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标欧洲法律,日杂应判几年?--对惩治中国最恶毒的反共组织精日团伙的思考

长河红阳 2018-02-27 浏览:
与这些替德国法西斯翻案的学术言论相比,日杂精日群体侮辱中华民族、替日本法西斯翻案鼓吹的系列言论、贴文及行动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文登四日杂暴力袭击爱国学生事件到进来层出不穷的穿日本军服膜拜日本皇军、用行动替日本法西斯军队侵华罪行翻案的事件,都证明中国的日杂群体不仅在思想和言论上比欧洲新纳粹更加恶毒,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绞尽一切脑汁在印刷品、互联网等媒体及展览等公共场合,极力美化日本法西斯种族屠杀罪行及其他反共反华反人类罪行,对标欧洲的法律,这些人至少应“处有期徒刑一年至十年。行为人之活动有特别危害的,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精日——精神上的日本人的简称。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我早有思考,最初的感觉,这伙子人有势力!例证就是我在铁血论坛与日杂的两次交锋。

与精日的两次对垒

 2013年初,有个精日宣扬“满蒙非中国”论,以《全面揭穿“蒙古是近代从中国独立出去”的无耻谎言》为题,在铁血挂了一个不少于一万字的长文,有图(地图、图片),花哨的很。这个帖子招来4万的点击量,百楼以上的跟风。其中不少的跟帖表示了赞同!影响极恶劣。我在跟帖里猛追猛打,最后那个精日干脆屏蔽了我。我花一个星期也挂了一个约一万字的长文和他对阵。但是,铁血反应奇快,在点击量不到200的时候,锁了贴,不许他人跟风评论,所以那个帖子“沉了”。可是那个“满蒙非中国”论的帖子却照样开放任人跟风评论。

我只能投诉这个帖子有问题,那个“满蒙非中国”的帖子倒是被锁定了,可是,挂贴的精日通过站内短信对我辱骂,我只是稍加回应,半小时之后,接到铁血的事务通知,对我禁言三天。禁言解禁之后我接着投诉,用比早先更激烈的言辞质问:你们铁血不是号称反日的么,为什么这种日本人炮制的毒垃圾你们要放开讨论,为什么我反击垃圾的帖子要被锁定?这样的言辞过后,那个日杂的帖子倒是被删了,“个人中心”也空了,我以为投诉见效了,但是,半年之后,又有人在我的贴子里跟风评论,那个精日的“个人中心又恢复”了!

如此这般等于我的“折腾”算个笑话。我算是领教了什么是日杂——是有些势力,能沟通版主或者小编之类的“大人物”,以至于标榜反日的铁血论坛居然能和这路人沆瀣一气。

第二次,在2015年10月,也就是9·3大阅兵之后,有日杂给南京大屠杀的罪魁松井石根洗地,这就是对9·3大阅兵“回以颜色”。我也没在跟帖里追打,直接挂帖反击,但是那个帖子随挂随删在页面上绝对看不到半点痕迹,如是者五次!隔天,直接把我的另一个小号找了个茬子禁言了!铁血这样的反应迅速如果不是和精日预先通谋绝不可能。小号禁言解禁后,我在版务版面写文质问,回复栏有个版主说:“已处理”。但是,与前一次一样,只是暂时封禁,过些时间又让那个精日继续活动。

精日本色——种族主义

上述两件事让我深感网络“水深”,铁血水深!据称反日的铁血居然和为前侵华日军洗地的精日沆瀣一气,这伙子精日实在有势力!当然,那个时候的精日们还没有猖獗到现在这个地步——连连搞事挑战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四行仓库日军军服门事件、南京紫金山日军军服事件。和我对垒的两个精日是否就是与他们同一个团伙,这个我也无从得知,而我严重质疑对这些搞事精日们的处罚是不是因为他们有保护伞在“罩着”而那样的轻描淡写——仅仅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轻易放过了。

在与日杂们的两次交锋受挫后,孤陋寡闻的我总在想这些日杂是什么“底料”撑着,竟这样无耻?甚至于还怀疑,是日本右翼写的东西跑到中国网络上兴风作浪?但是,去年“四行仓库日军军服门事件”之后,我才觉得,这并非“皇军进村”,而是“维持会”在烧杀劫掠!那么,“维持会”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一般地,从这些败类的日本嘴脸看,他们很容易混同于“哈日”一族。可是,不少“哈日”者,有些层级的,虽然对日本历史、文化、绘画、建筑、甚至于服饰痴迷,但是总没有为侵华日军涂脂抹粉的;层级低的,痴迷日本动漫,愿意为cosplay花去大把时间精力,然而也没听说有多少人会对禽兽一般的日本军队有半分好感。那么,这伙子日杂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哈日”。

对标欧洲法律,日杂应判几年?--对惩治中国最恶毒的反共组织精日团伙的思考

对标欧洲法律,日杂应判几年?--对惩治中国最恶毒的反共组织精日团伙的思考

对标欧洲法律,日杂应判几年?--对惩治中国最恶毒的反共组织精日团伙的思考

对标欧洲法律,日杂应判几年?--对惩治中国最恶毒的反共组织精日团伙的思考

对标欧洲法律,日杂应判几年?--对惩治中国最恶毒的反共组织精日团伙的思考

 

从他们挑战中国人民族自尊的行动看,这些人有着对日本军队变态似的迷恋和崇拜。而这样的迷恋乃是对无限暴力和血腥的绝对崇拜,也是对所谓“强者”的顶礼膜拜。或者说,服膺拳头、崇尚暴力。这是丛林法则机械照搬于人类社会的灾难性后果——“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个“社会达尔文主义”曾经为帝国主义、种族主义正名,是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的思想基础,也是现在世界种族主义盛行的思想根源。当然,诸多的社会不公也藉此得以堂皇。从网络上获知的日杂们的言论看,他们屡屡辱骂中国人为“支那猪”,知其中含有的对中华民族的敌视与仇视证明,他们就是如假包换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信徒,纯正的种族主义者,而且更是绝对无耻的逆向种族主义者——把敌视、仇视,甚至于要把杀戮的指向对准了自己的同胞。那么在历史上深受其害的,反种族主义的中国能容这些人存在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