众觉得自己占了上风。

很多网友说贫道的帖子逻辑比较严密,实事数据都很翔实,加上语言尖刻,是个辩论好手。尤其是数学的帖子,逻辑性很强,很难发现什么漏洞。加上嘴强牙硬,谁都没办法。可为什么贫道自己就甘拜下风,还拉上数学呢?道理很简单,因为逻辑是命题推演的规则,而命题是真还是假,逻辑并管不住。而在一些命题已经被大家认为是真的情况下,你逻辑再清晰,再能抓住对方不符合逻辑的推演,照样会掉到陷阱里。

比如,假如以下命题为真,你敢与范跑跑辩论吗?

——中国人被道德绑架了几千年,至今假道学还束缚着中国人的思想。

——人性表现为个人权利,中国几千年漠视人性,而西方自文艺复兴人性开始张扬,中国现在需要解决的就是个人权利。

注意,贫道举的这两个命题,已经在中国人心里成为“真理”。贫道很清楚,假如这两点为真,还辩论什么?范跑跑实际站在中国几代知识分子费劲心机搭了个永远打不败的擂台上。郭跳跳为什么灰头土脸?简单的很,主持人最后把他封为“道德的捍卫者”,自然让听众认为不就是个“道德卫士”嘛,联想翩翩,于是给范跑跑鼓掌。仗还没打就输了。贫道这么要面子,何必出那个洋相?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