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的是什么样的“祸心”?——三评陈有西先生的西化“法治观”

朱志华 2018-03-02 浏览:
大量的事实证明,被陈有西诬称的所谓国家“制度原罪”和“先天病灶”并不存在,而是出于“陈有西们”妄图改朝换代、颠覆中国道路所杜撰出来的“莫须有”罪名。至于陈有西所说百年中国往往在十字路口“选错了路径”,那完全是由于他错误的政治立场,导致他得出迎合西方思维以及中国已被推翻的反动利益集团的阶级偏见。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的是什么样的“祸心”?——三评陈有西先生的西化“法治观”

有网民披露称,陈有西先生“把自己定位于政治律师”,其实在中国的法律界有相当一批这样的人。他们自视甚高,自以为可以呼风唤雨,左右舆论,其心岂是仅仅为了办几个经济、民事案,也并非单纯为了追逐某些名和利。“政治律师”所瞄准的乃是国家大器,政治舞台,改朝换代。

先来看看陈有西是如何评价新旧中国,也即国民党蒋介石统治时期,与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两种根本不同的法治政体的。陈有西在西北政法大学演讲时称,“1949年废除了国民政府的《六法全书》,法律一片空白”,国家似乎进入了一个“无法无天”、社会混乱不堪的无序乱世,究其根源,按陈有西的说法,概因“国民政府当时还是一个合法政府,后来被共产党推翻了”,于是这位“法律人”哀叹道:“中国的近代法治进程,到1949年中断了”。廖廖几句话,一方面表达了陈有西对国民党反动腐朽政权被推翻导致旧法统崩溃大为惋惜,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唱起挽歌追思缅怀;另一方面,实为谴责共产党这帮“穷鬼”、“暴徒”居然把一个“合法政府”给推翻了,真乃大逆不道,违背法理。陈有西是否还图谋为今后反攻倒算,进行“政治清算”留下伏笔未可知!因为网民们还揭露道,陈有西扬言要“一起拱卒,创造明天”,“将来清算是必须的”,一个酸臭的“政治律师”,却摆出一副要与中国国体决战的姿态,真可谓不自量力!“陈有西们”自诩“小卒过河”,义无反顾,是否要“拱翻”共产党,创造改朝换代的 “新天地”,进而图谋“还乡团”复辟清算?此语真谛只有陈律师己心自知。但不管怎么说,陈有西对新旧社会两重天的褒贬观感,与亿万工农劳动阶级的感受体验完全不同,充分暴露了这位“政治律师”是站在谁家立场上?为谁说话?屁股坐歪坐错了,就必然要站到人民的对立面去。

往下让我们再接着看网民们还发现了陈有西一些什么言论:“我们的制度设计有那么多的原罪”、“百年中国,很多十字路口我们都选错了路径”、“我们国家现在暴发出来的大量问题,都在于基础制度设计上的先天病灶”。好家伙!在缅思了一番民国政府的“合法”与“六法”情怀后,现在开始质疑和讨伐新中国人民政权了。“制度原罪”?“先天病灶”?陈有西先生在此似把矛头对准了领导人民翻身解放的第一代共产党人,似要清算开国元勋们建立新中国、新国体、新政体的“原罪”了。“陈有西们”闭眼不看党领导人民近七十年的革命史、建设史、奋斗史,以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相反,却把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实践探索中产生的问题放大,归咎于“基础制度设计上的先天病灶”,甚至溯及“五四运动”以来党所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这岂止是“历史的虚无主义”,更是对近百年来伟大人民革命运动之否定、颠覆与反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陈有西们”诋毁中国“基础制度设计”的“原罪”和“先天病灶”,那就不妨纵向横向比较一下中国的昨天和今天。新中国建立之初,国民党留给共产党人的是一副烂摊子。仅举钢铁、粮食为例,当时中国一年的钢产量只有15.8万吨,只相当于美国半天的生产量,而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产钢大国,2016年达到808百万吨,居第二位的日本约为105百万吨;1949年刚解放时,中国5亿多人口,人均粮食仅208斤,人民食不果腹,饿殍遍野。截止到2016年,我国人口已达13.8亿,人均粮食约达446斤,总量为世界第一,人民早已丰衣足食。旧中国文教科技极为落后,文盲占了总人口的90%以上,从1912年到1947年36年间,大学毕业生仅21万。而新中国2017年就新招大学生748万多人,应届大学毕业生达795万人,全国在校大学生为2695.8万人,全国具有大学教育程度人口已达1.9593亿;中国人均寿命建国之初仅35岁,与印度相同,而美国已达68.6岁。但到1976年,中国人均已达69岁,印度是50岁,远超印度19岁;到2017年中国人均寿命已达75岁,印度约为65岁,美国均寿亦为75岁;被西方誉为所谓“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1947年独立,其大部分工业品产量都高于1949年建政的新中国,然而经过近七十年的发展,2017年GDP总量中国已是印度的5倍多,人均GDP已达印度的4倍多。仅列上述几组数据,即可看出69年来,中国已取得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基础制度的“原罪”、“病灶”从何而来?何“罪”之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志华
朱志华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