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应该如何读《共产党宣言》?

陈培永 2018-04-25 浏览:
经典必须走进时代。不能一读《宣言》,就让这个时代的人回到历史中去,我们应该让《宣言》回到这个时代中来。我们急需要做的是:以问题激活文本,让理论回应现实。我们要在新的语境下重解相关的概念、范畴、命题,给出合理的、有说服力的解释,并用这些范畴来剖析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生活。

今天应该如何读《共产党宣言》?

任何能够被称之为经典的著作,都不仅属于生产它的那个国家,也必然还属于世界各个国家;都不仅属于生产它的那个时代,也必然还属于它之后的新的时代。马克思、恩格斯1848年写就的《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无疑是真正的经典,它解释了世界,也改变了世界,它激活了时代,也跨越了时代。

时空转换,物转星移,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的读者,该如何直面、走进、融入这部真正的经典?我们应该从这部经典中读出什么来、能读出什么来、如何读出来?这并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它涉及到我们如何与伟大的思想家对话,涉及到我们如何让经典文本回应新的时代?

一、要读多少遍才能读懂《宣言》?

在看到毛泽东读《宣言》读了不下一百遍时,说实在的,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不至于吧”。原因之一是我对写作者本人的怀疑,当时30岁和28岁的两个小伙子能写出多么伟大的巨著?能值得中国的伟大人物一遍又一遍地阅读?原因之二是总觉得相对于两人其他的作品,比如《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资本论》等,《宣言》算是通俗读物了,读懂并不难。

随着阅读书目的增多和人生阅历的丰富,我越来越意识到自己远远低估了这本不算多厚的著作。《宣言》就像永远挖不完的思想的宝藏,你随时可以挖出一些,努力会挖得更多,当你自己感觉挖得差不多的时候,又会发现更深的地方还有很多可以去挖。当我以为《宣言》只有阶级问题的时候,我又发现了等级、阶层的问题,当我以为只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时候,我又发现了中产阶级的问题,当我以为只有阶级斗争、革命的问题,我又发现了还有自由、民主的问题……

我以为已经了如指掌了,任何解读也难出乎我左右了,但当我看到一些学习者、思考者、解读者提供的新的视角、新的观点、新的畅想时,我又不得不感叹下“自愧不如”。《宣言》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让你越走近它,越觉得它是神秘的;它总是给我们留下一串钥匙,让我们打开一重、两重门,却发现里面还有千重门;它总是给我们打开一扇、两扇窗,让我们自己去发现、去打开更多的窗。

书读百遍,其义自现,那得要看什么书?在读《宣言》百遍后,我们还会自我怀疑,我真读懂它了吗?完全把握其真意了吗?会不会又漏掉了什么?我们离思想家是有差距的,我们总喜欢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早就已经读懂了他们,但这种自以为是、这种已经读懂往往会经过一次又一次。真心劝一下那些读了几句、几遍就放弃的人,就认为《宣言》没有多少见解、没有多少新意、已经过时的读者重新拾起来,再一次挖出思想的宝藏,感受理论的神奇。

二、是政治文本而不是学术著作?

《宣言》是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党纲,是共产党人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的文献,它首先是政治宣言、革命宣言,具有鲜明的政治性、革命性色彩。

马克思、恩格斯把“宣言体”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逻辑架构清晰,论断铿锵有力,语言简洁明快,加上很多脍炙人口、战斗力十足的名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宣言》确实容易激发受到剥削压迫、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人们的斗志,让他们投身到轰轰烈烈的革命中,为争取自身权益而斗争。这也是它能从理论变成实践、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因之所在。

但也正因为此,今天的读者难免产生的困惑是,读《宣言》难道就是要重温一下革命的激情,怀念下历史的激情,提醒这个时代的人们不能忘记它的神奇吗?如果是这样,我们就低估了《宣言》的思想厚重性、理论严谨性,我们也就低估了作为思想家的马克思、恩格斯。

革命家的马克思、恩格斯与思想家的马克思、恩格斯是统一的。作为思想家的马克思、恩格斯看清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坚信人类社会发展的走向,确定推动社会变革的积极力量,才会成为那个时代的革命家,才会写出经久不衰的《宣言》——作为政治宣言又作为学术作品的《宣言》,既有革命激情又有思想厚重的《宣言》。

真正有说服力的、最优秀的政治宣言,必然是逻辑严密、值得反复推敲的学术佳作,它必须能够用逻辑的论证和理论的演绎使人信服。简单地说,它不能只有口号没有理,不能只有激情没有理性。而《宣言》既有口号又有理,既有激情又有理性。它是讲理的,讲人类社会发展大道理的,讲历史进程大逻辑的,这个大道理、大逻辑才是这个时代的我们更需要的,也是各个历史阶段的人们都需要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今天读《宣言》,我们不能停留在一些看似激进的“消灭私有制”“消灭家庭”“工人没有祖国”的口号上,而应把握其中的学理逻辑、深邃思想,把握住它所揭示的规律性的东西。没有细读,没有深思,人云亦云地在那儿说“‘消灭私有制’太搞笑了,完全不可能实现”这样的话,不仅是对伟大思想家的侮辱,而且也是对自己无知的绝佳展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培永
陈培永
哲学博士、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