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单边动武之后,美国欲演“金蝉脱壳”

田文林 2018-04-26 浏览:
美国原本希望借助“颜色革命”和“代理人战争”等方式,低成本推翻巴沙尔政权,捞取更多地缘政治利益。不料巴沙尔政权生命力极为顽强,加上2015年9月底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助战,使叙利亚局势明显朝着不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想出了让沙特等地区盟友“接盘”的主意。这样美国既可以金蝉脱壳,节省人力物力投入,也能保住在叙利亚的影响力。

【原编者按:近日,美英法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叙利亚采取单边军事行动,违背《联合国宪章》宗旨,违反国际法原则和基本准则。

以未经调查证实的“化学武器袭击”为借口,美英法默契地联手打击叙利亚,背后各有各的盘算。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单边主义武力行动对叙利亚问题的解决不仅毫无益处,而且使叙利亚局势更加复杂,军事对抗风险上升,停火谈判面临严峻考验。

硝烟尚未散尽,治乱需要道义。

对于化武疑云,各方不可预作判断,而需要联合国指定专业人士组成调查团到现场进行全面、公正、客观和专业的调查,通过确凿证据得出符合实际、经得起历史和事实检验的结论。

对于叙利亚问题的根本出路,各方急需让局势降温,回归在国际法框架内通过对话政治协商解决的轨道。有关各方应给紧张的局势降温而非浇油,避免冲突激化扩大。叙利亚人民需要和平稳定、经济发展、社会安宁,叙利亚的未来应该由叙利亚人民自主决定。】

田文林:单边动武之后,美国欲演“金蝉脱壳”

4月17日,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宣布,沙特主导成立的“伊斯兰反恐军事联盟”拟向叙利亚派遣联合部队,用以打击“伊斯兰国”武装。另据报道,美国官员曾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向沙特等国寻求帮助,希望组建联合部队以替代美国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力量。两个消息相互印证,至少说明当前中东局势的两个重要动向。

一是特朗普急于从中东热点问题中抽身。事实上,特朗普的这一想法已经被一些西方媒体称为“2.0版的中东退出战略”。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主导中东地区事务的最大外部因素。但“9·11事件”后,美国在中东接连发动反恐战争,导致中东热点问题激增,美国自身也软硬实力严重受损。而与此同时,中国崛起的步伐却明显加快。因此,从奥巴马政府时期开始,就定下“战略东移”目标,在中东则大力进行战略收缩。反恐调门降温、与伊朗达成核协议、谋求与伊斯兰世界缓和关系,都是这种战略收缩的直接体现。2017年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其中东政策看似另辟蹊径,与奥巴马迥然不同,实则形异神似。特朗普强调“美国第一”,这种政策的最大特征,就是摒弃理想主义成分,重回现实主义外交,尤其重视“以最小投入获得最大产出”。这种做法也被称为“基于交易的现实主义”。典型体现就是美国不再强调在中东输出“民主自由”,2018财年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公正和民主治理”的支出,从2016财年的23亿美元削减至16亿美元。

当前特朗普对待叙利亚问题的手法同样体现了这种思维。美国原本希望借助“颜色革命”和“代理人战争”等方式,低成本推翻巴沙尔政权,捞取更多地缘政治利益。不料巴沙尔政权生命力极为顽强,加上2015年9月底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助战,使叙利亚局势明显朝着不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美国精心扶植的库尔德武装,也因2018年土耳其策动“橄榄枝行动”极大受挫。对美国来说,叙利亚已经成了“鸡肋”:继续留下来,油水不大;完全退出去,又有点不甘心。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想出了让沙特等地区盟友“接盘”的主意。这样美国既可以金蝉脱壳,节省人力物力投入,也能保住在叙利亚的影响力。

二是沙特将进驻叙利亚视为扩大地区影响力的绝好机会。过去相当长的时期内,沙特外交一直以温和谨慎著称,但2011年中东剧变后,随着突尼斯、埃及等世俗共和国相继垮台,以沙特为代表的地区保守力量则凭借“福利换平安”,成功躲过“政权更替潮”,并取代埃及成为阿拉伯世界新“领头羊”。在此背景下,沙特地区外交战略日趋从温和谨慎转向大胆进取。尤其2015年1月萨勒曼国王上台以及2017年6月21日萨勒曼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被立为王储后,沙特对外政策更加咄咄逼人。沙特中东外交的核心目标是遏制伊朗。为此,沙特除了与伊朗直接展开外交战和舆论战外,最主要的就是在中东地区主动挑起“代理人战争”,与伊朗争夺势力范围。在也门,2015年3月沙特公开出兵也门,对当地什叶派背景的胡塞武装发动打击。在叙利亚问题上,沙特明确站在反政府武装一边,为其提供资金和武器,试图推翻亲伊朗的巴沙尔政权,挤压伊朗的地缘空间。据报道,美英法4月14日军事打击叙利亚之前,沙特曾主动请缨,表示愿意加入此次军事行动。现在美国提出让沙特组织阿拉伯联军进驻叙利亚,沙特求之不得,希望借此扩大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巩固阿拉伯世界新盟主地位。

然而,美国与沙特的如意算盘显然不那么容易实现。如果美国快速从叙利亚撤军,并由沙特填补权力真空,不仅会使叙利亚形势徒增变量,还会使美国和沙特陷入新危局。对美国来说,匆忙撤出叙利亚很可能使自己重蹈当年在伊拉克的覆辙。2003年美国错误发动伊拉克战争,导致伊拉克由中东稳定绿洲变成恐怖主义天堂。在此背景下,美军不得不留在伊拉克继续反恐,避免局势继续恶化。然而,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急于兑现从伊拉克撤军的竞选承诺,在伊拉克反恐形势尚未平息的情况下,便于2011年全部从伊拉克撤军。此举导致伊拉克原本渐已平息的安全局势重新恶化,并在2014年6月出现了“伊斯兰国”这一极端组织怪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田文林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