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只羊”与“一块芯片”

孙锡良 2018-05-02 浏览:
一个国家,当其人民对生命价值的本源性思考完全被“爱国冲动”所覆盖时,所谓的“民族大业”实际上是一场永远无法完成的大业。如果大家都热衷于把精力盯在“伟大事业”上面,我会逐步将更多精力转向“小事”。毒食和毒环境,深层次吗?深层次。因为那是同胞害同胞。这把毒剑比帝国主义那把毒剑危害的长期性和普遍性更突出,当变形的民族主义持续爆棚时,自残主义的毒瘤就是整个民族的致命癌症。

“100只羊”与“一块芯片”

前些日子,一位同学病了,据说是癌症,不少人都怕去看他,我也是怕的,但我还是邀请一位老哥们去湖北探视了他,回来的心情很是低落。

再回想近一两年,身边的同事也走了几位,都是患癌,都是青壮年。

上周五晚上散步,话题闲扯到生老病死,同伴又讲起了她两位年轻好友患癌的伤心事,令人徒起寒意。

人,说不怕死,大概会有很大的假话成份,哪怕你过着地狱般的生活,恐怕也不会想早日去那个地方。

我不是医生,不懂得癌症的得病机理,总是会按自己的想象把这种趋向归罪于毒食品和毒环境。不只是城市,回到老家农村,发现青壮年因患癌而离去的人也是日渐增多,层出不穷的癌症病例有时让我甚至对中国的统计人均寿命持怀疑态度,正因于此,我对破坏食品安全和破坏环境安全的人都持有极端性的仇恨。

2018年4月26日,有一则新闻曝光山东寿光农民的100余只羊因吃了毒大葱而死掉。

这则新闻大概也就在网络上存活了几个小时,并没有引起什么重视,更没有形成多大的社会影响。

没有影响,最关键的一点是死去的不是100个人,而是100只羊。

往前推些时间,中兴的芯片被美国制裁,全中国沸腾了,13.7亿中国人的情绪全被调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美国伤害了我们的民族感情”。

当然,我也评论了芯片事件,并且批评了美国做法。但是,我不止一次地强调:

多看少说,有关科技的所有问题都是自身问题,后期结果都是前期错误的成绩单,要提高成绩,减少错误也便是了,不想提高成绩,缺了芯片,也不会关乎性命。

100只羊的死亡为什么突然让我感觉到其严重性更甚于挣扎的中兴呢?

这主要基于两点原因:一是国人对毒食品新闻的麻木程度已经达到空前;二是对国人相互伤害的现实缺乏认真的反省与有力量的谴责,当然,更失望的是监管者对多年的顽症缺少真诚。

令我非常痛心的是:有些朋友认为,因100只羊的死小题大做显得有点矫情,况且人吃大葱又不会吃得那么多,当菜吃的那么点葱也不致于毒死人。

矫情么?那我顺便再矫情几件事,全是媒体公开报道的真事。

某市豆制品市场曾经非常混乱,恶臭场地、变质材料、化工原料掺假的现象层出不穷。后来,市政府下定决心成立了一个大型绿色豆制品加工基地。在大家看来,这应该可以吃上放心豆制品了。然而呢?记者暗访发现,该加工基地的各家豆制品厂商所用大豆普遍存在糜烂变质,加工场地脏得不忍直视,几乎大部分厂家都掺入化工原料提高豆制品产量。

起初,我还只是恨黑心商家,千错万错都是他们的错。看到结尾,发现问题还不在这里,记者离开前跟工业园的门卫聊起了天,那个门卫不知道跟他聊天的人是暗访记者,非常谨慎地对他讲:

【之前不让你进去,主要是担心记者暗访,并不是有意为难你。】

大家想想,这个“绿色豆制品加工基地”的黑心事难道是秘密吗?难道只是个别吗?门卫都知道了,且在帮着作恶,监管者为何就不知道?

某省最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也是记者的暗访,重点放在了硫磺熏制中药材。结果是什么呢?很可怕。看相很好的中药材几乎都是硫磺熏制的结果,并且在整个市场大量存在,超标都在几倍至几十倍之间。记者当场还问了几个老板娘:

【你自己会用自己的中药材吗?】

清一色地回答是:

【不会。】

记者又问:

【“为什么不会?】

都回答:

【我自己做的,我当然知道。】

某地级市有一村子,村民都以处理二手服装为主要产业,家家都发了财,可以认为是致富典型村。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围绕该村方圆几公里的河流都是黑色的,整个村庄弥漫着浓烈的腐臭味。后来,可能是有人发现了暗访记者的身份,大量村民围攻记者,如果不是警察及时赶到,记者恐怕会挨一顿饱打。

2014年,央视曝光中部某省农民非法种粮,他们自己种的稻谷自己不吃,因为这种稻谷是科学家的转基因新品种,农民们都笑着讲自己可以买米吃。不过,可爱的农民们,你并不知道自己买来的米是什么米?你可能想不到自己买来的米可能就是“人家只卖不吃的米”。

列举这么几个典型的“矫情小事”,不知道大家作何感想?国人互害之烈难道只是个案吗?

食用量少,就毒不死人?

人,当然不会象羊一样餐餐吃那么多大葱,一次性被毒死的可能性当然可能性不大,与专家曾经讲的“吃一吨毒食才会致癌”的结论非常相似。

不管你一餐吃多少,你吃进去的毒不都还在人的身体内吗?一餐吃不上一吨,吃久了,不就一吨了吗?为何我的同胞们就不愿意往前多想一步呢?相比之下,咱看看欧洲爷们,从中国进品的副食品中只要检测出微量转基因成份便要求退货,难道这么一点“微量”能让欧洲人致死吗?

我们再看看中日两个邻国对国民食品的要求,日本人从中国进口粮食或食品,除了海关检测之外,还把检测人员直接放到中国的生产厂家,在生产环节就严格按标准控制。反观咱们,把标准控制得最好的东西全卖给了对方,把不够标准或没有标准的东西全喂给了自己人。

互害!互害!互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