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教授:如果把孩子培养成对革命先烈无知之人,我们的罪过就大了

胡懋仁 2018-03-01 浏览:
虽然说,现在是市场经济,但是我们的文化管理部门是不是要有点责任心?把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和现代的英雄、烈士,有计划地做一个影视作品的拍摄计划?然后通过招标,通过国家投资或者民间投资,来完成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我们的出版社,是不是为了下一代,也要有计划地出版我们中华英烈的一套又一套丛书,广泛而系统地向孩子们介绍我们民族的英雄模范、爱国义士和不屈的烈士。我们不光要对得起先辈英烈,更要对得起我们的孩子。我们不能耽误孩子,把他们培养成对民族英雄无感之人,对革命先烈无知之人。那我们的罪过可就太大了。

北航教授:如果把孩子培养成对革命先烈无知之人,我们的罪过就大了

人民群众既然是历史的创造者,那么大多数英雄人物又是产生于人民群众之中的,那么,我们要承认和尊重人民群众的创造作用,就必须尊重我们民族的英雄人物。这也就要求我们在对下一代的教育中,必须加强对我们中华民族英雄模范人物的宣传,教育我们的孩子们了解我们的英雄,尊重我们的英雄,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英雄。

金一南教授在一次演讲中讲到今天的俄罗斯,小学校的老师给孩子们讲苏联时代的英雄人物,讲今天俄罗斯的英雄人物的故事。在讲的过程中,老师流泪了,孩子们也跟着流泪了。金教授说,孩子们可能不一定理解英雄们的行为究竟意味着什么,但老师一哭,孩子也跟着哭,这样的场景一定会给孩子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就是爱国主义的教育,这样的教育不可能离开向孩子们讲述自己民族中出现的英雄人物的事迹。

今天的俄罗斯,青年男女结婚时,都要到无名烈士墓送上一束鲜花。在苏联时代,这个仪式就一直存在着。无名烈士墓上刻着这样两行字: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我们也有自己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各地也有自己的烈士陵园,也有自己的烈士纪念碑。我们是不是真的缺少那样两行字,没有这两行字是重要还是不重要,这里暂不讨论。但是,我们纪念烈士和英雄的仪式,毕竟不是太多。这应该是我们教育中的一个短板。

尽管今天的俄罗斯经过苏联的解体,已经元气大伤。但俄罗斯民族这种缅怀先烈、崇尚英雄的风气,一定会让俄罗斯重新崛起。这一点是真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借鉴的。我们对于我们的民族英雄和革命先烈,可以表达崇敬的场合实在是不多。这多少是有点不太应该的。

一个民族要想成为世界的强者,这种血性和气性是绝对不可缺少的。没有血性的民族,再富裕,也没有强悍的战斗力。而这一定是要吃亏挨打的。所以,不仅仅是落后就要挨打,缺少血性同样也要挨打。而这个民族的血性必须要通过教育以及其他向英雄表达敬意的仪式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才有可能长期保留下来。

我们的意识形态领域,我们的文学艺术领域,同样具备着这样的使命。而在意识形态领域里要传达的观念和思想,往往通过文学艺术领域能得到更好的宣传、教育和传承。所以,我们的文艺领域是有责任肩负这个伟大使命的。

然而,我们的文艺界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不够,严重地说,是缺乏责任心的。简单地说,我们的电影、我们的电视剧,有多少是专门为我们民族的英雄和英烈拍摄的?可能有那么几部,但非常不够。而且已经拍成的影视作品,质量都不高,影响力都不够大。这些事做了,但等于没做。这当然是不行的。雷锋拍过两部电影,其中一部还是在文革前拍摄的。文革后拍摄的只有一部《离开雷锋的日子》。我们这么一个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居然只有一部电影来表现他,而且还不是直接表现,这是不是很说不过去?至于电视剧,我印象中似乎一部有关雷锋的都没有。这也不能说很正常吗?而一个康熙,一个雍正,已经各自拍过不止一部电视剧了。抗美援朝中的黄继光,也只是文革前拍摄的《上甘岭》中有一个拿爆破筒去炸碉堡的通信员的形象,与黄继光的英雄事迹相类似。我们从来没有一部正面表现黄继光的影视作品。董存瑞题材的也只有一部文革前拍摄的故事影片。邱少云则一部也没有。罗盛教别说影视作品了。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英雄的名字。而英雄王杰,现在知道的人更少。一提王杰,都只知道是台湾的歌手,而很少人知道那是我们的舍己救人的英雄烈士。

这种严重的缺失对我们的下一代,对于我们的孩子的教育是非常有害的。孩子们知道什么?知道最多的是明星。而且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关注这些各类明星也是几乎成为一种常态的事情。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和地区会有这样的现象。或许日本、韩国、台湾、香港会有这样的事情吧?这样的孩子或许将来也能得到英雄的教育,但那是不是太晚了一点?爱国主义的教育不是空喊口号,必须与我们民族的英雄和英烈的事迹与孩子们的教育生动地联系起来,才有更好的效果。

虽然说,现在是市场经济,但是我们的文化管理部门是不是要有点责任心?把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和现代的英雄、烈士,有计划地做一个影视作品的拍摄计划?然后通过招标,通过国家投资或者民间投资,来完成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我们的出版社,是不是为了下一代,也要有计划地出版我们中华英烈的一套又一套丛书,广泛而系统地向孩子们介绍我们民族的英雄模范、爱国义士和不屈的烈士。

我记得,我们小时候,读过《革命烈士诗抄》。今天似乎再也见不到这样的作品了。我们中学还专门组织过朗读《革命烈士诗抄》的由各班参加的比赛大会。我听到那些以前没有听到过的烈士们创作的诗歌,被深深地打动了。那对我后来的成长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的《可爱的中国》,也曾深深地打动过我。可是我们直到今天,都没有看到有一部描述方志敏烈士的影视作品。这实在是欠账太多了吧。

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优秀的民族英雄岳飞、文天祥,至今也没有一部影视作品,文学作品也只有一部古人写的《说岳全传》。而我们今天的人呢?都做了什么?明朝的于谦、袁崇焕也没有一部描写他们的作品,连文学作品都没见到过。而我们的出版社,对于什么张爱玲之类的作品百出不厌,这已经让人感觉有些气愤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