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大唐与高通合资让人想起“汪精卫投日”

铁流 2018-05-08 浏览:
在合作/合资的时候必须分清楚,哪些是可以合作/合资的,哪些是不可以合作/合资的。如果通过合资或合作,可以接触到世界顶尖的技术,进入一直被西方科技公司垄断的领域,从国外巨头手中抢下一部分市场,这种合资或合作就是可行的。如果合资或合作是引进国内已经掌握的技术,而且将会冲击国内企业已经占据的市场,这种合资或合作就不应该做。大唐和高通的合资就是这种类型。由于瓴盛科技主攻的是价格在100美金左右的中低端手机芯片细分市场,而这块细分市场是紫光展锐的基本盘。低端手机芯片的所有技术紫光展锐都已经完全掌握了。可以说,大唐与高通合资是引进国内已经掌握了的低端手机芯片技术,而且将冲击高通在中低端手机芯片市场的竞争对手,这种做法就有相互倾轧的嫌疑了。结果只会是亲者痛,仇者快。也就难怪业内人士将大唐与高通合资评价为“汪精卫投日”。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知情人士称,中国商务部已批准高通与国有大唐电信的子公司组建合资公司——瓴盛科技。瓴盛科技将主攻价格在100美金左右的中低端手机芯片细分市场,如此一来,将与紫光展锐爆发直接冲突。在中美发生经贸摩擦的大背景下,紫光展锐很可能成为继中兴之后的第二个牺牲品。

为何大唐与高通合资让人想起“汪精卫投日”

瓴盛科技将成为高通在大陆的代理人

早在一年前,高通就与大唐合资成立瓴盛科技,根据公开消息,合资公司注册资本298460.64万元,其中联芯科技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24%;高通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24%;建广基金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35%;智路基金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17%。

从注册资本占比来看,中资处于主导地位。不过,从历次中外合资的情况看,由于外商掌握了关键技术,合资公司的主导权往往掌握在外商手中。而且国内资本投入越多,被绑架的就越深,而且瓴盛科技基本不具备重复高铁模式可能性。

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大唐过去也是有自己的手机芯片设计团队的,也就是大唐联芯,红米手机就使用过联芯的芯片。可惜的是,由于在商业市场表现不佳,大唐解散了手机芯片研发团队,员工很多分流到小米的松果电子,使小米获得了一支手机芯片研发团队,并开发出了澎湃S1芯片。

在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技术团队的情况下,瓴盛科技很难把高通给的技术消化吸收的。就像当年把运10的研发团队解散,去和麦道合资,这种做法是不可能实现“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只会带来失败的苦果。

另外,从大唐把联芯的手机芯片团队解散这个事情来看,基本说明了大唐没有自己开发手机芯片的想法。否则不可能发生一方面要消化吸收高通技术,另一方面又解散研发团队这种自相矛盾的事情。

事实上,大唐选择与高通合资,只是为了经济利益,在2016、2017连续2年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的情况下,通过合资可以盘活僵尸资产,对大唐而言是非常划算的买卖。

因此,瓴盛科技很可能着眼于给高通做代理商,把高通的芯片贴一个牌子变成“自主研发”、“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然后在国内低价倾销和展讯打价格战。

为何必须借助瓴盛科技打价格战,而不是高通亲自上阵呢?原因就在于高通的低端的骁龙200系列出货量很低,在市场上难得一见,如果把高通400系列的价格拉到展讯一个档位的话,降价势必会影响到高通的营收,进而影响到高通的股价。这对高通的管理层来说是无法接受的——毕竟高通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要为大股东负责。

另外,通过合资把中国公司也拉进来,不仅有利于高通在国内运作,还可以利用国内资本给高通补充弹药。这就和最新政策允许国外车企独资建厂,但多家外企希望保持合资一个道理。

为何大唐与高通合资让人想起“汪精卫投日”

对于与境外公司合资,或开展技术合作,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从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的工业化历程看,很多技术引进、技术合作,或与国外巨头合资都对中国科技进步起到促进作用,比如建国初期的156工程,70年代的四三方案,90年代的双引工程等。

然而,在合作/合资的时候必须分清楚,哪些是可以合作/合资的,哪些是不可以合作/合资的。

如果通过合资或合作,可以接触到世界顶尖的技术,进入一直被西方科技公司垄断的领域,从国外巨头手中抢下一部分市场,这种合资或合作就是可行的。

如果合资或合作是引进国内已经掌握的技术,而且将会冲击国内企业已经占据的市场,这种合资或合作就不应该做。大唐和高通的合资就是这种类型。由于瓴盛科技主攻的是价格在100美金左右的中低端手机芯片细分市场,而这块细分市场是紫光展锐的基本盘。低端手机芯片的所有技术紫光展锐都已经完全掌握了。

可以说,大唐与高通合资是引进国内已经掌握了的低端手机芯片技术,而且将冲击高通在中低端手机芯片市场的竞争对手,这种做法就有相互倾轧的嫌疑了。结果只会是亲者痛,仇者快。也就难怪业内人士将大唐与高通合资评价为“汪精卫投日”。

紫光展锐很可能成为继中兴之后的第二个牺牲品

之前已经介绍了,大唐与高通合资早在一年前,然而,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商务部一直没有批准两家公司合资。这其中有什么奥秘我们不得而知,很可能是商务部也看出了其中的利弊,在权衡分析后一直拖着。

在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一行访华,与中国开展经贸磋商后,高通与大唐合资随即就被商务部批准了。这很难不让人联想,这是美方施压的结果。一旦瓴盛科技开始商业化运作,把高通的低端芯片穿个马甲,在国内倾销,将直接对紫光展锐造成冲击。

必须指出的是,由于高通仅占合资公司24%的股份,等于是在价格战中,高通只损失1美元,国内资本就要损失3美元。更糟糕的是,大唐电信、建广资本的国字号背景,可以比较容易的拿到政府和国有银行的钱,结果就造成了中国的国有资本帮助高通扼杀紫光展锐的尴尬局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铁流
铁流
微信公号“铁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