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陷阱”存在吗?——与郑永年教授商榷

刘仰 2018-04-25 浏览:
郑永年用崛起来论述当今中国的机会或命运,充分暴露出郑永年骨子里是西方价值观的拥趸,到今天还在用西方那套强权政治、丛林法则来论述和评价中国。在他过去的著作中,郑永年的潜台词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根本目标还是要走到西方普世价值上去。虽然郑永年近年来替中国说了不少好话,但在我看来,郑永年肯定中国特色、中国道路时,有一句话始终没有敞亮地说出来:中国特色、中国道路只不过是通向西方普世价值体系、西方意识形态的过渡,只不过是基于中国特殊国情的权宜之计。

“明朝陷阱”存在吗?——与郑永年教授商榷

郑永年文章的网页截图(局部)

近年来中国舆论圈里各种各样的“陷阱”理论很多,例如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城市化陷阱、价格陷阱、流动性陷阱、马尔萨斯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等等,还有人出了一本书叫《经济学陷阱全集》。这些陷阱理论貌似学术,实际上都万变不离其宗地针对当今中国。

打个比方,算命先生、江湖郎中的惯用伎俩之一是先吓唬顾客,你有病了!你得了一种少见的怪病!你病得很重!顾客一旦被吓着,立刻就会着急求教:那怎么办啊?这些高人便会说:幸亏你遇到了我,我有祖传秘方,正好能救你!于是,顾客便乖乖听话掏钱。

舆论圈里的各种陷阱理论,在我看来大都是卖“祖传秘方”的。他们打着学术研究、高端智库的名义,向各级政府兜售他们的解决方案。为此,要么将没病的硬说出病来,要么把一点小病说成绝症,要么把常见病说成世间罕见。

这些大师们除了兜售自己的“药方”,还试图同时兜售自己——若在更高层面上把中国说得病入膏肓或疑难杂症,再掏出自己独门的锦囊妙计,就有可能成为“国师”。因此,有些已经看明白这种营销伎俩的耿直之士惊呼:当心,各种陷阱理论本身就是陷阱!

“明朝陷阱”存在吗?——与郑永年教授商榷

网页搜索截图(局部)

各种各样陷阱理论在中国层出不穷的时候,如今又多了一个,叫做“明朝陷阱”,它的发明者是旅居新加坡的学者郑永年。事实上,郑永年以前多次念叨过其他各种陷阱理论,可能他觉得效果不佳,没有达到惊吓高层、吸引高层注意的目的。他可能还意识到,过去念叨的各种陷阱理论,都是别人的发明,官家若想买药,不太会找他这个帮腔的转手。于是,郑永年可能觉得自己亲自发明一个陷阱,卖药的成功率更大。“明朝陷阱”便横空出世了。

网上搜索“明朝陷阱”,一般看到的是这个标题,《郑永年:中国需要警惕明朝陷阱》。这篇文章最初在网上出现是在一年前,那时候的标题是《中国正在错过一个又一个崛起的机会》,题注引语写到:“今天中国的崛起是否会陷入‘明朝陷阱’,即在没有真正崛起之前开始衰落”。一年后,即今年4月20日前后,各个网站和自媒体几乎一致地将标题改为现在的样子,再一次隆重推出,感觉像是一次策划的集体行动。至于其中缘由,后面再分析。

我理解郑永年“明朝陷阱”的核心论述大致如下:郑和下西洋时代,面对崛起的机会,明朝政府放弃了。明朝政府放弃这个崛起的机会是因为受到自己意识形态和既得利益的阻碍,所以把自己封闭起来,数百年后被西方打败,成为西方海洋国家的“阶下囚”。相反,从郑和时代便已经出现的东南沿海“倭寇”海盗的海洋活动,是一种与明朝政府价值取向不同的民间力量。由此警示今天:当今中国政府不要放弃眼前的机会,要接受命运,抓住崛起的良机。按以古鉴今的推论,如果当今中国政府放弃这个机会,也是因为意识形态和既得利益,相反,当今中国的民间力量已经为崛起而迫不及待了。

“明朝陷阱”存在吗?——与郑永年教授商榷

郑永年文章网页截图(局部)

我认为郑永年关于“明朝陷阱”的这个论述是完全错误的。

第一,郑和下西洋在15世纪初,1405年第一次,1430年第七次。鸦片战争在19世纪中叶,相距400多年。罂国学者安格斯·麦迪森的研究指出,这400多年间,中国的GDP世界第一,也就是说在这400年间中国是领先世界的,是世界的领跑者。直到1830年,中国的GDP仍占当时全世界GDP总量的三分之一左右,比当今米国占世界总量的比例还要高。既然如此,何来明朝放弃崛起机会一说呢?崛起的原意是地势突起,引申的含义有后发制人的意思,因此在政治上一般是指落后国家快速赶超先进国家。就历史事实而言,从郑和下西洋到鸦片战争,一直是西方国家在轮番崛起,试图赶超中国。按郑永年的说法,如果明朝没有放弃崛起的机会,本已世界第一的明朝要崛起成啥样?崛起成0或-1吗?

“明朝陷阱”存在吗?——与郑永年教授商榷

第二,罂国学者李约瑟早就指出,直到16世纪,中国的科学技术都领先于世界。从17世纪开始,西方科技飞速发展,很快超过中国,即所谓现代科技和工业革命。对这个现象如何解释被称为“李约瑟难题”或“李约瑟之谜”。这里不探讨李约瑟出的题目,只想指出,按李约瑟的说法,明朝也不存在放弃崛起机会一说。因为,明朝当初并不落后,反而是领先的。

第三,郑永年所谓明朝放弃崛起机会一说不成立,明朝放弃郑和航海倒是真的。那么,我们应该问一下:明朝放弃了郑和航海,此后中国还依然保持了400多年的经济领先,放弃郑和航海究竟是对还是错呢?一项政策或一个决定能在400年间保持有效,人类历史上不能说绝无仅有,至少应该说为数不多。换一个角度,郑永年至少应该做一个假设,如果明朝没有放弃郑和航海,其结果究竟是领先崛起成0或-1,还是快速衰落?不做这样的假设,郑永年的“明朝陷阱”论至少是不充分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