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湘江》:是良心之作,但也有失败之处

郭松民 2018-02-12 浏览:
之所以强调《血战湘江》是主旋律文艺的良心之作,是因为近年来颇有一些主旋律作品是不讲良心的——主创人员对深刻改变了现代中国命运的中国革命毫无敬畏之心,反而热衷于按照新右派公知的论调,重新叙述和解释——本质上是割裂和抹黑——革命历史,为已有定论的负面人物化妆翻案。肯定《血战湘江》是主旋律文艺的良心之作,并不是说它没有问题。作为一部文化产品或者文化消费品的电影,《血战湘江》是比较失败的。首先一个,影片的基调就不对。再一个,人物性格高度雷同。影片还有一个很大的缺陷:没有表现出路线转折的必然性。

这样的刻画和人们心目中的毛主席相去甚远。

长征途中,毛主席在政治上从被动到主动,靠的并非和李德、博古等当面对抗,而是主要靠两个因素:

一方面,耐心等待,让事实教育大部分人觉醒。毛主席做事有一个一以贯之的特点,就是因势利导,从不在客观条件不成熟时去强扭那个不甜的“瓜”;

另一方面,毛主席也不会一味消极等待,而是通过大量的思想工作、政治工作,比如做张闻天、王稼祥的工作,主动为解决路线问题创造条件。

如果毛主席真的动辄对李德、博古吹胡子瞪眼,和他们在行军队伍中大声争吵,那遵义会议还能不能开,开成什么结果,就都很难说了。

《血战湘江》:是良心之作,但也有失败之处

另外,战斗场面也极度雷同,没有推进的层次感。

观众能看到的就是双方士兵密密麻麻聚在一起,端着机枪,怒目圆睁,高声吼叫,相互猛烈开火。桂军和湘军的区别在哪里?一军团和三军团的不同风格在哪里?完全看不出来。

影片还有一个很大的缺陷:没有表现出路线转折的必然性。

实际上,广昌保卫战失利之后,李德、博古的领导就开始受到各级指挥员的怀疑,他们当然会凭着党性和对革命的忠诚继续浴血奋战,但也不可能像影片表现的那样保持如此亢奋的精神状态。

被迫长征,客观上意味着王明路线已经失败,高级领导人其实对此都心知肚明,只是对共产国际仍有迷信,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罢了。

李德、博古也是方寸已乱,博古甚至一度想要自杀,不可能像影片当中表现的那样仍然自信满满、咄咄逼人。

《血战湘江》:是良心之作,但也有失败之处

湘江战役的巨大损失,加速了历史转折了进程,但即便没有湘江战役,李德、博古也搞不下去。

王明路线的基础是教条主义,教条主义的本质是主观主义,主观主义则不可能作出符合实际的决策,所以其最终破产也是必然的。

影片没有把这种必然性表现出来,这是影片给人苍白感的根本原因。

指出一个小的,但绝不是不重要的问题:影片中的红军指战员都以“兄弟们”相称。

这符合历史事实吗?

更重要的,让红军指战员们之间如此相互称呼,想追求一种什么效果呢?

《亮剑》、《集结号》一类影视剧中的八路军、解放军都是以“弟兄们”相互称呼的,因为冯小刚们要改写人民军队的历史,重新解释人民军队的勇敢精神,把解放军表现成“国军”。

《血战湘江》:是良心之作,但也有失败之处

但《血战湘江》不是这样的,主创人员明显是想增进公众对革命的认同,为什么也一定要用这种国军化的称呼呢?

答案也许是简单的:这是失去自信后的媚俗,是想通过取悦于那些低级趣味的观众来获得认同。

不能说《血战湘江》主创人员的努力不真诚,但这种努力令人惋惜地失败了。

《血战湘江》的出现,在今天不能不说是一大进步,但我们看到进步的同时,也必须正视前述种种问题。

我们不能不痛苦的认识到,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由于病态“防左”的政治原因,红色文艺传统已经中断了太长时间。

由于缺乏经验与传承,由于对革命历史的隔膜与陌生,编剧、导演只能依赖“大场面”,依赖血腥、残酷的场面来表现“革命”,演员则只能依靠怒目圆睁、大喊大叫来表演“红军”。

《血战湘江》:是良心之作,但也有失败之处

这无济于事,感动不了人。

这种失败,和湘江战役的失败一样惨烈,暗伤更重。

如何才能接续、恢复红色文艺的传统?

从观众和“有关方面”来讲,应该满腔热诚地支持《血战湘江》这样的良心之作。

无论如何,《血战湘江》是一个突破,突破就需要鼓励。

从主创人员的角度来说,更多的捷径是没有的,只能努力做一个“革命人”。

如鲁迅先生所言,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从喷泉里喷出的都是水。

希望《血战湘江》如湘江战役一样,从此开辟通向转折的道路。

【郭松民,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郭松民
郭松民
独立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