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如何借“战略性外交”遏制中国

吕耀东 2018-02-07 浏览:
本文从国际战略及国际政治理念分析入手,对当代日本战略性外交及政治诉求进行了初步的界定和诠释。其一,日本的战略性外交作为体现日本主体性的、旨在参与和主导国际事务的对外关系样式,充分表现出力求摆脱“和平宪法”、谋求政治乃至军事大国的战略性政策取向。其二,日本战略性外交的政治诉求表现为:以解禁乃至行使集体自卫权,谋求日美同盟的对等性;通过价值观外交,构建“海洋民主国家”联盟;介入南海问题,离间中国和东南亚国家间关系;以激化钓鱼岛及东海问题遏制中国正当海洋维权,刻意渲染“中国威胁论”等等,已成为影响东亚和平稳定的不确定因素。本文认为,日本战略性外交的政治诉求,不仅严重破坏了亚太地区安全与稳定环境,而且导致东亚安全局势进一步复杂化和尖锐化。从长远来看,日本仍将通过战略性外交谋求地区乃至国际事务话语权和主导权,继续渲染“中国威胁论”,力求彻底摆脱“战后体制”及“和平宪法”第九条的束缚,实现日本成为政治乃至军事大国的战略目标。

 日本如何借“战略性外交”遏制中国

日本的“战略性外交”理念是安倍所谓“基于国际协调的积极和平主义”,即重视普遍价值观的、以维护日本国家利益的“主张型外交”指导思想及对外关系理念。[1]战略性外交作为体现日本主体性的、旨在参与和主导国际事务的对外关系样式,充分表现出现实主义的政策取向。一般来说,任何国家外交基本方针都是具有针对性、指向性和战略性的。安倍晋三执政之初就表明其“外交基本方针”:“不是只关注与周边各国的双边关系,而是要像注视地球仪那样俯瞰整个世界,立足于自由、民主主义、基本人权、法制支配等基本价值观,开展战略性外交”。[2]安倍特别强调:“战略性外交、重视普遍价值的外交、以及维护国家利益的‘主张型外交’是我的外交基本原则。我将重建受损的日本外交,明确日本在世界上坚定不移的立场”。[3]安倍的战略性外交显然是基于价值观判断制定的,以自身国家利益为中心的“主张型外交”及对外关系体现。从其政策具体落实来看,针对中国建设“海洋强国”及海洋维权行动首当其冲。日本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深化日美同盟机制,力图建立基于共同价值观的“海洋国家”联盟,强调所谓“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的固有矛盾与冲突,不断激化东海和南海问题,借此增强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影响力和支配力。这样的战略性外交理念是要在强化日美同盟的基础上,加强与东盟以及印澳等国的安全合作,以遏制中国。显然,安倍政权实施“价值观外交”“俯瞰地球仪外交”等战略性外交样式,其战略意图是要彻底摆脱“和平宪法”“专守防卫型国家”等“战后体制”的束缚。这与日本走向“正常国家化”、实现政治军事大国的战略目标直接关联,是日本国家发展战略的对外政策取向。

一、深化日美同盟及其“对等性”是日本战略性外交的重点

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不可动摇的“基轴”,但因二战战败形成的“美主日从”的不对等同盟关系一直困扰着日本外交“自主性”的落实。日本不断争取日美同盟关系的“对等性”,力求改变这一不对称同盟结构。安倍曾主张在外交上要有独自的“坐标轴”,彻底改变日美同盟的“保护与被保护关系”。他提出“战略性外交”理念,表露出日美安全关系应该是“双向度的”意愿。日本将日美同盟作为其外交的重中之重,其根本目的在于通过推进日美同盟机制深化,使之由“非对等性”升级为“对等性”关系,由依赖美国体制向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双向义务体制转变。

首先,日本力求通过日美同盟关系的深化,加强主导地区乃至国际事务的力度。日本的“正常国家论”与美国亚太战略调整的利益交汇点,是日美同盟强化的原动力。2014年4月,安倍首相对到访的奥巴马总统表明全力支持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奥巴马总统以“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防卫”加以回报。这种以侵害中国国家利益强化美日同盟关系的做法,严重破坏了亚太地区的安全环境。奥巴马为了让日本配合其“亚太再平衡”战略需要,特别重视与盟国的防务及集体安全合作,积极支持日本通过解释宪法行使集体自卫权,欲尽快推动美日同盟机制的“现代化”升级。即在法律上扩大、提升日美安全合作的范围与授权;在军事理念、作战样式、军事装备与兵力部署上力求占得先机,满足美日现在及可预见未来的战略需要。[4]对此安倍在2014年4月的日美首脑会谈中表态称:“日美同盟关系拥有自由、民主主义和基本人权等共同价值观,以及共同的战略利益,是和平和繁荣的基石”。“希望在亚太地区发挥日美同盟的主导作用”。[5]日美首脑通过数次共同声明宣称,日美同盟是维护亚太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的基石。[6]并确认“在共筑亚太及超越亚太未来的基础上”是“紧密合作与协调”的无可替代的伙伴关系。

为了“借船出海”,日本维护日美同盟关系不遗余力。当2017年特朗普执政带来的日美经贸关系调整意向时,日本遵循“金元开路”的惯用外交套数,竭力通过强化双边经贸关系突出日美同盟的重要性。鉴于特朗普竞选时要求日本提高负担驻日美军费用的意愿。安倍顺应特朗普“美国利益优先”的理念,承诺在美国通过投资基建市场或购买军火创造就业岗位。得到日方利益承诺的特朗普给予盟友以美日同盟强化主导亚太事务的回应。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