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的是什么样的“祸心”?——三评陈有西先生的西化“法治观”

朱志华 2018-03-02 浏览:
大量的事实证明,被陈有西诬称的所谓国家“制度原罪”和“先天病灶”并不存在,而是出于“陈有西们”妄图改朝换代、颠覆中国道路所杜撰出来的“莫须有”罪名。至于陈有西所说百年中国往往在十字路口“选错了路径”,那完全是由于他错误的政治立场,导致他得出迎合西方思维以及中国已被推翻的反动利益集团的阶级偏见。

不错,党在领导人民革命斗争和新中国建设、改革开放的实践探索中,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缺点、错误乃至严重挫折,但中国的社会主义航船始终坚持正确的方向和航道,及时纠正偏左或偏右的失误,取得了震撼世界的伟业。中国近七十年来的法治建设同样是在不断发展和完善中,现今治国的根本大法即“82宪法”,也正是在毛泽东同志亲自主导、制定的第一部人民宪法即“54宪法”的基础上与时俱进发展起来的。事实雄辩说明,新中国选择的制度道路是完全正确且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它的制度优势已明显超越了西方的发展模式,并对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形成了越来越大的磁吸效应和辐射力,因此大量的事实证明,被陈有西诬称的所谓国家“制度原罪”和“先天病灶”并不存在,而是出于“陈有西们”妄图改朝换代、颠覆中国道路所杜撰出来的“莫须有”罪名。至于陈有西所说百年中国往往在十字路口“选错了路径”,那完全是由于他错误的政治立场,导致他得出迎合西方思维以及中国已被推翻的反动利益集团的阶级偏见。

陈有西和所有鼓吹西化、私有化的所谓“法律人”一样,都犯有一个普遍且共同的根本性错误,即不懂或回避或否认“法”的阶级性,抹煞“法”是为特定阶级利益服务的本质。只会抽象的空谈什么“中国的民主与法治要有大的进步,要融入世界大家庭,这个潮流是任何人都挡不住的,谁想阻挡,谁就会被淘汰。”请问,中国的“民主”、“法治”其内涵和要义与西方是相同一致的吗?为工农阶级和绝大多数劳动者利益服务的法律体系,与为华尔街资本利益、为剝削阶级和少数人服务的法律体系本质是同一的吗?中国追求的是要把社会主义法律融入西方资本主义法律的所谓“大家庭”吗?不错,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制度,要吸纳全世界各国的法律精华为我所用,也包括要继承中华民族自春秋战国以来的丰富法治思想,但当代中国的“法治”要义和本质内涵,只能是维护共产党领导下的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以及以工农为主体的全体劳动者的阶级统治。

鼓吹“司法独立”、“三权分立”,照搬西方法治模式,是法学界右派公知们的又一共同特征,故陈有西也不例外。陈有西在2016年11月28日的网上写道,“司法不独立,一切无解。上层谋权,下层谋钱。”网民还披露陈有西扬言,“如果我还在体制内,又有一些大的权力,我会坚定地推行司法独立”,“党必须把自己的所有行为,自觉地纳入法庭审查”。请问陈有西:你喋喋不休要的是什么样的“司法独立”?你和所有鼓噪“独立论”的右派公知们一样,本质上要的就是不向人民代表大会负责的“独立”,是企图摆脱党的领导的“独立”,是美国西方模式即由资本统治背后操纵的的“独立”。你刻意把“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国,描绘成上层为了争权夺利而勾心斗角,下层官员个个贪污腐败、捞钱肥私,其目的不外乎抹黑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令人怀疑你是否有煽动民众不满情绪,群起而推翻你所虚构妖魔化的“弄权贪财”政府?在这里不妨反问你一句,你的亿万财富又是从何而来?请你也向民众作一交待,自证清白。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与西方世界的资本统治根本不同,中国共产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为人民执政,为人民服务,代表和维护的是人民的根本利益,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要求全体党员和各级党组织带头守法,然而中国共产党并不等同于党的某个具体组织,党与党组织逻辑上并非同一概念,你要党把“所有行为”都“纳入法庭审查”,究竟意欲何为?你是不是更想凌驾于党之上,由你等“法大人”来当“判官”,对“党的行为”进行裁判审查?网民们还披露道,陈有西称,“(司法独立与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逻辑上能够相洽吗?)不能。所以这在当前中国,是一个死局。没办法走通”。这句话可从两个不同视角来解读。首先按照陈有西的逻辑思维,“司法独立”和“党的领导”二者无法相容,是个“死局”,只能去其一,路才能“走通”。而陈有西心心念念的是一旦我有权,“会坚定地推行司法独立”,那怎么办?只能是“去党的领导”,唯此“司法独立”才有出路。甚至公开叫嚷“司法改革还必须考虑撤销党委的各级政法委”,口气之大,狂妄之态可见一斑;其次,陈有西生活在当下中国,他也意识到要以他那帮公知“法律人”之力去冲撞和否定“党的领导”,无异于拿鸡蛋撞石头,自取灭亡,故而从其“死局”之说中,多少可体味到其感觉“司法独立”之无望和哀叹。早在新中国立国之初,毛泽东同志就明确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晚年他又再次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共十九大习近平重申毛泽东当年的思想,旗帜鲜明地向国人、向世界宣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与西方资本统治阶级内部实行所谓“两党”或“多党”竞选作秀、轮流执政的表演表象有着本质的不同、根本的区别。只要中国始终坚持共产党领导,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陈有西们”的“西化法治模式”,以及所谓的“司法独立”美梦就永远实现不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志华
朱志华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