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小庆:“初心”不需要论证

谢小庆 2018-04-24 浏览:
当我们面对种种复杂的论证决策难题时,当我们面对种种艰难的选择时,我们不应忘记自己的初心,不应忘记孔子、莫尔、杰斐逊、富兰克林、亚当斯、马克思、毛泽东等先贤们的初心。正如美国建国先贤在《独立宣言》中所说,我们的初心是不证自明的(self-evident),是不需要论证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谢小庆:“初心”不需要论证

决策,需要基于有效论证之上。怎样进行有效论证?怎样评价一项论证的有效性?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在今天的国际论证研究(argumentation)领域,图尔敏模型是最重要的论证模型。

斯特芬·图尔敏(Stephen Toulmin,1922-2009)于1958年出版了《论证的使用(Uses of Argument)》一书,对亚里士多德以来的以“三段论”为代表的传统逻辑体系进行了反思,提出了不同于形式逻辑(formal logic)的非形式(informal)逻辑,图尔敏将之称为“工作(working)逻辑”、 “实践(practical)逻辑”或“实质(substantial)逻辑”。图尔敏指出,在科学、法律、经济和医学等许多专业领域,基于传统形式逻辑的论证意义很有限,实际上真正大量使用的是“实质论证(substantive argumentation)”。他指出,在传统的论证研究领域人们常常将注意力聚焦于“怎样论证才合乎逻辑”,却常常忽视“人们实际上如何论证”。在论证中,人们常常采用静态的“解剖学”方法,而不是采用动态的“生理学”方法。

在图尔敏提出的论证模型中,论证不再是简单地收集证据或事实,而是一个持续的、层层深化的的过程。在图尔敏的论证模型中包含资料(datum,D)、支撑(backing,B)、理据(warrant,W)、限定(qualifer,Q)、反驳(rebuttal,R)和主张(claim,C)等6个基本要素。论证的基本过程是:资料(D)和支撑(B)共同构成了理据(W),在接受了反驳(R)之后,经过限定(Q),使主张(C)得以成立。

图尔敏指出,仅仅事实(D)不足以成为支持一个命题(C)的理据(W),还需要一些必要前提的支撑(B)。一个有效论证只能基于一定的前提约定之上。根据同样的事实,基于不同的前提约定,可能得出非常不同的结论。

谢小庆:“初心”不需要论证

义务教育是否可以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是否征收房产税?是否征收遗产税?是否将农村土地私有化?是否继续发展国有企业?……今天,我们面临着许多艰难的论证任务。在展开这些论证时,我们必须约定支撑论证的必要前提,我们在论证和决策过程中不应忘记自己的“初心”。

我们不应忘记《礼记》中记录的孔子的“初心”:“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

我们不应忘记英国议会议长和英国大法官托马斯·莫尔的在《乌托邦》一书中所表达的“初心”: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每个有劳动能力的人都从事每天6小时的劳动,没有人不劳而获。由于没有对于短缺的忧虑和恐惧,没有人热衷于聚集财富。

我们不应忘记杰斐逊、富兰克林、亚当斯等美国建国者1776年在费城写入《独立宣言》中的“初心”:“所有男人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我们不应忘记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所表达的“初心”:要“消除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要使“劳动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为生活第一需要”。

我们不应忘记毛泽东同志曾经表达的“初心”:“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那样一种政治局面”。

实现“初心”的道路是漫长的,曲折的。在“人人平等”被写入《独立宣言》的94年之后,1870年,根据宪法第15修正案,美国黑人才获得名义上的选举权;144年以后,1920年,根据宪法第19修正案,美国妇女才获得了选举权;187年以后,1963年,“人人平等”还仅仅是黑人律师马丁·路德·金的一个梦想;188年以后,1964年,根据《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美国黑人才开始逐渐获得实际的平等选举权;240年以后的今天,在美国还仍然有一些有色人种和外来移民受到歧视和驱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