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为何千方百计贬低林浩抬高范跑跑?

邋遢道人 2018-05-16 浏览:
媒体罗列了林浩在“被树为英雄所产生的苦恼”,以及跑跑在辞职后从读庄子享受到的乐趣,一贬一褒尽在平淡的描写中。感觉这几个小编虽然年轻,但已经学到点几千年来中国酸文人那种拘小节而忘大义的本性,狗苟蝇营的风范和含沙射影言不及义的手法。其实道家从不轻视俗人鄙视俗规,恰恰相反,道家讲的是“和其光同其尘”(说难听点就是同流合污),认为道并不在上而在下。

进到候机厅时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到书店转一圈,一眼看到门口一杂志封面上有“对话林浩、范美忠‘英雄’与‘懦夫的震后十年’”字样,以为会比顺手买下翻翻,有点感受。

这篇文章是《VISTA看天下》杂志的小编们写的,开始还觉得这个小编很能抓题材,谁知道文章开篇就有“林浩和范美忠身边记者如蜂”的字样,原来把范跑跑当成“人物”的媒体还不少。小编眼里,林浩和范跑跑本没那么大差距,虽然开头用了“当时”一个“殿堂”一个“地狱”,但殿堂前面用的是“被抬上”,地狱前面用的是“被打入”,在加上“英雄”和“懦夫”都是用的引号,微言大义,本文的主旨不往下看其实也清楚了——把范跑跑从地狱往上抬抬,把林浩从殿堂里往下拽拽。看来现在要求媒体宣传正能量,也是说说而已。(下图为文章附图,愁眉苦脸的林浩和悠然自得的范跑)

媒体为何千方百计贬低林浩抬高范跑跑?

其实,早在10年前就有人做《VISTA》同样的工作,而且花本钱更大。凤凰台《一虎一席谈》请来范跑跑,组织一批心底柔软的女嘉宾与脾气暴躁的转业军官郭松民对垒,在主持人巧妙的安排下,最终把小郭气得离席而去,落得个“郭跳跳”的外号——跑方大获全胜。

贫道当年是看完这个节目的,当时就说,假如站在跑跑及其女粉丝对面是贫道,肯定早就投降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主持人胡一虎不断把范跑跑的批评者封为“道德的捍卫者”。在当时的中国,“道德的捍卫者”是“道德卫士”的另一种说法,流行的逻辑是:

中国人被道德绑架了几千年,束缚了人性。假道学至今还束缚着中国人的思想

当这个判断句为“真”的前提下,也就是“道德批判是错误的”作为推理的大前提的时候,任何对范跑跑的批评都毫无说服力,是完全错误的。贫道是在强国论坛斗嘴斗出来的主,对辩论或者诡辩的各种技巧都领教过,肯定不会在这个判断句作为大前提的情况下贸然与跑跑团队辩论。非要参加辩论,贫道会首先否定这个判断句。(这里就不再叙述了,后面把10年前的帖子附后)

《VISTA》这篇文章的小编显然谙熟个中奥妙,所以文章第一段就认定当时把范跑跑“被打入地狱”的手段是“道德评判”。既然是“道德评判”而不是“法律评判”或者“人性审视”,小编用“被抬上”、“被打入”和加引号的英雄、懦夫就理直气壮顺理成章了。

文章主体部分罗列了林浩在“被树为英雄所产生的苦恼”,以及跑跑在辞职后从读庄子享受到的乐趣,一贬一褒尽在平淡的描写中。感觉这几个小编虽然年轻,但已经学到点几千年来中国酸文人那种拘小节而忘大义的本性,狗苟蝇营的风范和含沙射影言不及义的手法。贫道懒得细究这些文字的价值,但对小编把跑跑现在以读庄子为乐讲庄子为生,看做跑跑由读庄子“得救了”,觉得不舒服。把范跑跑与贫道祖师爷放在一起说,还透露出跑跑的精神已经趋向庄子的境界,贫道的感觉小编是亵渎神仙。

小编写了点跑跑现在的行迹,贫道看来无非显示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典型特征,继承了北大这几十年毕业生的传统,贫道怎么也与庄子联系不起来。

小编对范跑跑的个性特点抓的倒是很准:他“跑”前“跑”后有一点没有改——一直以为自己比别人高不止一个层次。

跑前:北大一毕业就写文章把老师挨个贬了一遍;到学校教书一要批教材,二要贬老师(“中国的文科老师多数是白痴”)。

跑后:对自己先学生逃命很是得意津津乐道。

一直到四处讲庄子的时候,还声称表姑、舅舅不算亲戚;认为给老丈人倒酒不公平;同学聚会别人划拳他吟诗;声称“钱理群教授也水平不高……”。

范跑跑的行径表明他自觉精神境界高人一等,不屑与俗人为伍。看来小编以为逍遥游里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而世人无非蜩与学鸠,小知不及大知,一览众山小的气概就算领悟了庄子。

其实道家从不轻视俗人鄙视俗规,恰恰相反,道家讲的是“和其光同其尘”(说难听点就是同流合污),认为道并不在上而在下。“上善若水”不是赞扬水纯洁干净,而是指“水往低处流”,最终“处众人之所恶”(大家都讨厌的地方),才“故几于道”。有一个很著名的故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