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玩弄“小民”概念贬损中国大陆崛起,自取其辱

千钧棒 2018-04-24 浏览:
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诡辩,龙应台几年前在北京大学大放厥词的时候,用她们那些人的标准来衡量大陆是不是文明国家和这样的“大国崛起”值得不值得她肯定,没想到“沉舟侧畔千帆过”,她的“螳臂”阻挡不了中国“大国崛起”的历史车轮,倒是她心目中的“文明国家”和地区出现的现象把她的脸抽得啪啪响。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龙应台玩弄“小民”概念贬损中国大陆崛起,自取其辱

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

这是龙应台2015年12月11日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表达的观点。她话里话外透着对中国崛起的反感和不屑。龙应台作为标准的遗老遗少,恶意贬低新中国,为其父辈曾经效忠的蒋记民国招魂是其与生俱来的政治立场决定的,她之所以在大陆受到一些“果粉”拥戴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在以龙应台为代表的这一帮公知眼中,这世界由美国等西方国家来统治才是合理的秩序。

对于这种屁股决定脑袋的极端言论,再咬文嚼字进行评论也是浪费表情,因为她只能代表她自己或者那一小撮人,在当今世界各国内部,从来就没有过意志的完全统一,只能是按照绝大多数人的意志办事。她说什么也没有用。

龙应台的所谓的“不在乎”就好比螳臂当车,阻挡不了中国崛起的步伐,连堂堂的超级大国美国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她一个过气的酸文人;她所谓的“在乎‘小民尊严’”也是再也不能忽悠中国人民,因为这些年来西方国家的“反面教员”当得太好了,国人的辨别能力已经大大提高。

因此,对于她提出的这个伪命题,不必要深入剖析,只结合这些年来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指出其荒谬之处即可。

下面进行分析。

“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两者有如下关系——

一、“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不是对立的,它们之间不存在非此即彼的关系。

二、“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相辅相成,“大国崛起”是在国际国内维护“小民尊严”的前提;而绝大多数人的“小民尊严”得到维护,反过来会为“大国崛起”提供扎实的民意基础。

首先应该指出,龙应台是在运用公知们的惯用伎俩,所提出的“小民”是为了方便玩弄偷换概念随意改变概念的外延的诡辩术。

下面分别评论:

一、为什么要“只在乎……不在乎……”呢?为什么不能是都“在乎“呢?

在概念的外延的逻辑关系上,“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并不是矛盾关系也不是反对关系,完全可以既“大国崛起”,又维护“小民尊严”,那么为什么龙应台在评论中国大陆的事情的时候要把它们对立起来呢?原因就一个,她需要利用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的具体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在任何国家的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的社会问题来否定中国大陆的“大国崛起”,同时,向大陆的民众推销掺入私货的所谓的“小民尊严”。

二、“大国崛起”是“小民尊严”的必要条件。

根据逻辑的规则,结合到两者的关系,也就是说,没有“大国崛起”,就没有“小民尊严”,而在特定情况下(比如某些西方国家内部),即使是有了“大国崛起”,同样没有“小民尊严”。

所谓的“小民尊严”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比如生存权、人格权等等。

1、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在三座大山的压迫下,中国人的生命权都无法保障,何谈人格权等“小民尊严”。

1991年,上海市园林局就曾走访过曾在法租界工作过的桂祖良老人,当时已八十八岁高龄的桂祖良老人依然记得,少年读书时的他,曾好奇想进外滩公园看看,却被门卫野蛮拦住,然后带他去看了一块木牌,木牌上的黑色大字,从此叫他刻骨铭心: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1878年6月的上海《申报》,就曾愤怒揭露过当时上海租界禁止华人进入上海公园游园的恶行,怒斥“华人独禁”的不公景象。“独禁”到什么地步?1907年《上海乡土志》里更写得明明白白:

【洋人豢养之犬,尚得自由出入,独禁华人。】

早在1881年时,上海公共租界的统治机关“工部局”,更是正式表达了态度:

【工部局并不认为中国人有进入花园的权利。】

4年后的12月2日,工部局又再次重申:

不准备给予(中国人)这项权利。】

公共租界的《公共花园与预备花园的规则》里,更是明文规定:

【狗与自行车不得入内,除西人之佣仆外。】1917年《上海闲话》里记录,上海跑马场“高标英文于木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