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作家如何统治了我们的阅读世界

Sunili Govinnage 2018-02-11 浏览:
之所以很难读到少数族裔的书,是文学界和出版界里的一个系统性的问题所导致的。从MFA项目(指文学系的创意写作专业)到出版商再到批评圈,这整个产业链就是缺乏多样性的。在儿童文学领域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根据联合童书中心的调查,在2014年出版的童书中,只有百分之十四的作者是有色人种。出版机构还会排斥或者不理会这些非白人作家书中体现出的文化差异。出版社把书的封面“白人化”,然后说这是为了满足市场需求。正如作家克里斯托弗·迈尔斯指出的那样,出版商坚持认为,年轻的白人读者不会买封面上印着黑人的书,“尽管数百万音乐专辑就是以那样的包装卖出去的。”

白人作家如何统治了我们的阅读世界

我决定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年里,不读白人作家写的书。我在澳大利亚长大,在那里,白人作家支配着文学世界。我的高中阅读清单上填满了“经典”作品:莎士比亚、奥斯汀、勃朗特姐妹、欧里庇得斯,和诸如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与T.S.艾略特此类的著名现代作家。在课后,我阅读的快乐,主要来自畅销榜上的作品,而畅销书的榜单上也填满了欧裔白人的名字:约翰·格里沙姆、彼得·凯里、希拉里·曼特尔。后来,我读到了斯里兰卡裔作家,米歇尔·德·克雷特瑟的《旅行的问题》。这本书深深地触动了我,于是我决定评估我所阅读的文学。我抛弃了我原有的标准阅读习惯,以便让自己接触到新的视角。

但是非白人作家写的书,比我想象的要难找得多。大部分的资源推荐给我的,都是那些老面孔。白人作家统治了书评、畅销榜、文学奖和亚马逊的阅读推荐。在一份对《纽约时报》在2011年刊发的文章的调查中,作家和文化评论家罗克珊·盖伊(Roxane Gay)发现,在这些被评论的图书中,近百分之九十都是白人作家写的。在2014年的亚马逊编辑之选列出的二十位作家中,只有三位是少数族裔。

白人作家如何统治了我们的阅读世界

在被调查的742本被《纽约时报》评论的书中,90%都是白人作家写的。  图片来源:the rumpus

于是我不再到书店的书架上去寻找,而开始到网上寻求大家的推荐,并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写了我的计划,请求大家给我建议。我发现不少和我想法相似的人,他们在好读(Goodreads)和推特上列出了种族多样的书单。最终,我读到了许多来自各种文化背景的作者创作的,跨越多种文类(科幻、奇幻、青少年文学和小妞文学)的作品(小妞文学,“chick-lit”,主角主要是年轻的单身女性,讲述她们的生活和爱情,比如《欲望都市》、《小时代》等——编者注)。其中有一些,比如说奇玛曼达·恩格兹·阿迪契的现代大作《美国史迹》(Americanah),是我本来就会读的。但我怀疑,其他的大部分作品,如果不是有意识地决定去寻找的话,我是不会看到它们的。

研究表明,我之所以很难读到少数族裔的书,是文学界和出版界里的一个系统性的问题所导致的。从MFA项目(指文学系的创意写作专业)到出版商再到批评圈,这整个产业链就是缺乏多样性的。在儿童文学领域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根据联合童书中心的调查,在2014年出版的童书中,只有百分之十四的作者是有色人种。

另外,出版机构还会排斥或者不理会这些非白人作家书中体现出的文化差异。出版社把书的封面“白人化”,然后说这是为了满足市场需求。正如作家克里斯托弗·迈尔斯(Christopher Myers)指出的那样,出版商坚持认为,年轻的白人读者不会买封面上印着黑人的书,“尽管数百万音乐专辑就是以那样的包装卖出去的。”

商店也会把有非白人角色的书单独拿出来,放到“族裔文学”区。这类行为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一篇评论就发现,在2012年《纽约时报》的畅销榜上出现的一百二十四位作家中,只有三位是有色人种。在上周亚马逊列出的最畅销的二十本书中,只有两本是少数族裔写的。而在文学和虚构类作品的畅销作家榜单中,则只有一位不是白人。

白人作家如何统治了我们的阅读世界

一份调查表明出版界79%的作者为白人。 图片来源:Lee & Low Books

我在这一年里“多样的”阅读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挫折,是没法获得其他国家出版的书的电子版。在我2014年的阅读清单上,有五本书是从美国的亚马逊Kindle商店里买不到的。克里希那·乌达亚桑卡(Krishna Udayasankar)的奇幻系列,《雅利安·伐尔塔编年史》(The Aryavarta Chronicles)可以从印度亚马逊商店买到电子版,但却在印度外的其他国家买不到。尽管这可能是授权条款导致的,但这也同时反映了,出版世界选择翻译和向原始国以外的世界推广的书是哪些:在美国出版的虚构类文学作品和诗歌中,只有不到1%是译作,而这不到1%的译作中,又有60%以上来自欧洲和加拿大。当然,实体书店里卖的书就更加有限了。

技术扩展了我们在文学上的选择空间,它让读者能够接触到比任何地方书店里都多得多的国际图书和更多样的作者。但如果线上书商和出版工业继续延续老习惯——选同样的书,推同样的作者——的话,那么,读者就又体会不到文学提供的丰富多样的经验了。特别是在全球化的时代,当我们必须更多地接触和理解我们自己的文化之外的其他文化的时候,这样的现状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白人作家如何统治了我们的阅读世界

本文作者 Sunili Govinnage,她是澳大利亚自由作家、人权律师。 图片来源:abc.net.au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