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对《人民日报》批评抗战神剧的一点思考

鹿野 2018-05-03 浏览:
抗战神剧本质上是资本操控媒体与影视界盲目与西方接轨导致的历史虚无主义的一种类型,包括《人民日报》批评的过度娱乐化现象实质上也是过度市场化的产物。我们应该对这种现象加以批评,但是必须坚持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之上而非依照西方主流媒体制定的标准来进行分析。否则,抗战神剧等文艺界的不良现象只会愈演愈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对《人民日报》批评抗战神剧的一点思考

2018年5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别让“神剧”消费抗战史》,猛烈批评抗战神剧“消解了严肃残酷的历史,也矮化了我们曾经的奉献和牺牲”。这引起了人们广泛关注,故笔者在这里也想就此简单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抗战神剧的“过度娱乐化”从何而来?

《人民日报》的文章重点批评的是抗战神剧中存在的种种过度娱乐化倾向:

【为了增加看点、博取眼球,在同题材剧作中取得更高收视率,于是脑洞大开,不顾事实地加料,甚至将抗战剧变成搞笑剧、言情剧、玄幻剧,就成了一些制片方的选择。如此种种,也就使部分抗日题材电视剧出现过度娱乐化的现象。】

应该说,这种批评是正确的。当前的抗战神剧的确存在着过度娱乐化的现象。不过文章却并没有指出这种过度娱乐化的原因,或者说至少对于其原因论述的不深刻。事实上,抗战神剧之所以会过度娱乐化,主要还是由于在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大潮中迷失了方向,沦为了市场的奴隶。之所以要争取更高的收视率,“甚至将抗战剧变成搞笑剧、言情剧、玄幻剧”,说到底还是要在市场中夺得更多的经济报酬。

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是,近些年来几乎所有的抗战剧当中都存在着日本女军官的形象,可实际上日本侵华部队当中根本就没有女军官。多年来,不少专家都指出过这种明显的错误,但是抗战神剧却依然故我,“日本女军官”仍然是近乎标准的配置。而出现这种现象不可言说的原因,恐怕无非就是出资方想通过打一点色情的擦边球,来让电视剧卖一个更高的价格罢了。

事实上,抗战神剧走向过度娱乐化也是文艺全面市场化之后才出现的。像新中国初期那些著名的抗战老电影《小兵张嘎》、《地道战》等等哪有什么日本女军官之类的色情因素呢?甚至很大一部分作品本身就把科教片与故事片合二为一,在弘扬革命传统的同时也增加了大量的军事技术等方面知识,如《地道战》就是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

因此,要根本上杜绝抗战神剧的过度娱乐化现象绝不能仅仅就事论事,而要改变文艺过度市场化,过度追求经济效益的现实状况。这就要求我们必须从体制机制上削弱资本对文艺的操控,把文艺作品的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

【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

不过,所谓“过度娱乐化”说到底还是一个艺术手法上的问题,即使存在这种偏差,其影响也是有限的。而且,艺术创作本身就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合理的想象包括一些喜剧似的夸张也是必要和无可避免的因素。像《人民日报》当中的文章也承认:

【今天我们批评“抗日神剧”,并不是说影视剧创作不能有适当的想象。相反,观众需要审美,也需要英雄。我们应该为各种类型的艺术创作提供更开放的生存土壤,让认认真真做喜剧片的人带给观众有价值的快乐,让有英雄情结的人也能创造出我们的“抗战大片”,这些都是必要的。】

因此,我们应该批评抗战神剧中存在的过度娱乐化倾向,但是仅仅批评过度娱乐化这种形式上的缺陷还是不够的,还应该对于抗战神剧当中思想内容上的问题作出必要的分析。

二、抗战神剧的最大问题在价值导向

事实上,抗战神剧最大的问题不是艺术手法的夸张荒诞,而是思想意识与价值观念上的偏差。概括的说,就是其不再把抗日战争视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的一个历史阶段,而是用抽象民族主义代替了马克思主义,用“民国范儿”模式的妄想代替了旧中国悲惨的现实,用资本代替了人民。

比如说,我们只要把新中国初期的抗战题材老电影和当下的某些抗战影视剧作一个对比,就会发现两者虽然书写的体裁相同,但是呈现的画面却完全相反:前者书写的抗战英雄主要是普通劳动者,特别是贫苦农民。这些人都是打着补丁,吃着窝头的。其甚至把能不能吃下去窝头作为识别真假武工队的重要标准。而后者的抗战英雄几乎都是地主资本家家庭的少爷小姐。他们都是穿着西服,喝着咖啡,在唱着夜来香的舞厅里表演着“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

这两副不同的画面实质上反映了两种截然相反的价值观,前者认为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后者则认为地主资本家等上层人士是民族的脊梁,广大劳动者则是无从轻重的,是资本操控舆论歪曲历史的一种形式。这当然并不是说上层人士都没有参加抗战,而是说在那个年代里能够穿着西服,喝着咖啡的少爷小姐在总人口的比例中堪称微不足道。如果要是把抗战期间的人都写得那么富裕幸福的话,日本的罪行也就被悄然掩盖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