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的是什么样的“祸心”?——三评陈有西先生的西化“法治观”

朱志华 2018-03-02 浏览:
大量的事实证明,被陈有西诬称的所谓国家“制度原罪”和“先天病灶”并不存在,而是出于“陈有西们”妄图改朝换代、颠覆中国道路所杜撰出来的“莫须有”罪名。至于陈有西所说百年中国往往在十字路口“选错了路径”,那完全是由于他错误的政治立场,导致他得出迎合西方思维以及中国已被推翻的反动利益集团的阶级偏见。

另一个更为大名鼎鼎的华盛顿,即美国第一任总统,今天被资本精英、右派公知誉为“自由、民主”象征的“开国之父”,历史上更是一个恶贯满盈,类似被国人骂为“人渣”的大奴隶主。他拥有300多名奴隶,数量之多在当时也称得上屈指可数。而且终其一生,从未释放过任何一名奴隶。尤其残忍和令人发指的是,华盛顿年轻时牙齿掉光,为了美观从名下的黑人口中,血淋淋地强拔下9颗牙齿镶到自己嘴里;他还嗜好穿人皮做成的皮靴,强奸黑人女奴,下令屠杀印第安人,如按人道主义和法律公义,华盛顿无疑就是一个沾满人类鲜血的刽子手和强奸犯,早该送上历史的审判台。因此在华盛顿下台后,当时的社会舆论、媒体报刊,广泛谴责华盛顿的贪婪、狡诈、凶残,揭露他是一个荒淫无度、没有道德底线的人。但后来美国统治阶级发现,作为资产阶级、奴隶主阶级的代表人物华盛顿如果形象崩塌,无疑将给剝削统治阶级的精神支柱和价值观以致命打击,于是乎又展开一场“美化华盛顿”运动,编造了大量的谎言故事,包括什么从小用“小斧头砍树”等等神话都是杜撰虚构出来的,甚至还荒唐地塞进了学校的课堂教材。据有人统计,有关美化华盛顿的故事99%都是捏造的。经过数十年、百余年的“造圣”运动,时为千夫所指的“人渣”一下子变成了无比高大的“伟人”了。前一阶段,美国弗吉尼亚州发生一场政治风波,很多人要把维护奴隶制的南军名将罗伯特·李的雕像拆除,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大怒怼曰:华盛顿、杰斐逊都是奴隶主,你等莫非要把“国父们”的雕像全部平掉?!一言露出了马脚,如把李将军连同华盛顿、杰斐逊这些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美国“精神偶像”推倒,不就犹如刨掉了资本主义神话、西方普世价值的祖根?资产阶级的一统天下岂不是要震颤大乱?那时资本主义的丧钟或许真的要敲响了?!综上所述,历史事实再次雄辩地证明了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一句名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社会发展的无数史实说明,并非是社会主义,而恰恰是资本主义的法律政治制度才带有陈有西所说的历史“原罪”和“先天病灶”。

美国宪法、西方法治的第三大特点是“金钱政治”、“资本的游戏”。金钱在美国的选举政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也可以说是美国式的“权钱交易”、“制度性腐败”。有专家对美国当代选举制度的研究表明,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的半个世纪,美国选举几乎都是烧钱多、财大气粗的竞选人获胜,身处社会底层的劳工阶级想要通过所谓竞选登上权力顶层,完全是不可能实现的天方夜谈。资本寡头投资看中的竞选人,竞选人获得资本捐助当选上台后,必然在制定政策或分配官职等利益资源上予以回报,形成“金钱选举”的潜规则和“权钱交易”的利益链。这就是美国西方选举的真正政治黑幕与阶级本质。无论是总统还是内阁官员乃至整个官僚体制,说到底都是为资本家、金融寡头的统治利益效力的。本届美国总统特朗普本身就是个超级亿万富翁,其内阁组成人员许多都是“百万富翁”的有钱人,这样的政府为哪个阶级的利益服务不是一目了然了吗?!更使美国民众大跌眼镜的是,特朗普在电视竞选辩论中为了抹黑对手,不惜自曝“家丑”黑幕,他公开指责希拉里和其他竞选对手:“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希拉里收我的钱所以给我干事(希拉里曾两次竞选总统都告失败,曾出任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在场这些和我辩论的,几个没有收过我的钱?”电视观众们被这番“雷语”震得目瞪口呆。然而特朗普却是口吐真言,一语中的,将美国选举的丑陋肮脏真相暴露得一览无遗,这也充分印证了二战时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一句话:“美国经济是由60个家族控制的”。人们由此可见,究竟是谁在统治美国?美国总统及其政府的各级官员,都是按照资本家阶级的指令在管理国家,而作为统治工具的专政机器和法律制度,从根本上说,也是为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和长远利益服务的。这就是“陈有西们”所要的“美式法治”社会和西方的“选举政治”,或者说是一帮“政治律师”千方百计图谋改朝换代的追求目标。

【朱志华,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浙江省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会副会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志华
朱志华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